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犬冢獠很忙
    院子里的落叶在动,将要正午的阳光里,风也不是那么冷了。

    有几只或大或小,烟白黄灰,各有特色的小毛团正在嬉戏,或者是相互扒拉着滚成一团,或者是三两个一起追逐一片随风滚动的落叶,一副欢快和乐的场景。

    还是小奶狗的几个毛团,嬉戏之中,稚嫩单纯叫声交错着,全是天真无邪。

    这场景要是放在犬冢獠上辈子,保不住要融化几颗老少爷们的少女心。

    毛团子这种东西,天生自带撩人光环,何况还是挥动的毛团子,估计物质生活丰富的世界,没几个人能够真心拒绝。

    “獠大人,獠大人,虎王丸以后也会像白丸那样,长那么大吗?听爪姐姐说,白丸现在已经比族长大人的鸣丸还厉害了!”

    窗明几净的屋子里,一个小萝莉半站窗台上,半抱在犬冢獠怀里,俏生生的看看正在院子里追着落叶,跟两个小奶狗滚团团的伴当,又回头来看看犬冢獠,娇俏着问着问题,还带着淡黄色绒毛的小眉头又是皱起又是舒展的,很是期望憧憬又带着一丝丝担忧。

    “小南音的虎王丸当然会跟白丸一样厉害的。只要好好训练吃饭,说不定比白丸更厉害也有可能哦。当然了,前提是南音能够好好学习哟。”

    满嘴都是哄孩子的温柔话,犬冢獠抱着小萝莉,笑眯眯的像个不怀好意,等着骗小兔子开门的狼外婆。

    自打昨天晚上与根部的几个人做过了一场,夺得一场可谓摧枯拉朽的胜利,今天一早,神清气爽的一觉好睡之后,犬冢獠便抛开了繁杂的心思,按照计划来到了族内的小学堂,开始给一群小萝卜头上课。

    时光将要正午,为时一个上午的客串教学也到了尾声,卸下维持了一早上的老师威严,换上和蔼可亲的面目,跟一群小萝卜头做自由交流,犬冢獠抱着瓷娃娃一样可爱的南音,一副融入集体的模样。

    所谓寓教于乐,不只是为人师表的成就感,也有这幅融洽相处的安详舒适心扉,平和温暖心灵。

    “南音大笨蛋,虎王都不爱吃饭,怎么可能比白丸还厉害!能超过白丸的一定是我的霸王丸!”

    众星捧月一样围在犬冢獠身边的小萝卜头中,一个还挂着鼻涕,一身灰仆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孩子的男孩,有些看不惯南音独占犬冢獠的喜爱,当即大声反驳。

    “你胡说,霸王丸那个跟你一起撞墙的笨蛋怎么可能比獠大人的白丸还厉害?是我的龙王丸才对!”

    “你才胡说!应该是我的大王丸!”

    “不对,是我,是我的杀生丸!”

    “不对不对不对,统统都不对,应该是我的夜叉丸才对!”

    “是我的犬大将!”

    看着忽然就因为一个话题歪楼,然后陷入热火朝天争论的一群小萝卜头,犬冢獠忽然觉得,无论是哪种生物的幼崽,一旦聚集在一起吵闹起来,无论性别,都是叫人头大的熊孩子。

    而且,你们这群小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低调才是王道的道理吗?一个两个给狗狗起的名字,不是虎王就是龙王霸王,一点也不懂得韬光养晦吶。

    还有啊,犬大将已经死了你们就放过他吧。杀生丸跟夜叉丸会哭的啊!杀生丸就算了,不是一个次元暂时知不道状态,但夜叉丸如果知道他的名字被按在一条狗的头上,绝对会哭给你们看的哦。

    “好了,大家不要吵。白丸也是我一点一点养大的,只要按照我交给你的去一点一滴的做,都会很厉害的,所以不要吵了好不好。就快要中午了,大家先回去吃饭吧。我也饿了呢。”

    有些头大的放下南音,犬冢獠赶紧制止了有进一步扩大趋势的争论,安慰着打发一群不肯离开的小萝卜头回去。

    “千葵,有时间的话,下午帮我去打扫一下院子。最近的落叶很多,我又很忙,实在没有时间呢。”

    好不容易半哄半轰的让一群闹腾的萝卜头离开,回眼的不经意之间见到跟在角落往外走,想要说点什么又有些怯怯不敢上前,无精打采的粉毛,犬冢獠笑着招呼了一声。

    “啊?!哦,是!獠大人!千葵收到!”

    忽然的吩咐让小粉毛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等理顺了之后,一脸的失落瞬息就扫去一净,元气满满的应和着,气势徒然的就前所未有的高涨了起来。

    “那就交给你了哦,千葵。现在先回家去吧。”

    摆手送走一句话就恢复元气,一扫之前尴尬见面形成失落的小粉毛千葵,犬冢獠目送她蹦跳着,看上去欢乐快要从心里溢出来的小萝莉远去,真心感慨小孩子就是好哄。

    哪怕明明之前因为误会,还有那句当时跟犬冢爪闹腾的时候,不经大脑说出的最讨厌粉毛的话刺激伤害,千葵小萝莉依旧因为他一句含而不漏的话就重新焕发过来。

    当然了,这其中肯定少不了犬冢琢磨苦心孤诣为他营造的名声影响就是了。

    现在的犬冢一族,成年人不敢说,只是未成年,尤其是求学及学前的小家伙们,对他犬冢獠的声望可普遍都是崇敬以上啊。

    不得不说,犬冢琢磨好样的,大气。

    “獠,看来你很受孩子们欢迎呢。那些粉头发小姑娘是叫千葵吗?很漂亮哦!”

    等犬冢獠关了门出来,正巧遇到等候多时的静音,便被她有意无意顺口的调戏了一声。

    “说的静音你好像就不是孩子了似得……哦,我知道了,阿斯玛……”

    斜眼瞅了静音一眼,犬冢獠才不会在口头上吃亏,手上关着门,顺口就一句调侃飘了出来。

    “獠你胡说什么?那只是治疗啊,治疗!”

    俏丽的合法萝莉静音顿时脸红,有点具足无措的慌忙反驳。

    “哦~是治疗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算了吧,家长都见了。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了。没看见我家爪都怀孕了吗,她才十五岁。过完年你就十二了。”

    犬冢獠说着意犹未尽,意有所指的话,将静音的辩解越描越烟,越发的往他喜闻乐见的方向带偏。

    “獠,你真是……不理你了。老师还在等着给白丸做治疗,你自己快点。我先走了。”

    知道再继续这个话题一点好也讨不了,羞愤之中埋怨着自己怎么就嘴欠想要调侃一下犬冢獠,静音匆匆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逃似的跑了。

    “看来大家回来以后都恢复的不错啊。基本都从战争阴霾中走出来了。连静音都知道开我的玩笑了。”

    落叶满地,被疾行的静音带起的风卷动,看她匆匆,有些落荒而逃远去的背影,犬冢獠漏出了愉快的笑容。

    “火影的孩子们就是早熟呢。嘛~希望阿斯玛争气点咯,我能帮的也就是这么多了。好了,下午给白丸做治疗,晚上还要去拜访富岳前辈啊。真是有够忙的。”

    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上归家的路途,感受正午略带寒意的风吹过,脚下踩碎片片枯叶,犬冢獠平和淡然带着点慵懒。

    回来才不到三天,已经接连拜访了猿飞一族,日向一族,以及几个小伙伴所在的家族,今天作为第二批回撤人员的宇智波富岳也回来了,当然少不了要去拜访一番。

    为了应对团藏在舆论上的步步紧逼,犬冢獠这几天可谓是忙得团团转了。

    不过也快了,第一个成果揭晓就在明天了。

    三代目主持的欢迎并表彰大会,明天就要召开了。

    是人是鬼,收获几何,就全等明天三代目火影来评判了。

    而在这之前,犬冢獠要做他所有能做到的事情,进到最大的努力。

    毕竟,在武力上,经过之前那一番与根部的交手,除非团藏不顾大局,亲自下场跟他动手,就当晚那些歪瓜裂枣,来多少犬冢獠都不怕。

    哪怕打不过,还可以跑不是。

    就不信谁能追上他这个现在木叶第一的雷遁专家。

    十余年刻苦继续,还有金手指外挂做仰仗,厚积薄发之后,犬冢獠现在的信心很是充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