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建议
    从营地出发的时候,砂忍只是派来了和谈的使者,虽然很肯定砂忍最终逃不过投降的命运,但到底是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现在三代却说木叶已经胜利,那就是说砂忍在他回归的折断时间里,已经决定投降了。

    “砂忍的使者比你们早到两天,大体上已经跟大蛇丸达成了一致,只剩下大名最后决断了。”

    被犬冢獠从自己不经意的话语中抓到了信息,三代目不为所动,在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同时,索性大方的承认了。

    “没有正式签约就好。三代目大人,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犬冢獠让自己严肃起来,很是恭敬。

    “说说看,作为前线的参与人员,而且立下了汗马功劳,于情于理都应该听听你的意见。”

    三代目看上去很正视犬冢獠的样子。

    “我个人建议,在与砂忍的签约的时候,能够明确表示不允许砂忍对付叶仓。这样就可以给他们留下一个很大的掣肘。”

    平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建议,犬冢獠看着同样平淡的三代目,肃穆而郑重。

    “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叶仓是叛忍,对付叛忍是忍界约定俗成的事情。因为岩忍的背叛,砂忍只是迫于形势才向我们投降,我们包庇叶仓的话,恐怕会招惹的砂忍不管不顾啊。”

    旁坐的猿飞新之助远没有自家老爹城府深,听了犬冢獠看似平淡,实则异想天开的建议,忍不住插话进来。

    “约定俗成又不是明文规定。何况忍界大战期间,白纸烟字都做不得数,谁还管什么约定俗成。“

    ”砂忍从他们初代开始就恨我们山水肥美,他们黄沙风冷。这是地缘决定的仇恨,不会因为我们包庇一个叶仓就会出现改变。国家生死岂能因为个人仇恨转变?”

    三代沉吟,不置可否,看不出深浅。犬冢獠反驳猿飞新之助又快又急。

    “而且,正因为砂忍憎恨我们,所以才更应该帮助叶仓。作为砂忍的前英雄,现在的叛徒,她是砂忍此次战败最好的替罪羊,只要砂忍一天没有解决掉她,一天就不得安生,也就不敢对我们动手。这种一石数鸟,惠而不费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反驳猿飞新之助到最后,犬冢獠看似还在跟猿飞新之助阐述,实则已经是冲着一直沉默的三代在发话。

    猿飞新之助被犬冢獠一翻又急又快,言之有物的驳斥说的一时失语,不知道该从何反驳。三代目却一直闭口沉吟,看两人针锋相对之间犬冢獠一扫之前的嬉皮笑脸,严肃之间锋芒毕露,目光深处有丝丝涟漪波动。

    犬冢獠很优秀,这一点三代目早就已经知道。但之前犬冢獠再有怎样的惊才绝艳表现,也都是事后他才直接或者间接的听说而已,这次可以说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犬冢獠的光彩。

    真的是很优秀啊这个孩子,在这个年纪就已经拥有这样出类拔萃的思考模式,真的是便观左右,无出其右了。

    想到自己的幕僚,有意让其出任上忍班班长,目前被自己派去跟岩忍交涉的奈良鹿久也曾经向他提到过类似的建议,三代目看向犬冢獠的目光就越发清亮起来。

    一切能对敌人形成掣肘的事情,就都不能陷入世俗的约束之中。相比较已经看穿了本质的奈良鹿久,以及看上去只是凭借着一腔英气勇往直前的犬冢獠,自己的大儿子虽然稳重又足够优秀,但还是落了下风啊。

    哎~相比起来,不说大蛇丸,就是自来也和鹿久就已经超出新之助很多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又何必强求那么多呢。

    “你的建议我收到了。你先回去吧,之后我会叫阿斯玛给纲手带话去帮你看看白丸。对了,三天后的表彰大会,你一定不能缺席。”

    三代目最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凝眉苦思的儿子新之助一眼,有些性意阑珊起来,挥了挥手让犬冢獠离开。

    “好的三代大人,到时我一定会到。还有队长,请好好休养,木叶正是需要你的时候。那么我先告辞了。”

    最终也没能从三代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而且看上去两父子之间还存在一些不能明言,或者说是三代目另有期许跟心思的内情,犬冢獠识趣的告辞。

    黄叶潇潇,天地寂寥,木叶还沉浸在战胜砂忍的兴奋之中,犬冢獠独自走出了猿飞一族的聚集地,站在那个雕刻着猴子的门牌楼下,眼带笑意。

    木叶的聪明人其实并不少,他的这个建议相信三代目也早就听到过类似的版本。但他匆匆而来拜访并有些冒失的提了出来,并不是想要邀功表现什么的,单纯的只是想要给团藏上点眼药而已。

    再详尽的道听途说也只是能形成平面的印象,所谓书中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便是这般道理。

    不管有多少文字,多少言语向三代说明他犬冢獠有多么优秀,都不如让三代目自己亲眼目睹一次来的实在跟深刻。

    这次前来拜会并提出看似荒唐实则满是阴暗跟龌龊的建议,是犬冢獠从看破团藏谋算之后最迅捷且直观的一次反击。同时也是在三代目面前最直接的一次自我展示。

    不管三代目最终会不会采纳自己的建议,他此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

    看,我这么优秀的人才,三代目你难道一点也不动心?想要我被团藏收拢过去来对付你吗?

    相信始终压制着团藏,到死都没给团藏可趁之机的三代目猿飞日斩,不可能也决不允许团藏为所欲为。

    让三代目亲眼确认自己的能力,才是此行的根本目的。让三代目结合之前的道听途说,形成最直观且立体的评判就是犬冢獠此行最主要的目的。

    相信经过这么一遭,三代目不出所料会对他形成非常深刻的认知,只是看三代最后的神情变化,貌似跟自己的儿子之间还有一些值得探究的内涵存在着。

    不过这也不是重点,**八卦这种东西,能够窥探一下满足身理心理的需求就好,没必要强求,何况这可是一代人雄,三代火影家里的八卦,不知死活的去刺探的话,就不怕引火烧身咯。

    所以就当没看见吧。

    接下来直到表彰大会开始,还有两天的时间,就用来增添自身的影响并进一步加深三代的好印象吧。

    那么,亲爱的团藏萨玛,你夺得了先手抢先出招了,就不知道能不能破得开我的珍珑棋局咯。

    可不要死的太难看啊!

    升格为上忍,简在帝心之后,拥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可以勉力跟团藏放手一搏没有后顾之忧,面对团藏的贼心不死,犬冢獠这次不打算再忍气吞声,准备给团藏来一个大的惊喜礼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