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互爆
    台上的表彰再一次结束,接受表彰的人员步步离开,走向台下。三代的目光惯性的投注过来,随着犬冢獠迈步踏上了台阶,原本热烈的欢呼出现了明显的减弱。

    有别样的气氛在欢愉之中流露出来,没有欢愉的热烈压制,显得格外的显眼。

    从始至终一直保持着肃容,刻板的站着,充当着三代目背景板的团藏,就在这份别样彰显的时刻里,漏出了一丝笑容,有显而易见的得意。

    目光的焦点在犬冢獠的身上汇聚,有祝福与兴奋,但更多的是仇恨还有幸灾乐祸。

    不满十二岁的上忍,这份光耀古今的成就确实有些太过于显眼且遭人嫉妒,但充斥在幸灾乐祸之中的那份仇恨,却最明显不过,都是团藏的功劳。

    欢愉还在持续,就是不再热烈。犬冢獠不为所动,仿佛浑然无觉,一步迈出,踩着台阶走上了台,肃容注视着笑微微的三代,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獠好样的!”

    “獠大人加油!”

    “獠大人最厉害了!”

    “我们支持你,犬冢獠!”

    明显冷清下来的欢呼声中,有一处欢呼忽然在犬冢獠踏上主席台的那一刻炸裂开来。

    有为数不少的人扯开了嗓子在为他欢呼,稚嫩的孺慕嗓音之中夹杂着一些狂野的呼喊,由他们带动着,气氛渐渐又重新热烈了起来。

    步步走近三代,犬冢獠不动声色的去看,那里正是犬冢一族的聚集地,几十个犬冢一族的孩子正在跳着闹着冲着他呼喊,发出最诚挚的支持。在他们身后,更多的犬冢一族青年和成年人一同加入,振臂欢呼。

    有他们带动气氛,渐渐的,猿飞一族的聚集地传来呼应,继而是奈良一族跟以及跟他们好的冒泡的盟友山中一族和秋道一族。

    突兀的冷清下去的欢呼,在这几个族群的带动下,等犬冢獠在三代面前停步的时候,重新热烈起来。

    仇恨的目光依旧如跗骨之蛆,但一切都被热烈的欢呼掩盖,大势已成,隐在其下的不和谐已经不再重要了。

    犬冢琢磨铁塔一样的身子站的笔直,一双肌肉坟起的胳膊抱臂在前,站在一众族长之中观礼,咧嘴笑的像个无害的憨货。

    他看着台上,看着团藏僵在脸上的笑容,笑的十分的畅快。

    团藏你厉害了,居然敢警告威胁老子,老子偏偏不信邪,你能怎么样?有本事来咬我啊!

    团藏表情僵硬中瞬息阴沉,针般目光随他回头猛的扎了过来,犬冢琢磨双手抱胸,笑的甚是挑衅。

    不说犬冢一族对于犬冢獠的支持完全出于‘自发’,就算是我犬冢琢磨有意为之,团藏你又能咋样咯!

    “犬冢獠,终结了砂忍在河之国的侵略,孤身深入获取了重要情报,一手促成了砂忍内部的分裂,为我们木叶战胜砂忍取得了至关重要的优势。“

    ”在岩忍突入起来的偷袭之中,能够临危不乱,解决了来自空中的威胁,并重创了岩忍的首要指挥官,同时阵斩岩忍爆破不对的第一高手,爆遁血继限界拥有者。”

    “同时,以自己的方式影响了风影对战场的作用,促使砂忍不得不退走。”

    站定在三代目面前,身后是热烈的兴奋之中带着仇恨的目光汇聚,三代目肃容之中郑重的历数概括着他的功绩,犬冢獠配合着,目光却更多的注视着脸色阴沉的团藏。

    团藏想要借助舆论,在这场表彰大会上钉死他的谋算失败了。

    捕风捉影的流言虽然为他招来的仇恨,但他的努力与付出也得到了回报.

    在这个实力基本代表一切的残酷世界,分享忍术与知识的行为让他彻底的得到了来自犬冢一族的支持,有他们带动,拿了自己好处的相关人员,碍于人情也罢,出自真心也好,不得不出声附和。

    团藏所推动的舆论带来的负面影响,在狂热的欢呼之中被压制到了角落。

    一切都在向着有利于他的一方面倾斜。

    但是,犬冢獠却没有放松警惕,团藏可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虽然还不满十二岁,但犬冢獠,你的功劳除了大蛇丸之外,无与伦比。尽管已经升任你为上忍,但作为火影,鉴于你的功劳,我还是要在这里再次追认一番,你的功劳值得这份荣耀!”

    肃容历数介绍了犬冢獠的功绩,三代火影重新挂上那副和煦真诚的笑容,言笑晏晏带着郑重,显然心情十分的舒畅。

    “那么,犬冢獠,我以三代火影的身份……”

    “猿飞,等一下。”

    一团和谐之中,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团藏忽然出声,打断了三代的热情洋溢。

    “咄~”

    拐杖伸出,点在木质的主席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团藏迈步,走到了三代身边,居高临下将犬冢獠罩住。

    “团藏,你要干什么了!”

    三代的笑容消潋,冷眼看向忽然出声打断他的团藏。

    众目睽睽之下被团藏不识趣的行为插入,无论团藏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对他这个三代目火影威严的冒犯。

    “猿飞,有些事情并不是太清楚,不要事后才发现被人蒙蔽。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我们的天才。”

    无视三代的怒火,无视戛然而止渐渐变成嗡嗡议论的欢呼群众,团藏看都没看三代一眼,简单的小声解释了一句,目光始终盯着犬冢獠。

    “不知道团藏长老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犬冢獠的目光毫无退让,平静之中锋芒隐含,与团藏四目相对,气势不弱分毫,忽视了三代目,他擅自接下了团藏的词锋。

    付出了那么多,准备了那么久,为的不就是今天么。

    既然团藏这么自大,想要在这种注定讨不得好的局面里面亲自动手,那他犬冢獠可真的要好好讨教一番了。

    且来看看,谁能驳倒了谁。是你把我打入不能翻身的罪恶源流,还是我让你颜面尽失。

    “你救了砂忍的英雄叶仓!”

    骤然提高了音量,团藏说是有所疑问,但却明显的颠倒烟白。

    嗡鸣的议论一滞。

    “我不但救了叶仓,我还救了她两次!“

    犬冢獠的声音很大,他的回答却犹如当头一棒砸在很多人的脑袋上,让停止的议论彻底怔滞。即使是团藏,他的目光也是一跳。

    犬冢獠的回答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简直是自寻死路。

    ”不救她的话,又怎么会有砂忍英雄临战叛逃?团藏大人的消息是不是有点滞后了?两次救援叶仓,我都不过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何况第二次救援叶仓的时候,自来也大人可是有亲自参与的。哦对了,宇智波止水负责接应。”

    然而,不等团藏说话,犬冢獠便冲着他展露恶劣的笑容,一口气将事情掰扯了个分明。在最后还不忘提了一下宇智波止水来恶心他。

    以团藏的尿性,犬冢獠才不相信他没有打过止水的主意,不过肯等的,他的算盘不可能成功。

    团藏的用心不用多想,不过手段却在犬冢獠看来低劣的蹩脚,不等停滞的议论翻起,他已经急速的怼了回去。

    “你在战场交织的中心引出了守鹤!知道这对我们木叶造成了多少伤害吗?所有的伤亡人员之中,因为你的行为,至少增加的八成!”

    “不说砂忍到底怎么安排的守鹤,于其让守鹤如芒在背,成为砂忍威慑的暗手,让砂忍惊慌失措中提前暴露尾兽不是对我们更有利吗?何况岩忍的人柱力和守鹤,可是有风影亲自出手解决的呢。”

    “团藏大人的情报系统真的应该梳理一下了。当时战场的情况,岩忍的人柱力无人可制,如果不是守鹤,岩忍就将砂忍彻底击溃了。”

    “再有,团藏大人所说,伤亡增加八成的数据,请问您有详实的依据吗?作为一个实力还过得去的医疗忍者,在战后帮忙治疗的时候,我也稍稍的留意了一下,真正来自于守鹤的伤员,不足整体的半成。更多的反而是岩忍人柱力造成的损失。”

    团藏别有用心,避重就轻的想要颠倒烟白,给犬冢獠扣上一个山一样重的烟锅,从此不能翻身,除了隐姓埋名投身暗部或者他的根组织,只剩下叛逃一条路可以走。

    但犬冢獠却又怎么可能如他心意,干脆利落的反驳干货夹杂着嘲讽,啪啪啪甩了团藏一脸。

    我的神咧,团藏你果然身居高位时间太久了,脑浆子都冻住了,我所作所为所有的漏洞早就已经堵住了,你又没有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居然就敢这么蛮干啊,你真是没救了。

    “团藏大人的问题都有些奇怪啊。恕我不能理解,也许是我太过年轻,所以冒犯了。怎么我听团藏大人您的意思,好像是觉得我们木叶得来的胜利有点太过轻松,付出的代价不够似得?“

    “因为充任过医疗忍者,所以我大概对伤亡数据有一些估算,大体上伤的更多,战死的同伴相对较少,但整体数据也占到了风之国阵线人员的五成以上。”

    ”伤亡增加八成的话,真是恐怖的数字。如果真的按照团藏大人您说的,风之国战场,恐怕除了我的老师大蛇丸之外,就没有几个个人能够全乎的回来了呢。”

    不是犬冢獠的反击太犀利,而实在是团藏的锅扣得没有技术含量,也没有选择一个正确的时机。

    恐怕归根结底,还是团藏身居高位太过长久了,已经习惯了自我中心,说什么是什么,除了少数几个如三代他们这样的影或者长老,以及寥寥几个大族的族长和三忍这样的人物之外,没有谁敢于当面反驳他。

    以至于他习惯性的信心过于膨胀。

    所作所为之中,最大也是最有可能被团藏利用成为烟材料的事情,被犬冢獠见招拆招,完美的堵了回去,团藏的脸色变得阴沉可怕,似乎从来没有面对,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停滞的欢呼在酝酿着别样的味道,目光的焦点已经从犬冢獠身上微妙的转移到了团藏身上。

    “团藏大人问了这么许多问题,正好我也有一个疑问想要问一下团藏大人呢。”

    气氛在凝固,犬冢獠昂首注视着团藏阴沉中愈发锐利的目光,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我在接受老师发布的任务,路过风之国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犬冢獠的声音淡淡,带着一抹别样的意味。

    阳光洒在台上,迎面照在团藏脸上,他看着犬冢獠的干净的笑容,忽然有一股荒谬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身居高位几十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产生过。

    “团藏大人居然会跟雨忍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携手作战呢。真不知道,团藏大人面对的是怎样一个棘手的敌人呢。这样厉害的敌人,相必您已经知会过火影大人了吧!”

    平和的声音从犬冢獠口中传出,远远的传播开来,议论彻底被冻结,以大蛇丸为首,三忍的目光豁然转向团藏。

    山椒鱼半藏哦,忍界传送的半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