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见面
    这是个并不太大,同时一点也不奢华的庭院,除了门头看上去在制作的时候更用心了几分,细看之下显得比左领右舍的略微精雅了几分之外,丝毫难以察觉这里就是赫赫威名的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的居所。

    跟着阿斯玛跨进了三代目家的大门,走了没有两分钟便到了地方。估摸着这栋宅院最多也不过三进的样子,真的不是很大。装扮上除了略显细心之外,不见丝毫奢华。

    从感官上来说,这么一栋略显穷酸的住宅,不说匹配三代目的身份,就是慰劳他这么多年来的功绩都有些寒酸到难以出手。

    不过看阿斯玛习以为常的模样,犬冢獠到是有些佩服起三代目来。

    文达而不显摆,颇有一点大隐于市,怡然自得的做派呢,三代火影。

    “老头子,记得回头叫阿斯玛那个臭小子来我那里拿药。还有,把我的弟子给我好好的送回来,要是少了一根头发,老头子你就等着白发人送烟发人吧!”

    一个张扬的又好听的女人声音从院子里传出,僵硬住了阿斯玛要推门的动作。

    “纲手,你的医疗忍术一直是这么叫人放心啊!”

    三代目已经有了老太的声音里除了安心就是欣慰,还带着些许不细心就无法察觉到的黯然。

    纲手的恐血症,真是个大大的创痛。即使医疗忍术再首屈一指,身为一个医生,却得了不能见血的病症,再厉害,除了伤悲凄凉又还有什么用呢。

    “看来老头子你还没有老糊涂吗!没事我就先走了,有事也不要再来烦我!我要去赌三天三夜庆祝自己收了个好徒弟!”

    大咧咧有些豪放的嚷嚷着,纲手一把拉开了院子的门扉,然后就看见阿斯玛三人正堵在门口。

    “阿斯玛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偷听!”

    四目相对之后,短暂的沉默,纲手松开了抓在手里的门扉,一捏拳头,脸上挂上了狞笑。

    “你是笨蛋吗?谁会躲在自己家门外偷听啊!还有啊,静音只是跟我一起去接人而已,你到底都想了一些什么失礼的事情?”

    阿斯玛脸一抽,冲着纲手就是一通好喷。总感觉眼前的状况貌似有股眼熟的赶脚。

    “啊哈哈~是这样吗?看来我已经老了啊,记忆力都不行了。既然静音回来了,那就跟我一起走吧!静音我跟你说,阿斯玛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鸟,你听师傅的,没事离他原点。”

    纲手装傻,然后挤过阿斯玛,抓住正在无奈的静音,大步迈开就准备一走了之,同时嘴里忍不住开始危言耸听。

    “纲手你够了啊!别以为老头叫你来给大哥治病你就可以胡说八道啊!”

    好不容易用回归的喜悦冲淡了犬冢獠那个混蛋家伙的调侃,流年不利,有遇到了纲手这一个更胜一筹的。

    阿斯玛气得暴走,开始跳脚,一撸袖子准备上去跟这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女人好好理论一番。

    “臭小子,要是不服气尽管来找我啊!只要你不怕被老头子打断腿!”

    拉着静音,纲手瞥了一眼静观在旁的犬冢獠,给阿斯玛一个挑衅加鄙视的表情,头也不回的离开。

    “啊,真是,我要气死啦!一个两个,都是可恶!”

    阿斯玛自然知道纲手要去哪里,不是居酒屋就是赌场,这两个地方都是家教甚严的猿飞一族未成年不得涉足的禁区,一时有气没地方撒,不禁狠狠的瞪了犬冢獠一眼,也不带他继续进去,自己一个人跑了。

    “啧,我这是无妄之灾啊。”

    目送阿斯玛气冲冲不知道要去哪里发泄,犬冢獠摸了摸光洁的下吧,呷了呷嘴,有几分幸灾乐祸。

    看眼下的情形,貌似大家都觉得阿斯玛应该跟静音凑成一对呢。这么说的话,跟他当初的预想很符合吶。

    乐见其成,乐见其成啊。

    “是獠吗?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

    洞开的门扉中传来三代的招呼。

    “那么,打扰了,三代大人还有队长。”

    礼貌的问候了一声,趁着整理仪容的时机,重新整顿了一下腹稿,犬冢獠进到了院子里面。

    一进门便看到了三代目还有猿飞新之助两父子正相对而坐,一颗有着巨大伞盖的树木立在小院子的一脚,偶尔随风晃落几片黄叶罩在树下的小石桌上,两父子正坐在石桌旁的石墩上。

    三代看上去比半年前主持毕业典礼的时候更添了几分苍老。不过整体上还是健壮着有股不怒自威的威严,尽管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却叫人一眼之后难以忽视,反到不自觉的就被吸引了目光,无视了一旁更年轻的猿飞新之助。

    “队长看上去气色好多了啊。”

    先没有去理会三代目,反倒是细细打量了一下气色灰白中透露着青烟的猿飞新之助,犬冢獠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

    “别说这些没用的东西。纲手大人就给我看了看,连药都没吃一口,能好什么?才回来没到半天,你这么急匆匆的跑过来,肯定不是来看我这就领导了你一天的队长。有事直接说。”

    十分清楚犬冢獠秉性的猿飞新之助才不上当,眼睛一翻就给卖乖的犬冢獠怼了回去。

    “队长大人英明!”

    被人揭穿之后,毫不为耻,犬冢獠反而更是嬉皮笑脸起来。

    “你呀,真是。大蛇丸怎么会收你做弟子。”

    猿飞新之助摇头失笑,对厚脸皮的犬冢獠也是很没招。

    “犬冢獠,今天还是我们两个第一次正式见面吧。搅动河之国战场,救援叶仓,一手推动了叶仓叛逃,跟砂忍的决战中不但杀死了一个岩忍的血继限界高手,重创了岩忍指挥官,还彻底扰乱了砂忍的布局,为我们木叶取得胜利夺得了最至关重要的契机。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三代接过了儿子的话题,他上下打量着犬冢獠,将犬冢獠的功绩简略却不简单的历数着,欣赏的目光不加掩饰的清亮。

    “正如新之助所说,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不给犬冢獠讨好卖乖的机会,老辣的三代目直接开门见山。

    “砂忍已经投降了吗?已经进入具体章程了吗?”

    回归的路上,导致消息有些滞后,但犬冢獠还是敏锐的从三代看似历数他功绩,一带而过的话中抓到了重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