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筹谋
    从日向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擦烟。越发冰凉的风吹在脸上,感觉有些刺骨。

    地上的黄叶在旋动,偶尔撞击到角落之后翻滚一阵,又随着风声远去。

    灯火比往日亮的更早。

    门头上两个米黄偏白的灯笼已经点亮,昏黄的灯火照在门前,随着“啪”的一声门扉闭合,再看不见院墙后的情景,犬冢獠默默的站了一阵,转身走进了冷风飘叶之中。

    拜访日向家的行程不是很顺利。尽管进了门,但只是见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执事长老,简单又客套的做了一番虚情假意的交流便罢了。

    拜访,相见,客套,然后被礼送出门。

    一套流程行云流水,客气融洽的假的不能再假。

    但走在回家的路上,犬冢獠却对此行并不失望。

    本来就没有想过争取到日向一族的支持,不然也不会将拜访日向的行程放到今日计划的最后。

    日向德间跟日向伊吕波加入了根部,作为木叶数得上号的古老与庞大的家族,日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团藏手下根部的性质。

    作为直接或者间接造成日向德间两人归入根部的元凶,日向能够客套的接待他的来访,已经算是看在他大蛇丸弟子的身份以及上忍的面子上。

    所以,从猿飞一族开始,接连拜访了千手一族,加藤一族以及夕日卫门,奈良弥久之后,犬冢獠才在傍晚时刻前来拜访了日向。

    而犬冢獠此行的目的也根本不是为了争取支持,只是简单的来做一些观察并试探罢了。

    尽管日向客套的有些假,表面的热情之下都是冷漠的疏离,但经此一行,犬冢獠也是看出来,日向尽管对他有所怨气,却还没有自甘堕落到需要借助团藏的势力来给他好看的地步。

    豪族的骄傲不允许日向假他人之手来了解犬冢獠与日向之间的恩怨。

    何况现在日向还在跟宇智波争锋,想要夺取木叶第一豪族的名头,万不可能在其他方面落人口舌,毕竟人言可畏。

    “不偏不倚,隔岸观火吗。豪族的荣耀果然是个好东西,哪怕护短,哪怕明明很希望我扑街,但为了维持这份荣耀与高高在上的身份,也得不屑于亲自下场参与小辈之间的争斗呢。日向果然很古板啊。”

    试探出了日向的态度,犬冢獠便放下心来。只是单独面对团藏,他到是不怕的。

    给了那么多研究成果出去,主动帮助阿斯玛他们提升能力,犬冢獠为的是什么?

    真当自己是雷锋?

    怎么可能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礼下于人必有所图。

    主动加强几个小伙伴的能力,不可否认很大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偏好的喜爱,但也不能排除犬冢獠自己的私心。

    这些原著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哪一个又是简单的呢?

    他们背后或多或少都有资源,不说阿斯玛是三代的小儿子,猿飞一族的二太子,宇智波止水更是享誉宇智波这个木叶第一豪族,忍界也名扬的大族的天才。

    即使是夕日红,加藤静音,不知火玄间这些人,或多或少背后都有一股力量存在并支持。

    否则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世界上,他们如何能够走到日后那样的地步?只凭借努力和运气,哪怕再加上天赋,恐怕也很难的吧。

    就连家世最普通青白的迈特凯都还有他老爹呢,你说他是平民崛起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个平民崛起之前怎么也得加上一个厚积薄发吧。

    至于说原著的真—平民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如果没有自来也这个老师的全力支持,而且蛇叔又自己作死,导致三代选择出现偏向,恐怕也只是个天赋惊才绝艳的精英上忍罢了。

    所以,犬冢獠看似交出了自己的忍术研究成果,天然的吃了大亏。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不说因此带来的势力跟支持,只是说研究成果的普及上,什么能给,什么不能给,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阿斯玛教导了风遁以及螺旋丸加上部分体术,止水也是螺旋丸加上风遁,红则是幻术跟封印术,静音是医疗忍术跟幻术,不知火玄间还有迈特凯都是体术,每一个人的教导都是因人而异,各有侧重不同。

    对于几个小伙伴,都是加强了他们的强项,以掩盖不擅长的弱点。而作为教授的犬冢獠,能够做到因材施教,自然是面面俱到。

    即使日后万一有什么变故,几个小伙伴成长到了某条道路的巅峰,作为导师跟先驱,全面前进的犬冢獠也有信心压制他们。

    老师不必一定强过学生,但犬冢獠这里,这哲理行不通。他有绝对的信心强过一切后进。

    作为已经前行的先驱,有两个世界的知识储备打底,他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蛇叔这个火影最首屈一指的博学科研人员。

    有穿越者的见识,先知先觉的信息储备,十年如一日,何况还会继续数十年为一日的努力奋进下去,如果到时候连自己的几个学生都压制不了,犬冢獠也不求什么插手六道一家的伦理剧,求一个念头通达了。

    干脆一点离职退休,归家遛白丸,当一条混吃等死的悠闲咸鱼,等着太子跟二柱子两个挂逼拯救世界算了。

    想要得到,就需要付出。

    犬冢獠作为犬冢一族这个中小型家族的一个孤儿,能够付出的除了自由跟他本身,最有价值的也就是这些他自己凭借见识跟脑洞开发出来的忍术了。

    付出部分研究成果,获取豪门大族的支持,这是一笔说不上盈亏的交易。但迫于团藏的压力,除此一途,似乎也别无他法了。

    当然了,最后还有默默积蓄实力,做鱼死网破一搏之后的叛逃这条路可以走。

    但木叶身为忍界最强,而且生活在这里十余年,有族长犬冢琢磨的照顾,有犬冢爪这个姐姐的牵绊,还有更多小伙伴们的情谊缠身,这里是他犬冢獠这个穿越的孤魂野鬼的灵魂家乡,安息之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背井离乡。

    虽然活在木叶,头上压着团藏这个老树盘根一样的饕餮老豺,过得不甚痛快,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有心,有情,有各种各样的冷暖需求。

    何必为了一个团藏就叛逃,把自己活成一个独夫,在追杀中惶惶不可终日,东躲西藏,背满骂名,沾满血腥呢。

    上辈子经历的虚情假意与冷漠已经太多,新生的世界虽然残酷,但亲情友情的温暖却别样炙热。

    这些都是犬冢獠这个穿越的孤魂野鬼最留恋痴迷的地方。

    上辈子就只是个小人物,从没有斩天绝地,独对万古的惊天气魄,也只能一边渴望情谊温暖,一边从边边角角敲着锤子,三瓜两枣的不断积累,水滴石穿的求个念头通达,最后图个两全其美了。

    小人物的贪婪,其实简单而直接,有时候却比真正需要绝情绝性的大英雄还要难做。

    如果说人都有牵绊的话,十年前还稚嫩,无法面对外界威胁的犬冢獠是迷茫的,无助无力的,不得不苟且瑟缩在木叶的保护下,只能安于现状,无从选择。

    那么十年之后,经历过战争,彻底融入新世界的他,亲眼见证并参与了这份世界独有的残酷之后,才蓦然发觉,原本刻意保持的自我,早就已经被时光悄无声息的消融在了木叶之中。

    当有了足够的能力可以振翅高飞的时候,犬冢獠却已经不想再离开木叶这个已经不知不觉之间,根植在他心底的地方了。

    所以即使团藏在步步紧逼,犬冢獠所做的,也是不断的筹谋策划,要将团藏伸出来的爪子打断。

    团藏是长老,是火影辅助,是二代的弟子,是根的首领,是可以跟火影分庭抗礼,势力在木叶盘根节错的庞然大物,但犬冢獠到真的是想跟他好好斗过一场。

    哪怕有牵绊,哪怕有踟蹰,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再怎么说犬冢獠本质上都是个穿越者,他有他的骄傲。

    团藏你这个二次元的碧池,食我来自三次元的大葱**杀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