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影响
    斜阳晚照,枯黄都化作橙红。天地寂寥,秋风蔓延凄楚。

    犬冢獠的小客厅里,铁塔大汉犬冢琢磨坐着,一张脸很沉。

    往日里一定会很闹腾的犬冢爪此刻老老实实的跟白丸待在角落,努力的装作自己也是一条狗。

    这很不符合犬冢爪无理闹三分的性格。

    左看看,右看看,看犬冢琢磨跟犬冢爪这对父女之间虽无声,却胜有声,感情充沛,内涵十分丰富的相处模式,犬冢獠从中看到了蕴含的深刻故事。

    天不怕地不怕的犬冢爪到底做了什么,才能够让整天一副表现的没心肠的犬冢琢磨面目阴沉呢?

    有点非常想知道啊。

    犬冢爪到底是做了多大的一个死。

    好奇心被挑动,客厅更多气氛因为两父女的沉默低气压而显得有点压抑,犬冢獠却忘记了自己先前颜面丢尽的事情,一颗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心灵在骚动。

    “獠。你在战场的表现我都听说了。很好,没有丢犬冢一族的脸面。不,不对,应该说你非但没有丢脸,反而大大给我们犬冢一族增添了光彩才对。”

    沉默了许久,犬冢琢磨到底因为这里不是自己家的一言堂,看在犬冢獠的面子上暂时饶过了努力装狗的犬冢爪,开始跟犬冢獠进入话题。

    “都是一些力所能及又应该去做的事情。”

    犬冢獠谦虚。无论是处于感激还是对犬冢琢磨如今依旧看不清深浅的实力有所敬畏,他都显得很客气。

    “不一样的。从有忍者评级开始,你是有史记载的第一个十一岁就成为上忍的孩子。甚至比当年的三忍还要优秀。”

    犬冢琢磨把犬冢獠一下子捧得很高,有点用力过猛的意思。

    犬冢獠笑笑,对此不多做表示,只是神情上绝不承认这奉承。

    他还有自知之明。虽然三忍都是在十四岁左右才成为上忍,但要说现在的他就真的超越了当初只有十一岁的三忍,那还真有可能。

    只不过,作为蛇叔的弟子,优势族长当面,一个小小的晚辈,就不要瞎说或者瞎表现什么坦诚了。

    谦虚使人进步吗。

    略过千手的公主纲手姬不提,早慧的蛇叔不好说,但是内秀,相比两个队友来说实力比较晚熟的自来也,十一岁的时候还被三代绑在木桩上调~教的欲罢不能呢。

    他可是已经与精英上忍,乃至超精英上忍,还有准影或者影级的忍者交过手了。

    怎么的都可以说是超越当年的三忍之一了吧。

    所以说犬冢琢磨不愧是一族之长,慧眼如炬吶。

    “族长大人过誉了。”

    犬冢獠心里得意,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温良恭谦让的模样。

    “嘁~”

    悄悄躲在角落,努力让自己成为白丸同类的犬冢爪看不惯犬冢獠的惺惺作态,没忍住撇了撇嘴,顿时破了自己劳神许久的隐身。

    犬冢琢磨立马就是一个锥子眼神扎了过去,犬冢爪尽管还是很不屑,但立马噤若寒蝉,继续装狗。

    看着两父女的互动,犬冢獠勾了勾嘴角,这中间的故事,真是很值得期待啊。

    “不过獠,你目前的处境,有些不利。村子里有这么一股流言,说是你把砂忍的尾兽守鹤引到了营地之中,因此造成了大量的木叶忍者阵亡。”

    一眼镇压了想要炸刺犬冢爪,犬冢琢磨沉着脸,有些恨声说道。

    “堆出于岸流必端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遭人妒是庸才,很早之前我就有所准备了。不过是个贼心不死的老豺狗不敢见人,只敢在背后搞风搞雨罢了,怕他什么。”

    犬冢獠挺身,一股无所畏惧,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霸道流露。

    不就是团藏又想故技重施,用当初逼迫白牙的手段来逼迫自己就范么,早就防着你了,这次回来,我们就好好过过招好了。

    “有信心是好事。不过还是要谨慎一点,团藏毕竟是长老,同时还是火影辅佐,手上掌握着不下于火影的力量。但你也放心,作为犬冢一族的族长,我绝对支持你。”

    犬冢琢磨见他一副凛然无惧的模样,还是劝告他慎重考虑,不要行差踏错,末了又是一阵就差拍胸脯的担保。

    但他表面上中气十足的言语,却有些不易察觉的羞愧藏在深处。

    犬冢琢磨只是说作为族长,他全力支持,根本没有说代表犬冢一族全力支持。

    “那就谢谢族长大人了。”

    犬冢獠微笑,诚挚的感谢,仿佛一点也没有听出犬冢琢磨保证之中的猫腻。

    实际上也很好理解,身为族长,干系重大,一言一行都需要衡量再三。因为这涉及到整个族群的利益甚至生死攸关,由不得犬冢琢磨不谨言慎行。

    能够以族长的私人身份表示全力支持,也已经是犬冢琢磨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至于有没有更多的犬冢族人选择相信和再次跟随他这个族长,那就不是他自己能够强迫的了。

    成则他的压力大减,可以明目张胆的为犬冢獠摇旗呐喊,如果不成,他也没有什么太过沉重的压力,当然这要除过羞愧。

    犬冢獠将自己的修行心得几乎可以说是无常的贡献了出来,旨在提高犬冢一族的实力,这可是实打实的实在好处,而且经过大半年的之后,也已经落到了实处。

    “之前我见还在上忍者学校的犬冢族人都会使用蹴杀之术了,如此看来,这大半年琢磨族长应该很是辛苦的吧。”

    犬冢獠看穿了犬冢琢磨的心意,索性就转移了话题,心照不宣之余开始询问一些具体的详实事情。

    “小獠说的是千葵那个小姑娘吧!“

    犬冢獠没有挑穿自己的心思,犬冢琢磨更加羞愧的同时,也暗中决定更加强力度的去支持犬冢獠。话锋一转,有说道了之前那个让犬冢獠可谓颜面尽失,形象扫地的小粉毛。

    “说起这个,獠你不愧是我们犬冢一族百年一遇的奇才。经过你自己动手修改之后,蹴杀之术这种威力足以正面抵挡b级以下的忍术的招数,居然只要控制力足够精准,查克拉也充沛,足可以成为常备的战斗状态。”

    “蹴杀之术,不过是精确的查克拉掌控跟掌仙术弱化之后结合就能形成。而恰巧因为我们犬冢一族要照顾忍犬伙伴的必要,每个人必备的掌握着简单的治疗术。因此大部分族人都学些了蹴杀之术。”

    “这样一来,我们犬冢一族的武斗力量至少上升了两成。”

    “千葵那个小丫头也是,尽管还没有接受过相关的医疗忍术传授,但凭借她那种超人一等的查克拉控制力,居然能够强行修炼蹴杀之术。”

    “獠你是创造的天才,千葵是学习的天才。你们两个相得益彰,都是我们犬冢一族的瑰宝。”

    说起关于普及犬冢獠忍术研究的事情,犬冢琢磨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长篇大论,一副不胜感慨又老怀大慰的样子。

    “那也是族长大人领导有方啊!”

    犬冢獠莞尔,静静的看犬冢琢磨兴致大发,适时的奉上赞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