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回归(这标题,有种无限流的赶脚,笑一个。)
    那天的交流之后,犬冢獠关于蛇叔放过罗砂的解释就传播了出去。

    其中有小伙伴们无意之间的散播,也有得到合情合理解释之后,兴奋又振奋,逢到有人质疑就会上去争论一番的红豆刻意为之。

    短短几天下来,因为迷糊渐渐酝酿成怨气幽灵,笼罩整个营地的阴霾便消散了大部分。

    有鉴于犬冢獠是蛇叔弟子的身份,也看在他确实有着大功劳的份上,大部分人选择了相信出自他口中的解释。

    尽管还有小部分人依旧固执的坚持己见,却已经无法再继续推动事情向不妥的泥潭滑落。

    这是最近难得的好消息。

    而另外一个也算的上是好消息的事情便是,砂忍已经派出了使者,准备跟木叶和谈。

    关于忍界大战最新的消息已经在营地里传开。岩忍对于背盟偷袭砂忍果然有着详细的安排计划。

    在第一场冬雪的夜晚同时偷袭了砂忍和木叶之后,岩忍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来了风土两国之间的防线。

    原本按照约定,偷偷运动到风之国附近,准备与砂忍合力突袭木叶的数千岩忍干掉了属于防备的砂忍,此时已经突入到了风之国腹地。

    野心勃勃,孤注一掷的砂忍看走了眼,被盟友背叛之后还倒打一耙,个中滋味的酸爽,当真是一言难尽。

    岩忍的作为,成功的取代了木叶的地位,荣耀的晋升为砂忍最大的死敌。

    为了能够全力报复这个超称职的盟友岩忍,三国混战之后,已经无力两面开战的砂忍选择跟木叶和谈。

    “所以说,砂忍出苦逼啊。”

    抚摸着沉沉睡去的白丸,犬冢獠扯了个揶揄的笑容。

    无论原著还是现在,砂忍在选择盟友这一方面貌似一直都没有什么天赋不说,只看结果的话,简直还有毒。

    选择岩忍,被人家背叛,还背后插了一刀。原著里选择蛇叔,白白被利用不说,还搭上了一个风影。

    虽然贵为五大国之一,还是国土面积最大的一个国家,可偏偏砂忍的资源确实最少的一个,而且三次忍界大战,没有一次取得胜利。

    屡战屡败,还总是不老实先要反抗的砂忍,果断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直到我爱罗这个五代上台,抱紧了太子的大腿,py交易,沦为好基友之后,砂忍才看上去日子好过了一些。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给人感觉,砂忍彻底成了木叶的跟班。

    “也许这就是不给位面之子面子的报应吧。”

    想到原著中,作为上一任位面之子的千手柱间分发尾兽的时候,初代风影烈斗,在其他几个影都沉默的前提下,敢站出来拍桌子瞪眼,直言不需要尾兽的同时,要三成总资源,多么不可一世,毫不配合。哪能料到日后的砂忍会苦逼到这种境地,犬冢獠就忍俊不禁,想要调侃。

    “烈斗还算好的了。至少人死得早,爽过之后洪水滔天也碍不着啥。千代跟海老藏可就不是一个惨字能说明白了。从烈斗时代一直失败到现在,几十年啊,也是一把辛酸泪。”

    想到烈斗,想到砂忍目前的处境,浑身轻松,思维自发的散发下,犬冢獠又不禁调侃起了千代两姐弟。

    真的是两个苦命人呢。貌似千代还是烈斗的老婆来的,算起来海老藏就是小舅子了。

    真是,真惨。

    苦的一逼。

    “獠,好消息。我们可以回村了!”

    犬冢獠正在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发散思维,自我放松,缓解战后的心情,不知火玄间掀开门帘,一步三慌的撞了进来,裂开的嘴巴里,斜斜卡着的千本都快掉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砂忍义和了,我们这些新丁跟伤员也就该回转休整了。”

    被不知火玄间掀开的门帘里卷进来一股寒风,吹的白丸一个机灵,蔫蔫的醒了过来,叫犬冢獠很不开心,掀起他打扰了白丸修养,于是也不等他继续说,一口气就把事情挑破。

    “呃……”

    看着犬冢獠一副理当如此之中带着一点嫌弃的表情,完全不给自己继续说话机会,不知火玄间兴奋之后的高涨热情直接被掐断,徒留满腔的郁闷。

    让我炫耀一下能死啊,你这个养狗的家伙!

    自从毕业之后,全方位被打击的不知火玄间,很有点想要对不配合的犬冢獠恼羞成怒的意思,简直就是有毒好不好啊你这家伙,居然连这点出彩的就会都不给留。

    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魂淡!

    “说吧,具体什么安排。”

    看不知火玄间憋气,想恼怒又踟蹰的怂样子,犬冢獠懒得废话。

    “明天重伤员第一批出发,我们这些新丁还有一些能够行动的轻伤员一起行动,负责护送。”

    兴致勃勃来炫耀,自淘了个没趣的不知火玄间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觉得哪怕是现在重伤在身的犬冢獠,动起手来也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于是有些悻悻然,低落落的如实回答。

    “我知道了。谢谢你来通知我。白丸跟我都需要休息,现在我们怕风怕冷怕吵怕寒气,你可以走了。”

    得了具体的安排,犬冢獠翻脸比翻书还快上一分。

    “獠,你这个家伙……”

    不知火玄间被噎了一下,愤愤的想要说点什么场面话,去见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白丸不怀好意的盯着他,顿感性意阑珊,灰溜溜去了。

    “好了白丸,继续睡。到晚上又要开始治疗了,你得养好精神才行。”

    不知火玄间乘兴而来败兴而去,犬冢獠用火棍挑了挑炭盆,让温度更高一些,驱散涌入的寒冷,好让白丸能够休息的更舒服一些,有更多的精力来应对晚上必不可少的治疗。

    当初冒险一搏,思虑不周之下,白丸的精神受到了重创,恢复起来很慢,很麻烦。

    “呜呜~”

    白丸舔了舔犬冢獠的手掌,重新把脑袋搭在他的腿上,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重新陷入昏睡。

    “可以回去了,看来对砂忍的战争这次是彻底结束了。”

    白丸昏睡,犬冢獠自言自语,虽然只不过是半年多一点的时间而已,但这场对砂忍的战争感觉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现在终于尘埃落定,有股重担落地的轻松,一下子舒缓了全身的疲惫,叫人好不轻松。

    只是,这轻松的感觉犬冢獠也没有让它持续太久,便将之收敛了起来。

    对砂忍的战争是结束了,但对岩忍的战争却也开始了,这是一场非常需要他去慎重对待的事情。

    而且,回到木叶之后,也还有很多想或不想,都必须要去面对的事情。

    至少团藏就是一个躲不过去的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