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搭顺风车的蛇叔
    犬冢獠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路过雨之国到是真的,前去接应红豆的时候,一来一回,犬冢獠路过了两次。但都只不过是匆匆来去罢了,除了一如既往的战乱混沌,实际上并没又见到任何值得在意的事情。

    所以说,明目张胆的说团藏跟半藏两个人明明是敌对方,半藏更是木叶的大敌,本应该是对手的两个人居然有所合作,不过是虾扯蛋。

    可这并不妨碍此时犬冢獠说的底气十足。

    谁叫他看过原著呢,这是穿越的先天优势,不服不行。

    犬冢獠记得很清楚,原著交代的团藏跟半藏合作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包裹成现在这幅半身不遂的模样,而是背着长刀在作战,属于威胁长门跟弥彦的主力。

    团藏的外在的形象改变,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解释的,不过却很好的给了犬冢獠一个评判的佐证。

    不管团藏跟半藏的合作到底过去了多久,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却可以通过他形象的改变确认,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一定已经发生了。

    所以就算犬冢獠根本没有见过,实际上这么机密的合作也不可能让他见到,但一点也不妨碍他当成真的说出来。

    以团藏那种狗揽八泡屎,见缝就叮的秉性,原著里干了什么,只要没有外力干扰,他还是会一切照旧去干。

    风声再次传进了耳朵,欢呼彻底静止,连议论也都凝结,朝阳在上,会场的气氛却僵硬成了一块。

    团藏的独眼锐的像刀,脸色阴沉铁青,盯着犬冢獠,一副恨不得生食其肉的模样。

    看着团藏先惊后怒,最后都化作阴沉的脸色,犬冢獠浑不在意他能刺痛人心的目光,笑吟吟的好像小绵羊般纯洁,一副洗耳恭候的模样。

    所以说,团藏萨玛,你倒是说话啊!这份惊喜,您老人家到是说说,喜不喜欢吗?

    如果不喜欢,作为小辈,真论起来应该叫您一声师叔祖的我,还有更多惊喜准备着呢,一定在您喜欢开心之前绝不停止哦!

    犬冢獠的骚,有种叫团藏咬牙切齿的贱。

    团藏暗地里苦心孤诣的筹划,从来不打算对第二个人提起的作为,也确信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事情,就这么被一个始终都未曾预料到会知道的小鬼揭破。

    置身在万千目光注视下,从来未曾享受过这种无上关注的团藏人是冷的,心是冷的,目光是冷的,就连心情也是冷的。

    慌乱交错愤恨,被三代目骤然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被三忍跟其他长老或愤然或质疑的注视着,被台上台下的疑虑包围着,团藏恨不能生撕了犬冢獠的心情下,整个人都感觉都快要冻住了。

    妈了个巴子,老子从来没预料过这种情况,你叫老子怎么解释!

    犬冢獠这个可恶的小鬼不可能,也不应该知道这种机密的事情才对,有舌祸根除之术在,消息绝对不会是他这边泄露了出去,那么唯一剩下的可能也就只有半藏那边了。

    忍界半神,合作愉快的半藏,你真的是可以啊。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样当猴耍。

    我说犬冢獠这个小鬼怎么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老夫。

    很好,很好,你们都很好!

    不可见的慌乱之后,出离愤怒的团藏不知道第一时间该怎么辩驳,只是沉默着,心念如电在闪,僵硬了好多年的脑汁重新翻滚,喜闻乐见的将犬冢獠透露的疑点自行接驳了起来,成功的走偏了。

    犬冢獠并不知道团藏在想些什么,如果知道了团藏此刻的想法,一定会乐的大笑三声以做表示。

    不过看着团藏阴沉到可怕的模样,犬冢獠依旧表示很开心。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要将他打成叛逆的团藏陷入了众矢之的,从大半年前开始就受到团藏压制以及无时无刻无所不在的压力胁迫,犬冢獠看着他,笑容越发真诚由衷。

    志村团藏耶,火影辅佐耶,烟暗之王耶,你厉害,你牛气,还不照样也要喝犬冢獠大爷我的洗脚水咩。

    没有武力碾压,论玩脑袋跟语言艺术,你以为我大图朝出身,从小就沉浸在拍戏一天死两万多鬼子的艺术包围之中,饱经铁血艺术灌溉的犬冢獠大爷会怕你哦。

    精神病人思维广,论脑洞,你团藏还马达马达乃!

    “说起雨之国,在回程的路上,我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好像半藏正在研究一些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眼瞅着团藏被犬冢獠架了起来,下不来台,阴沉沉默着,在犬冢獠愈发真诚的笑容刺激下有股蠢蠢欲动,有一丝不顾场合要爆发的倾向,大蛇丸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忽然插话进来。

    说话之间,大蛇丸上前了两步,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团藏被绷带包裹的半个身子。

    “本来是打算全部理清了之后再跟老师汇报的,不过现在吗,我还是先说出来比较好。”

    说着意有所指的话,大蛇丸暗哑的声音之中有股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上前之后,从怀里掏出了个卷轴,交给了有些一头雾水的三代。

    “具体的事宜不是很方便说,不过基本上都写在这份报告里面了,老师有空的话再看看吧。”

    言罢,大蛇丸不再多说,只是又一次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团藏,眼神的中心直指团藏包裹起来的半身,淡定的退了回去。

    蛇叔的言行突兀且有些意义不明,好像只是单纯的担心团藏下不了台搅黄了这场表彰大会,特意用一个可有可无,意义不大的事情打破了场中的沉默。

    然而他意犹未尽的话以及行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处处都在针对团藏。

    在场的没有几个傻子,一个两个都是人精,蛇叔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所作所为叫团藏本就阴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好像要打雷下雨,难看的像吃了一大口狗屎。

    短暂的沉默之后,攥着蛇叔交给他的卷轴,三代目深深的看了一眼阴沉的团藏。

    “这是专门接待风之国前线拼搏奋战有功人员的表彰大会,所以不相关的事情全部压后,我不希望接下来再有第二次。团藏,你退下吧。”

    三代目的话,霸气侧漏。

    “哼!”

    团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应对此时蛇叔师徒两人联手给他造成的困局和尴尬,只得阴着脸,顿了一下手中的拐杖,默默听从吩咐,固执的维持着他的高傲,在众人异样的目送下略显狼狈,一言不发的退了回去。

    大会重新开始,三代目的表彰继续进行,气氛渐渐又洋溢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