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张:粉毛
    平静的送走了几个有些担忧的小伙伴,犬冢獠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伤病满盈的队伍在回归之后,一应伤员全部被及时安排到了整装以待多事的医院之中,那些伤势较为轻微,已经得到控制,只剩下恢复的人员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叙离愁之苦,一解亲情奋力之思。

    木叶的各位领导高层到是没有做什么形式主义,非要集合队伍宣言一下,灌一些心灵鸡汤。

    久别家园,为国征战,一身风霜与疲惫伤痛,这些刚刚回归的队伍们需要的是家的温暖,亲人抚慰,而不是什么高大上,伟光正的假大空。

    不过毕竟是劳苦功高,最先回来的这些队伍,即使在战场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必要的会见必不可少,只是善解人意的三代目将这场会面定在了三天之后。

    不得不说,邀买人心也好,诚心诚意也好,能够成为火影,猿飞日斩各种娴熟手段信手拈来。

    关上了已经大半年没有触碰多的大门,看着整洁如新的屋里屋外,除了又落了一地的黄叶之外,感觉好像自己根本没有离开过。

    站在自家小小的院子里,犬冢獠暂时放下了关于团藏搞风搞雨的事情,有种恍惚由心而起,由浅及深。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

    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呢。

    “哼哼哼,哼哼啦啦~”

    忽然传来一阵稚嫩清脆的哼歌声,满是活泼与青春洋溢的少女欢快,刚刚被犬冢獠闭上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个扎着粉色马尾,嫩嫩的小萝莉提着一把比自己还高了半个身子,完全不成比例的大扫把,俏生生一步跨了进来。

    “你是谁?!居然敢跑到獠大人家里来!”

    见到院子里有人正背着身子站着,小萝莉的歌声戛然而止,一握手中的大扫把谨慎的竖到身前,凝脂小脸一沉,一双杏眼一瞪,柳眉倒竖,樱色的嘴唇上下一碰,就是恶狠狠的质问。

    “獠,还大人?!”

    犬冢獠回身,一脸神奇,小萝莉完全不认识他,可话语之间却对他很是有股难以理解的崇拜的赶脚,这就有点意思了。

    刚刚才收到了一波木叶村们的愤恨,一转头回来就忽然冒出来个小萝莉,在不明真身的情况下对自己有股崇拜,这很神奇啊。

    犬冢獠上下打量一脸凶相,像个警惕自己食物的小仓鼠似的小萝莉。

    一头樱色粉毛简单的扎成了马尾,额头光洁,柳眉杏眼,紧绷着的小脸蛋看着就嫩滑可口叫人想要伸手捏上一把,紧抿着的唇露着一抹粉红,像将要成熟,刚刚挂色的樱桃,高挺的鼻梁让人有股想伸手点一下的冲动。

    虽然看不出具体年龄,但以她稚嫩的面向来看,应该还要比自己小个几岁的样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小萝莉,但这身高都快到自己肩膀了。

    水嫩嫩的美萝莉一枚呢,将来会是个高挑的大美人哦。不过可惜了,是个粉毛。

    “你这家伙,快回答我的问题。再不说话就当你是小偷,要你好看!”

    被犬冢獠看的有些发毛,粉毛小萝莉惴惴不安了一下,随之像个扎刺的小猫,狠狠的做出凶恶的表情,左右挥舞了几下手上毫无杀伤力的大扫把。

    可惜粉毛小萝莉的威胁毫无威慑可言。

    犬冢獠不说话,嘴角一勾,漏出个邪魅狂狷的笑,居高临下的向前踏出一步。

    “你你你要干什么!这里是我们犬冢一族的聚集地,我我我不会轻易放过你这个小偷的!”

    粉毛小萝莉吓了一跳,犬冢獠身上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脚后跟磕到了门槛,才反应过来,有点色厉内荏,底气不足的发出威胁。

    “嗡~”

    忽然小粉毛的右手松开了扫把,一咬牙一抖手臂,五指握爪,指尖上明灭不定的冒出来一缕隐约可见的三角尖刺一样的查克拉。

    “你这个小偷,你别过来啊,我可是很厉害的!看到了吧,这是獠大人亲自传给我的忍术,一爪下去你就完了,还不快滚!”

    说着,小粉毛冲着犬冢獠挥舞右手,细小白嫩如春葱似的指尖上,五枚尖刺被她甩的摇摇欲坠,一副苟延残喘的模样。

    犬冢獠还是不说话,只是在小粉毛勉力用出忍术的时候眼睛一亮。

    尽管小粉毛用的很勉强,虽然凝聚出了蹴杀之术,不过看那副随着她挥手明灭不定的样子,以及渐渐从光洁额头上渗透出来的细密汗水,就能知道她连这个忍术彻底掌握都没有。

    不过作为犬冢獠亲自开发的忍术,却绝对不会认错。

    一时间,犬冢獠心中有不少感叹。

    才离开了大半年而已,想不到连犬冢一族明显还只是个在校学生的小粉毛都已经学到蹴杀之术了。

    看来除了团藏搞风搞雨,木叶在他离开,投身战场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不少值得在意关注的事情呢。

    这次回来,除了治疗白丸的伤势之外,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在意啊。这下一点也不会无聊了。

    “你这家伙,看我啊~好疼!”

    见犬冢獠在自己拿出了看家本领做威慑之后,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甚至看上去还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小粉毛顿时有种被人漠视的羞辱涌上心头,满头大汗中一咬牙,把手里的大扫把往犬冢獠一扔,挥动蹴杀之术就要给他来上一下,却不料脚下一个拌蒜,‘吧唧’一声就扑到了地上。

    萝莉扑街,吹起一地落叶。犬冢獠伸手抓住了飞来的大扫把,回过神来。

    “没事吧!”

    紧上两步蹲下,顾不上再调戏小萝莉寻开心,犬冢獠一把抓过她的右手,上面已经皮开肉绽。

    勉强施展还没有掌握的忍术,小粉毛一个失误,受伤不轻。

    “你这个小偷,坏人,放开我!”

    大大的杏眼含着盈盈的泪水,却坚强的不让流出来,小粉毛挣扎,倔强的怒视犬冢獠。

    “我不是小偷,也不是坏人。你的右手受伤很严重呢,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会彻底废掉哦。”

    犬冢獠收了邪魅狂狷,温言相告。

    “哼,废掉不要你管,快放开我!”

    小粉毛固执,挣扎的越发厉害。

    “我就是犬冢獠哦!”

    小粉毛挣扎的太厉害,一点也不配合治疗,犬冢獠无奈只得公开身份。

    “骗子,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吗!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冒充獠大人在獠大人家里行凶啦!救命啊,救命,救呜呜……”

    小粉毛心里对犬冢獠素无好感,毫不犹豫的拒绝承认犬冢獠,放开喉咙开始叫喊。

    “嘿嘿嘿嘿,小粉毛,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啊!我告诉你哦,大爷我横趟数国,杀起凶残的雾忍还有凶恶的砂忍来就跟杀鸡一样。连岩忍土影的儿子我都差点捅他个透心凉,不乖乖听话,小心一会把你扒光了洗吧干净蒸了吃掉!”

    公开身份无用,犬冢獠脸一烟,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蛋疼赶脚。白丸还没有安排好,暂时不想被打扰,只得一把捂住了小粉毛的嘴巴,然后眼睛一转,重新挂上邪魅狂狷的笑,狰狞十足的把脸凑到前去。

    犬冢獠一招见效,小粉毛果然不动了。

    “爪姐姐,我看见了,就在獠大人家里,有个可凶可凶的坏人要对千葵她,要对千葵她……快点啊,大家都快点,我们要去救千葵,千万不能让坏人得逞啊!”

    门外街道转角传来一声非常急切的叫喊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中,犬冢爪风风火火的一马当先,领着一群小萝卜头冲着犬冢獠家里跑来。

    “啊獠你要干什……啊獠?!”

    将小粉毛正面朝下摁在地上,正凑近一张邪魅狞笑的脸给她看,犬冢爪冲到门前时,犬冢獠抬头,一脸懵逼,看着犬冢爪的凶悍变作愕然,他感觉两股之间的锤子隐隐作痛。

    我不过是想要调戏一下小萝莉寻个开心,这会想给她做个治疗而已,你们这么一大群人涌过来……马丹我的形象啊!

    “啊獠,姐姐知道战场很辛苦,也基本见不到几个异性,但姐姐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你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居然,居然敢……千葵她还是个孩子啊!”

    犬冢爪惊愕然后震惊,最后都化作懊恨与愤怒,双手握爪抬起。

    看着犬冢爪的表情变化和动作,犬冢獠感觉锤子都快疼碎了。

    大姐你在说什么啊!能不能不要来的这么巧啊!还有旁边那个小萝卜头,你那种红彤彤恶狠狠,看阶级敌人一样的仇恨眼神是干啥!

    “爪,别冲动,听我说!”

    “问答无用,獠你这个犬冢一族的耻辱,受死啊!蹴杀之术!”

    “爪姐姐加油,打他,打他,干掉那个欺负千葵的坏人!”

    “加油加油,爪姐姐最厉害!”

    “简直悲剧啊~大爷我这辈子最讨厌粉毛了!”

    黄叶铺满的庭院之中,犬冢獠被犬冢爪追杀的埋头四奔,堵在门口的一群小萝卜头大呼小叫,给他们的大姐头犬冢爪加油助威。

    离开了大半年,犬冢獠回归之后,第一次与族人的见面充满了各种各样,各种意义上的欢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