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应对
    小客厅里,响彻犬冢琢磨洪亮的声音,有股即使大声也无法全部表达的激动兴奋在激荡。

    有了犬冢獠的忍术研究,犬冢琢磨走上了一条以前从未曾想到过的道路,前途坦荡而充满光明。

    一路持续下去,犬冢琢磨有信心将从战国延续下来,如今已经有些渐渐趋于平淡没落的犬冢一族带到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发前人做未发,超越先祖。

    而他自己,百年之后,就将会成为犬冢一族最伟大,也最被称颂的那一位。

    说类比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可能是妄想,但只局限与犬冢一族的话,他犬冢琢磨好好顺着犬冢獠的启发干下去,在犬冢一族族内的尊崇地位至少不会低于忍者之神了。

    前途如此光明,未来如此美好,犬冢琢磨每次说到这些,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心间澎湃涌动,有说不完的话,有用不完的动力。

    人到中年,本应该趋于守城,但无心插柳之后,忽然就因为犬冢獠而找到了人生第二个,也是最大,最值得全力拼搏争取的新目标。

    带领犬冢一族继续披荆斩棘,提升家格,不求达到宇智波甚至千手一族的地步,但是只要能够使得犬冢一族从木叶众多的中小家族脱颖而出,望见日向的屁股,就是最大的成功。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犬冢琢磨于人于己,都可谓是一种圆满了。

    一涉及到这些,犬冢琢磨高兴的就像个想要四处炫耀玩具的孩子。

    只不过,他也知道这一切的启发都来自于犬冢獠,而犬冢獠现在又陷入到了团藏的觊觎之中。

    这是最大的美中不足。

    犬冢琢磨不是个不能容忍甚至过河拆桥的人,身为一族之长,犬冢一族又因为需要第二次蓬勃发展,而这发展现今还只是刚刚有了个苗头,需要小心呵护,所以纵然看不惯团藏,但大局为重,也不能够发动一族来全力对抗。

    不过,明里暗里应该给予犬冢獠的支持却绝对不会少,只会更多。

    “千葵可是个不错的小丫头,很有天分,而且也很崇拜你呢。所以,有机会的话,獠就多教导教导她吧。”

    一场尽兴的交谈,犬冢琢磨最后用这一个充满了长辈心态的吩咐作为结尾。

    “獠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知道什么该干,什么不能碰。小千葵交给你来教导就是最好了。”

    最后瞪了一眼缩在角落当狗的女儿,犬冢琢磨意有所指的说了句酸溜溜气咻咻的怪话,在心照不宣的犬冢獠陪送下离开。

    犬冢琢磨蜻蜓点水一般说了一下团藏,仅只以个人身份做了支持的表态,很是轻描淡写,谈话的重心更多的还是关于犬冢一族的新发展跟新变化。

    看上去犬冢琢磨似乎真的是不打算太过于插手犬冢獠跟团藏的事情,感情上有些难以平衡,有点共富贵不共患难的小人行径。

    “嘁~死碳头,说来说去也不说怎么解决团藏那个家伙,胆小鬼一个。”

    直到犬冢獠自己一个人回来,犬冢琢磨已经远去离开,犬冢爪这才重新活跃起来,全程目睹了两人交流,有些看不惯自己父亲的表现,不屑着埋怨。

    “呵呵,爪你可能误会琢磨大叔了。虽然只是个人身份表态,也没说过给我更多便利,但大叔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会阻止我做些什么不是吗?而且,爪哟,说说看,你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让琢磨大叔气成这样了。”

    犬冢獠心态到是平和之中有一些乐观,一点也看不出被木叶顶级大佬,锅王团藏针对的样子,到还有心思关心犬冢爪父女之间的八卦。

    “看那个碳头春风得意的样子。獠你给了他那么多好处,光是这半年多,他择优普及了一些你给他的中等难度的忍术,就让几个族里以前的老对头直接退休养老去了,更别说现在哪个族人不说他的好啊。居然不帮你把问题直接结局了,这样的家伙,太差劲了也!”

    也许是真的看不穿,也许是正在闹矛盾故意混淆是非,犬冢爪目睹了两人交流的全程,而且又人在族中,但就是看的不明白。

    “千葵跟很多小鬼都叫我獠大人呢。”

    犬冢獠笑笑,不管犬冢爪是想要挑拨还是发泄,反正他是不准备配合了。

    “獠大人怎么了?你这是想要跟我炫耀吗?啊!犬冢一族所有小鬼公认的首领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犬冢爪!连你也是我的小弟弟而已,你要记清楚了!”

    犬冢獠一副悠闲自得的重新坐下开始饮茶,犬冢爪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我正在担心你啊你这个小混蛋,居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炫耀,真是不识好人心的大笨蛋。

    所以说,爪哟,到底谁是大笨蛋啊!

    如果没有犬冢琢磨普及忍术的时候特意提及并突出我的身影,你以为那些连我当面都认不出来的小鬼会尊称我为大人吗?

    犬冢琢磨都已经在族内给我搞个人崇拜了,你还想要他怎么样啊你!

    琢磨大叔不是不帮我,而是已经出了死力在下狠手了好不好啊。团藏在传播利于他的消息,想要操纵舆论污蔑我,琢磨大叔就在族内大力宣扬我的功绩,形成利于我的舆论以对抗。

    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居然还听不懂。

    你个傻大姐直接笨死算啦!居然认为我是在炫耀!

    “好吧还是爪你比较厉害。那么说说吧,你跟琢磨大叔到底怎么了?说出来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解决问题呢,不然你们两父女一直这么相处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犬冢獠翻了个白眼,没有了犬冢琢磨这个族长简长辈在,舒心的喝着茶,果断转移话题。

    “还不是那个烟碳头没事找事,也不想想他自己是什么样子,我不过是有了个宝宝而已,居然想打死我,还想打死孩子爸爸。嘁,以为我会怕他哦,才不管咧。”

    说道自己的事情,犬冢爪的情绪有个明显的低落,伸手绕着白丸的长毛,有些扭捏,还有有些愤愤跟委屈。

    “噗~”

    犬冢獠一口茶直接喷出去三米开外。

    厉害了我的姐,你刚才说了个啥?

    “爪,姐姐,问你个问题,你今年多大?”

    惊愕之后,犬冢獠勉强压住了心情,顾不得擦一下嘴巴,等着眼睛问犬冢爪。

    “嗯~今年十五还是十六来着,记不清……不对,小獠你问这个干什……好哇,还说帮我解决问题呢,你这是也要反对我是吗?姐姐我真是看错……”

    一向大咧咧看起来有些傻的犬冢爪,这次意外的脑子灵活了起来,一句话变了三次语气,看向犬冢獠的目光渐渐不善了起来。

    “别,我还啥都没说呢,爪你别想太多。我就是问问而已,还有啦,再问个问题,琢磨大叔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年也是刚过三十二岁是吧?”

    犬冢獠见状赶紧打断了犬冢爪继续深入的思路,放下茶杯又问了个问题。

    “那个碳头?谁管他!小獠你到底要说什么?”

    犬冢爪撇嘴,烦躁,有明显使用暴力的倾向。

    “好吧我知道了。你们父女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浪。这事太烂,我管不了,完全无能为力。我还是忙我自己的事情去算了,我走了,不送啊!”

    起身,弓腰,第一句话出口的时候人还在客厅,最后一个字落下,犬冢獠已经冲出了自己家的大门。

    三十二岁的父亲,不满十六岁的女儿怀孕了,还死活不肯说孩子他爹是谁,这事是人能管的吗?

    怪不得犬冢琢磨临走之前还说什么能碰不能碰,合着不是意有所指而是直接指桑骂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