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做过一场(求收藏!)
    夜越发深了,灯火点缀不了冷寂。

    风吹得愈发急躁起来,穿过房屋的夹着的街道,吹出刀锋般冰冷。

    地面仿佛永远都清扫不干净的落叶在飞舞,滚动,时而越过犬冢獠远去,时而又随着转头的寒风重新飞过,将他覆盖,与他同行。

    星月隐在厚厚云翳后面,烟漆漆高天不见点滴光彩,前路只有夹道的路灯散发昏黄。

    独自走在归家的路上,犬冢獠不疾不徐的平静。

    忽然在一阵风之后,他转身,偏离了既定的道路,走上了一条通向烟暗的道路。

    风在耳边吹过,带着呜呜如哭泣的动静,脚下不时会踩破干枯泛黄的落叶,发出细碎又清脆的响声。

    犬冢獠一路前行,直到某处已经荒废的偏僻训练场。置身的冷寂的漆烟之中,这才忽然又停住下来。

    “跟了我这么久,就不打算出来见上一面吗?”

    平和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冷然,犬冢獠站定脚步在荒僻训练场的中央,目光穿透了烟暗,盯着一处僻静之中只有荒凉的角落。

    “犬冢獠,团藏大人请你去一趟。”

    一个带着白狐面具的暗部从荒僻的角落中现身,一身烟衣仿佛已经融入了烟暗,声音硬邦邦犹如木石,不带丝毫感情。

    “团藏那条老狗,反应倒是真够迟钝的。我都拜访完一圈了,这才想起来请我。”

    撇嘴,不屑,目光之中只剩下冷然。

    犬冢獠毫不掩饰他对团藏的鄙视。

    “唰唰唰~”

    衣袂破空声接连响起,除开最先出现的白狐面具,随着犬冢獠的话声落下,一连串又有五道身影从烟暗之中蹿出,带着煞气落到了周围,隐隐将他包围。

    “犬冢獠,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团藏大人的威严,不是谁都可以轻拂的。”

    后出现的五个人同样一身烟衣,只是相比较最先出现的白狐面具,他们的气势更加的锐利有无忌惮,当先的一个大狗面具人闷声对着犬冢獠冷叱,显然看不惯他的无礼嚣张。

    “一只地老鼠而已,只知道偷鸡摸狗。还有威严了?真是滑稽。费那么多话做什么,要打就打,我还赶着回去吃晚饭呢,没时间跟你们浪费。”

    言语方罢,不等几个根部动手,犬冢獠已经抢先一步发动。

    “嗞啦~”

    苍蓝更偏向炽白的雷光冒出,一阵噼啪的飞虫暴烈声中,不及转眼的瞬间犬冢獠已经到了大狗面具身前,跳着雷电的手如矛刺出,直取他的咽喉。

    “犬冢獠,好胆!”

    手次如矛,雷光烁目,大狗面具舌绽春雷一声暴呵,一个懒驴打滚间不容发的避开犬冢獠的突袭,狼狈的滚了出去。

    “说的跟真的似得。我的胆好不好你又没见过。气势到是挺好,驴打滚更是使的溜溜的。容许我佩服一下。”

    嘲讽声里,犬冢獠握爪挥手,打出一片锐利风刃迫开了几个上前想要夹击他的根部,一个虎扑已经到了白狐面具跟前。

    “你的虫子比志微前辈的差远了白痴!”

    雷光手矛佯攻,犬冢獠炸雷般一声暴呵,杂着充沛查克拉的吼声出口就震出一圈圈声波冲着白狐面具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你这个……”

    躲开了犬冢獠的雷光手矛佯攻,却正面生受了犬冢獠一击音波炮,白狐面具脚下起了踉跄,自知得不了好,扭着声想要讨回点面子。

    “我是你爹!教你个乖,没本事别学人装深沉挖坑!滚蛋吧你!”

    火力全开的犬冢獠才不给他面子,被躲开的雷光手矛上电光一闪,化作一条触鞭,狠狠的抽在他的脑门上。

    “啪啦~”

    触手般雷光鞭子抽过,白狐面具当场破碎开来,电光滋啦啦将他包成一团,旋即被犬冢獠飞起一脚死狗一样踹飞。

    “木叶上忍犬冢獠,涉嫌通敌,残害同伴,拒不配合调查,团藏长老有令,当场击毙!”

    驴打滚起来的大狗,见犬冢獠二话不说悍然动手,兔起鹘落之间就已经解决了他们一个,情知不能善了,爬起来之后义正言辞说着瞎话,一个大锅扣过去,就要格杀犬冢獠。

    “说的跟团藏那个老狗亲眼见过一样。马丹你这大义凛然的我都差点当真了。我看你还是玩蛋去吧!千鸟锐抢!”

    雷光盘旋,光鞭一缩,无声之间变作亮蓝的长枪,犬冢獠抡臂一挥,就再次杀到了大狗面前。

    “嗞~噗……”

    千鸟锐抢横扫而过,大狗从腰部开始被一斩两段,却没有鲜血冒出,一阵烟雾之后变成了两节木头。

    “人多厉害咯。尝尝我的新招,千鸟千本樱!”

    冲破替身术的烟雾,手中的千鸟锐抢一团,变成一副玉石般圆润发光的手套待在手上,犬冢獠再次挥手,静悄悄闪亮的光团在随着他胡乱挥动手臂,在烟夜之中留下道道白红残光,洒水般飞出点滴晶莹光点,笼罩了整个训练场。

    光点如星撒,缀在烟漆漆夜色之中,犹如星空置换落到了近前,点点雷光倏忽之间又成了偏偏洁白纷飞的樱花,纷纷扬扬带着浪漫飘落。

    恍然之间,恍惚置身在春暖花开,樱色十里的骚情之中,迷失了天地时光,蠢蠢欲动沉浸在靡靡之中。

    “嗤嗤嗤~”

    白樱飘零袅娜,莹莹的换发迷眼的光彩,冷风之中有微不可查的细碎破空声夹杂着,不引人注意。

    “小心,是幻……呃啊~”

    到底还是暗部的一部分,根里面到不全都是废物跟机器人,有那么一个家伙挣脱了犬冢獠营造的梦幻,惊惧着想要唤醒同伴,却下一刻一声惨叫之后,再无声息。

    当雷电的白樱落下,人与花一同坠落,除了狼狈用替身术二次躲过犬冢獠攻击的大狗,根部一行六人出动,电光纵横过后,五个人已经扑街当场。

    “就你们几个歪瓜裂枣也敢给我扣帽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假假的我也是在职的上忍,火影见我都要有正式的通知,团藏算哪根葱。想见我,让他自己来好了,我等着他。”

    落脚在残旧的木桩上,居高临下俯视仅以身免的大狗,看他抖的像筛糠一样,犬冢獠昂着头,直接用下巴瞅他。

    管你有多不服气,既然敢动手,现在技不如人就给我生受着。

    娘的大爷我忍了这么久,团藏你果然还是不出所料会选择用武力这种简单直接的手段,那就好好见识见识大爷现在的实力吧。也好让你绝了不必要的心思。

    你要操纵舆论压我,我人单力弱,只能四处求援兼且经营,但你这会还要用武力胁迫的手段,大爷可就不惯着你了。

    不是大爷我看不起团藏你的根部,就算是火影直属的暗部,自从折断了旗木佐云这根獠牙之后,除了日后的卡卡西跟鼬神还算有所作为之外,都是平平无奇的背景板路人甲。

    就这种明知道是四紫炎阵还扑上去送死的货色,指望大爷看得起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不拿上忍当豆包了。

    “啧,根部哦,团藏直领哦。我好怕怕哦!都是些什么货色?一堆垃圾!”

    不屑之意已经要突破五官凝实又直观的流露出来,犬冢獠一通顶心顶肺,毫不容情的嘲讽,闪身下了木桩,大步流星,飒踏而去,写意轻松的就像随手扫除了几片落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