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拜访
    “獠,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啊獠,有空的话,来我家啊,叫你婶婶做拿手菜给你尝尝看!”

    “那就先谢谢了,早听说婶婶手艺不得了,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

    “獠大人,獠大人,听说您已经是上忍了是吗?哇,真是超厉害的!”

    “你也努力啊,下一个上忍说不定就是你哦小伙子!”

    出了家门,走上犬冢一族热闹繁华的街道,不断有人热情的前来攀谈或者微笑致意,除了热切就只剩下欣赏,犬冢獠一路上就没有停止过应酬。

    终于走出犬冢一族聚集地的大门,放松了脸上保持了一路的笑容,犬冢獠开心之余,满心的都是感慨。

    相比较以前那种漠视或者不屑,现在族人们对他的待遇可谓是天壤之别。

    差不多同一代的族人们见到他,即使不上来攀谈两句,也会含笑点头示意,至于年长的族人,有的热情好客,纷纷发出邀约,有的稳重含蓄,浅浅交谈之后说些鼓励的话。

    至于那些年下,或许已经就学,或许还在天真的孩子,更是一个两个扑闪着汪汪的大眼睛,奉上他们不加掩饰的崇拜。

    犬冢獠一路行来,简直热闹的不像话。

    犬冢獠自然知道族人们简直像是刷新了一样的感官来自哪里。

    也许有人会觉得是因为可以从他这里得到好处,所以才一改之前因为他不专心家族秘术的鄙弃与漠视,变得像看见狗屎似的粘上来,很是功利。

    可犬冢獠却看到了犬冢琢磨嘴上说着个人支持,其他无能为力,暗地里却在极力的培植他的威信。

    身为一族之长,关于他交好几个小伙伴的事情,犬冢琢磨自然已经知道,何况在离开之前,有过一次交流,也早就防备这出现目前这种状况。犬冢琢磨面对团藏的猝然发难,也没有手忙脚乱,反倒应付的游刃有余的样子。

    而犬冢一族对待犬冢獠,前后云泥之别的态度差异就是这大半年来犬冢琢磨未雨绸缪,一朝引爆之后最直观的成效与收获。

    只从名声上来讲,犬冢獠已经在族内可以跟犬冢琢磨并驾齐驱。

    “故技重施固然是省时省力,而且有成功的依据可以凭借。但团藏你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啊?身居高位,手握大权时间久了,你似乎有点僵化的厉害了啊。”

    走在前往猿飞一族的路上,时不时会感受到行人之中有一股股仇视愤恨的目光投过来,犬冢獠知道这是团藏的手笔,只是没有一点惧怕的同时,还有心情吐槽调侃。

    论操控舆论的先天优势,他是拍马都赶不上火影辅佐志村团藏。但要论到引导并扭曲舆论,犬冢獠自认来自红旗下的他比被已经思维僵化,蛮横的甚至有些神志不清的团藏好的多了。

    而且,从大半年前,准备前往战场的时候,犬冢獠就已经预料到了目前的情况,做了未雨绸缪的准备。

    现如今团藏来势汹汹,那么也是时候给这个老豺来一下狠的了。

    不然他会以为我只会被动挨打,不会还手呢。

    猿飞一族的聚集地比想象中的更大。

    虽然不是村子里繁华的地段,到哪也不那么偏僻。毕竟猿飞一族虽然不是什么血继家族,但能从战国生存到现在,而且还除了一个被誉为最伟大火影的猿飞日斩,猿飞一族于情于理,都有过得去的一块驻地。

    站在牌楼前,研究了半晌楼牌上面立着的雕刻是一只正在抓耳挠腮的猴子,犬冢獠默默的吐槽了一声三代火影的小名名不虚传。

    完全想不到猿飞一族跟猴子到底有什么密不可分的联系,居然用真的用一只猴子来当家徽。

    除了三代的通灵兽是只白毛猴子之外,猿飞一族跟猴子能够产生联系的,也就剩下猿这个字了。

    所以说,门牌楼上,人家飞檐斗拱用的都是传说中的神兽,寓意是吉祥好不啦,你们雕一只手搭凉棚举目望远的猴子在上面,到底是个什么寓意?

    莫非是站得高看得远?

    虽然是只猴子,但这话没毛病。只是不知道,火影世界有没有站得高看的远这样的谚语。

    “獠,我听人说就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你。不用安排白丸的治疗了吗?”

    犬冢獠正站在猿飞一族的门牌前发瓷,散发自己的活跃思维。阿斯玛带着静音从里面匆匆赶来。

    “怎么了?静音能来,我就不能来啊?我跟你说,阿斯玛你这样是不对的。有异性没人性的朋友,迟早会变成向日葵的!”

    阿斯玛大步迈进,静音跟在后面静悄悄有些腼腆,看上去一股夫唱妇随的赶脚扑面而来,犬冢獠不禁没好气的调侃起来。

    “别闹!静音是跟纲手大人一起来的,她现在是纲手大人的弟子了,上午刚说定的,具体仪式还得等几天,至少要等老头子接见完毕之后了。”

    阿斯玛没好气的给了犬冢獠一个白眼,紧接着解释了一通。

    “是不是白丸的病情又有反复了?我跟师傅说过了,师傅说有空的话就会去给白丸看看,獠你放心好了!”

    静音是个文静的好姑娘,不参合两个开始不着调的家伙之间的闹腾,反倒一心的在担心白丸。

    “恭喜咯静音!白丸到是没什么,暂时交给爪照顾了。纲手大人在就最好了,本来还想拜访完了队长跟三代目就去拜访一下纲手大人,请她出手帮忙治疗白丸呢,这次到是来对了。”

    对于静音成为纲手的弟子,犬冢獠并不太惊讶,随口恭喜了一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至于静音成为纲手的弟子,不说原著,就说现在。作为加藤断曾经的恋人,如今正在脆弱期的纲手也是需要一个寄托转移一下自己的苦闷跟注意力。

    恰巧又因为毕业考试的时候,三代有说过三忍收弟子的事情,自来也早年就收了波风水门,大蛇丸也有了红豆,后面还收了他犬冢獠,三忍之中就纲手颗粒无收,于是众多原因综合下来,纲手顺水推舟收了静音,怎么都是合情合理。

    对于犬冢獠的恭喜,静音轻轻一笑,安然收下。见犬冢獠不是因为急事,只是单纯的想要拜访,便不再多说。

    “纲手大人是在给新之助队长治疗吗?三代大人应该也在的吧。阿斯玛走吧,带我去拜访一下,正好有几件事情要说。”

    想到猿飞新之助跟砂忍作战的时候有中毒,后来被蛇叔以毒攻毒暂时压制,却一直没有根除,这会才回来没多久,作为医疗忍术整个忍界首屈一指的纲手就已经到了,可见三代多么紧张自己的这个长子。

    因而犬冢獠稍作推断,便不等阿斯玛带来,自己当先跨过了门楼,走进了猿飞一族的聚集地。

    “你这家伙,吩咐起人来到是一点也不客气。”

    许是回来之后心情大好,阿斯玛心态甚是豁达起来,没有再跟犬冢獠起争执,撇了撇嘴带着静音追了上去。

    猿飞一族的建筑相比较犬冢一族,少了一分狂野粗狂,多了两份雅致精巧,壮丽之中见袖珍,改放就放,改收就收,收放之间都有一股恰到好处的浑然天成感觉。

    一如如今猿飞一族的声势地位。虽不是血继家族,也没有特殊的秘传,但凭借着悠久的存在积攒起来的资历,终于在猿飞日斩上台成为火影之后,厚积薄发,一朝显达间朝气蓬勃又不太张扬。

    两者相较,志村团藏所在的志村一族就差得有些太过于遥远了。

    除了志村团藏这个年过五十,将近花甲还贼心不死的老豺,志村一族已经连千手一族也不如了。

    也许这就是坏事做尽,阴谋尽出的报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