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最后一夜
    屋子里的灯光很亮,但为了追求最大限度的照明,墙壁上依旧点燃着几根牛油巨烛。

    如兰似麝的馨香味道淡淡的充斥在空间中,醒脑提神的同时有着镇定心神的作用。

    白丸趴在巨大的特制手术台上,半瞌着眼睛,未曾完全被眼睑遮蔽的瞳孔中一片涣散,完全没有焦距,只有呼气悠长,起伏着她的背脊。

    “呼~”

    收回了按在白丸脑袋上的双手,漏出白丸被剃掉了毛发的红嫩皮肤。长出了一口浊气,纲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一脸疲惫。

    “好了,今天治疗到此结束,你们两个也停下来吧。”

    打理着异常高强度治疗之后,因为顾不得而显得有些不堪的仪容,纲手叫停了静音跟犬冢獠的协助。

    “呜呜……”

    治疗结束,白丸悄然醒来,她看上去越加的没有精神了,萎靡的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呜呼过去再醒不来似得,眼睑抬起的过程能够让人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费力。

    “白丸乖啦,别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纲手大人是忍界最好的医疗忍者,白丸忍耐一下,你很快就会好的。现在睡吧,好好休息。”

    被白丸虚弱不堪的幽幽眼神瞅着,犬冢獠顾不上擦一把同样满布汗水的脸庞,一步跨过三步的距离,抱着白丸勉力想要抬起却只是颤抖的脑袋,一手抚摸着,轻声抚慰。

    主仆两个进入了日常的互动环节,收拾完毕的师徒两个也不多话,只是纲手狠狠的瞪了犬冢獠一眼,见他毫无所觉的样子,只得带着同样疲累的徒弟先行离开了治疗室。

    “真是不好意了纲手大人还有静音。白丸正是虚弱的时候,需要人陪伴,不肯放我离开,让你们久等了。”

    时间过去了有一阵子,犬冢獠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不顾疲累,连忙赔礼。

    外室的灯火没有治疗室那般明亮的连影子都存不下,只是温馨的散发着橙光,有股色彩带来的温暖。

    已经喝完了一盏犬冢爪奉上的茶水,稍稍收拾了自己的疲惫,纲手见到犬冢獠出来,脸色很臭。

    “小鬼,知道你有很多奇思妙想,在战场上也立下了大功。不过这次你真是够乱来的了。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样的忍术,但是只从白丸的情况来看,当时你一定很急功近利,不然也不会让白丸受到这么大的反噬伤害。”

    不等犬冢獠赔礼完坐下,纲手已经臭着脸开始数落。

    “如果不是你的医疗忍术还过得去,跟静音一起压制了白丸的伤势恶化,以白丸这种程度的精神创伤,这会已经是条死狗了。没有基本把握的事情,你以后最好少干一点。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好运!”

    “是的,我知道了纲手大人,当时是我有点失了方寸计较,以后……”

    被纲手毫不留情的数落,犬冢獠到没有分不清楚时下与真心实意,坐下之后很是虚心受教,不过还不等他表态完毕,就被纲手粗暴的打断。

    “以后不以后关我什么事!你是大蛇丸的弟子,又不是我的弟子。我跟你说这些是要告诉你,别在我研究出成果之前先把自己玩死了!算了,跟你一个影分身也没什么好说的。我有事先走了,明天之后过来给我当半个月助手。”

    言罢,不等犬冢獠说话,纲手抄起犬冢爪再次续杯的茶水一口气牛饮干净,放下茶杯就走,豪放的一塌糊涂。

    “白丸身上不但有根深蒂固的老毛病,这次趁机集体爆发,那么强悍的身体都差点被整坏。也不知道这个小鬼的说法靠不靠谱,如果最后论证不成功,老娘要你好看!”

    带着已经累得没有心思告别,只是用眼神做了个简单示意的静音离开,纲手有意无意的自言自语中满满的暴力威胁,都在寂静寒夜里穿透了中庭落进了犬冢獠的耳朵。

    “嘁,口不对心的乳牛。”

    赔了不是还被臭脸数落了一大通,纲手离开,虽然是自己的过失没错,也是有求于人,但犬冢獠还是没那么好心性,忍不住吐槽了一声。

    千手一族的公主,传颂的三忍了不起啊,典型的口嫌体正直。挑破你的伤心恋情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个乳牛。嘚瑟死你算了。

    “我有事也要出去一趟。爪帮我照看一下白丸,我本尊也在,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多配合一下。反正你最近也是回不去了。”

    不理会有点被自己吐槽纲手惊讶到犬冢爪,犬冢獠吩咐了一声,茶水也懒得喝,拍拍屁股自顾自一头装进了夜晚的冷风之中。

    初次给白丸做了治疗,有纲手这个忍界最强医疗忍者主治,白丸之前勉强被控制的创伤已经完全确认。

    因为不间断强化,以及他的查克拉大量灌注压制的同时磨损了白丸本身的精神。

    当初月王协鸣这个超大型符合封印术的幻术被暴力破解,产生的冲击反噬引得一直潜藏的旧病复发,新伤旧病一同爆发,才会让白丸萎靡不振,一副混混欲死的样子。

    如今白丸的病情确诊,新伤旧痛一并治疗,虽然需要耗时颇长,但也算是有了解决的方法,了犬冢獠心中的结症,剩下的就是以后注意,不要急功冒进就是了。

    不过到底是第一次上战场,当时的木叶的情形以及能力大幅度的增长之后有些膨胀,小觑天下英雄才导致白丸变成目前这样。

    经过一场战争磨砺之后,犬冢獠不会,也不会允许自个再犯同样的错误。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按照计划前去拜访宇智波富岳才是。

    明天就是三代目接见前后两批赶回来的砂忍战场人员了,也是跟团藏初次正面交锋的第一波,由不得犬冢獠不快马加鞭连轴转。

    犬冢一族有赖于犬冢琢磨这个族长的宣传,现如今已经成为犬冢獠争夺舆论的大本营。

    猿飞一族在拜访三代目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但当时三代却点明了要他一定去参加明天的大会,而且还明说了是表彰大会,这就跟大众所知道的是个接见会议的名义完全不同。

    一定参加和表彰大会这两个词出自三代的口,就表明了对犬冢獠的基本态度。

    至于千手一族,不管纲手承不承认,现在她都是往日辉煌叫人不敢侧目,如今没落,只剩下在曾经事实渐渐成为故事与传说的荣耀余晖之中的千手一族的顶梁门面。

    两人之间都是互相有所需求,关系上表面看上去刚被纲手数落训斥了一顿,但那时纲手傲娇而已,作为说不来是应该叫师叔还是师伯的长辈,纲手也是很承认他犬冢獠的,完全可以代表千手一族的态度。

    至于剩下的日向,以及其他几个小伙伴所在的中小型家族或者单个的家庭,有了猿飞跟千手的支持,再加上今天晚上拜访的宇智波富岳至少也能争取到的个人支持,算上犬冢一族里的经营,犬冢獠在舆论上已经有了抵抗团藏的力量。

    不过还是不能够大意,已经吃过急功冒进大意失态教训的犬冢獠,要趁着火影召开表彰大会的最后一个晚上,将所有的筹划都做到尽善尽美。

    然后就等明天,看是团藏的算计得手,还是他犬冢獠的迅猛反击获利。

    风高夜深,灯火点点,犬冢獠的影分身大步前行,留下片片踩碎的黄叶,气势如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