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归来百像
    风依旧寒冷,只是不见了撩人的雪花。

    从风之国战场离开,越靠近木叶,便感觉越发的暖和起来。

    于靠近北方土之国的战场相比,地处东南的火之国无疑在天气方面要温和的多,何况木叶村更是在火之国的东南方,距离寒冷的北方更遥远,也就更温暖。

    一路跋涉了上千里,北国的风光已经是万里雪飘,天地素裹,而火之国东南地区尚在黄叶飘飘,只有潇潇不见风雪凄冷。

    越是靠近木叶,越是有一种从冬天走了出来,走进了秋天,把天地之威的季节变化抛在身后的时空错乱感觉。

    芳草已经枯败,落叶在风中飘零盘旋,卸下了战争重担的包袱,即使是重伤之中的人员,在看到火之国如林的树海用落叶充斥天空,也有种甚美的感觉。

    所谓乡情,无过如是。

    秋意枯黄了大地,盘旋飘零的黄叶只接苍穹。蓝天之下,只剩这迷眼的黄色连天接地,鲜明的色彩对比冲击里,满腹乡情浓郁,踩着铺满厚实黄叶的林中夹道,步步回归,队伍之中响起欢呼,骚动摇曳里,有呜咽声抽泣。

    那是喜极而泣的情感宣泄。

    犬冢獠跟阿斯玛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趴着白丸,静音寸步不离的跟随在左右,随时都注意着白丸的状态。其他几个小伙伴也在身后亦步亦趋着前进。

    呜咽抽泣响起的时候,大家心中思乡的急切与欢愉都是一滞,不用多说什么,大家都知道,他们并非不坚强,只是目光已经可以穿透稀疏的枝桠,远远看见木叶大门的尖角时,感怀爆发了。

    他们这些人是最后一批赶往战场的木叶战斗人员,而在这边伤病满盈的队伍之中,很多人已经投身在战场数年时间,根本就没有回到过木叶这个家庭之中来过。

    说是一心投身在战场上,可谁又能不在面对生死不能自决的残酷战场时,不有点思念家乡呢?

    如今终于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坚强应用的走过了战争磨砺,回归自己朝思暮想的家乡,相比战场的残酷,即将回到温暖温和的故乡,痛哭流涕也就不难理解。

    这是一种宣泄,也是数年面对战争之后,积攒下来的压力彻底的一次释放。

    所以没什么需要指责,也不应该在意。面对这种真实情感的流露,也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听着就好。

    砥砺于战争,百死余生的勇士会自己调整。

    “红,你看起来不是很开心。是不是想到了那些同届的同学。”

    阿斯玛抬着担架的前头,跟随者队伍不紧不慢的前进,犬冢獠抬着担架的后排,可以随时观察白丸的状况,于是在哭声出来的时候,他回头时,看到了小伙伴们的神情变化,只是想通关节之后,红的忧郁也没有散去,犬冢獠便跟她聊了起来。

    “嗯。大前,春田,浅草他们都牺牲了,他们没躲过守鹤的攻击,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了。跟我们一起去砂忍战场的同届一百多个人,算上我们,最后也只活下来不到一半。”

    红点头,闷闷不乐越发忧郁。

    由红这么一说,从新高兴起来的几个小伙伴也不禁从新沉默下来。就连前头看不见正面的阿斯玛也不禁顿了一下脚步。

    虽然想不起来红所说的这几个人是谁,但犬冢獠还是感觉到了几人心中的伤感。

    战争,就是这般残酷。木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新人依旧阵亡超过半数,这还是没有详细数据统计,到底于此同时有多少人失去了继续成为忍者走下去的可能。

    不过只看目前队伍之中的伤残比例,恐怕一起上战场的百多号人,最后能够全须全尾回来,继续走在忍者道路上的人员,恐怕最高不会超过三成。

    “有战争就无法避免牺牲。好在我们夺得了胜利,他们的牺牲就不会没有意义。如果还是觉得难过,就赶紧努力成长吧,只有成长到最够强大,才能够避免再出现这种让人伤心的场面。”

    尽管犬冢獠将这些不那么切身关联的牺牲看的很淡,对战争的必要付出看的很透彻,但还是尽可能的安慰小伙伴们,并且不失时机的鞭策。

    “对砂忍的战争结束了,但战斗远没有平息,战争也还在继续。不要让自己太过沉迷在伤悲。如果还是觉得难受,那就让自己变得更强,做出更多贡献,连他们的那一份也一起做了。”

    “好了,快到了,大家收敛一点。”

    灌完鸡汤,见小伙伴们的忧郁消散,木叶的标志性的大门已经在望,这个话题不宜与深入,犬冢獠便借机结束。

    已经可以透过洞开的巨大门扉看到夹道的民众在翘首以盼,众生百像之下,有欣喜,有开怀,有担忧,有踟蹰。

    犬冢獠在各种情愫洋溢的声音交错成嗡嗡的声潮中跨过了洞开的大门,本平静不波的心弦也微微的跳动了一下。

    离开了大半年的木叶,终于又回来了。

    有股熟悉带着点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将整个人包裹,担架上趴着,本来恹恹无神的白丸也有了点活跃,探出爪子勾起了一片飘过是黄叶,捧在两爪之间小心翼翼的玩弄了起来。

    风之国与砂忍的战争消息早已经传回木叶,胜利已经被宣告给众多村民。

    伤病队伍回归,亲人相见的欢呼与哭泣渐渐充斥开来,伴随着队伍越发深入木叶,越来越多的伤员见到了自己的家人亲朋。

    伤势尚算轻微的便开始炫耀自己的功绩与木叶的胜利,伤势较重,已经确认无法再继续走在忍者道路上的伤员,家人相见之后,高兴之余难免更多悲伤。

    至于那些已经确认尸骨无存或者战死沙场,只剩下处理过后的骨灰盒子跟衣物代为交托的家属们,最有一点奢望破灭之后,只有痛哭失声。

    “獠。”

    喜悦困苦交织悲痛的吵杂声浪之中,随着队伍缓慢前进,犬冢獠沉浸在忽然而来的乡情之中,精神有些放空,他的衣袖忽然被静音扯了扯。

    “嗯?!”

    回过神来,就见周围的几个小伙伴都是一脸担忧,目光沉郁。犬冢獠一怔,旋即随着目光示意四下观望。

    只见不少捧着骨灰盒或者遗物的木叶村们,哭的肝肠寸断,悲痛欲绝之中,有不少人正用愤恨的目光看他。

    在犬冢獠的目光扫过之时,有人的目光躲闪,似乎惧怕,但更多的确实越发用泪眼朦胧的愤恨死死盯着他,一副恨不能食其肉的样子。

    “妈巴子,团藏你个没py的老贼!”

    这愤恨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犬冢獠只是一圈环视下来就已经了然于心,顿时心情爆炸,想要怼死志村团藏。

    在砂忍的战场上,他犬冢獠不说战功彪炳,但真的论功排序的话也是名列前茅,何况还拼的自己五劳七伤,白丸到现在也不见有彻底好转的苗头。怎么都不应该遭人恨才对。

    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团藏搞风搞雨,犬冢獠以后就敢用脸走路。

    什么乡情乡愁乡思,犬冢獠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