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为什么
    时光是最匆忙的东西,因为她永不停步。

    感觉什么都还没有干,但大半个月时间就在匆匆之间流逝了过去。

    一场三国大战带来的最直观影响已经慢慢开始消散,如同最近断断续续,时起时停的落雪,渐渐都习以为常,不在过分留意或者关注。

    重新树立起来的营地选在了一处三面环山,易守难攻的小盆地之中。

    借助着山峦的保护,依靠着大战之后残留不多的物资,木叶艰难的度过了最开始的几天,等到紧急支援赶到,优先安排了伤员之后,木叶便在这块小盆地之中重新扎下了跟脚。

    如今,大战的伤痛已经平复,秩序再次树立,除了阴霾在头顶的天空以及烦人的落雪,一切都趋于平静。

    仿佛只是从秋天跨进了深冬而已,该吃吃该睡睡。只是没有了与砂忍每日三五次,例行任务般的小规模厮杀与战斗,只剩下不停的巡逻以及休整。

    就在这幅战后的懒散迷茫之中,却有一股在悄然酝酿,伴随着重建之后体型越发巨大的战地医院之中的痛苦呻吟,渐渐如幽灵笼罩了整个营地。

    为什么不杀了风影!

    死伤满地,病号满床,一场轰轰烈烈的三国大战让木叶损失惨重。

    先是被砂忍突破了营地,紧接着又来了岩忍,虽然最后变成了三国乱战,但这场乱战的主要战场确实在木叶的营地之中。

    何况岩忍出动了一个人柱力,砂忍更是直接把守鹤整个团圆的扔了出来。

    尽管当时应变的已经足够及时,却奈何能够成为战争兵器的尾兽到底是杀伤力太过强大。

    只是人柱力汉与一尾守鹤针锋相对的第一波攻击余波,就直接让木叶的伤亡上升了一成,何论之后两者之间凶悍的连翻争斗更是殃及池鱼,将来不及撤退的部队尾巴统统震死震伤。

    对于非影级的忍者来说,尾兽的威力真的太大,即使是精英上忍,面对完全体的尾兽,在尾兽那种一举手一投足都会地动山摇的威势之中,也只能勉强逃命,保全自身。

    守鹤只是出现了短短的一段时间,所造成的杀伤就直追人柱力汉。

    岩忍作为最遭恨的一方,尚且付出了一个血继限界的高手为代价,更是留下了一地死伤才得以退走。

    为什么身为最大对手的砂忍,却在守鹤对木叶造成更为巨大的伤害之后,连一个成名的高手都没有留下?明明最后有机会除掉风影罗砂,大蛇丸大人为什么要撤退?

    大战的硝烟掩埋在厚厚风雪之下,不甘与迷惑因为得不到释怀,渐渐酝酿成了一股将欲爆发的蠢动。

    而这矛头的锋锐直直的对准了当晚下令撤退的大蛇丸。

    雪花又一次开始飘零,配合着静音给白丸做了今天的治疗,伤势还未完全治愈的犬冢獠有些气喘。

    擦了一把汗水,放任白丸蔫蔫的把脑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伸出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自己的没什么血色的脸庞,犬冢獠咳嗽了两声,一眼看过名为看护,实际上皱着眉头,一心不在焉的阿斯玛几人,心下不禁叹息了一声。

    蛇叔真是太傲了,有些脱离群众的孤高了啊。

    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当上火影呢?跟有小太阳之称的波风水门相比,除了资历,感觉完全没有半点优势啊。

    你大蛇丸是厉害啦,但你喜欢自己玩不带我们一起,那我们选火影就对不起啦,我们又不是贱人,当然要选一个愿意跟我们一起玩的呀。

    我们看波风水门就很好呀!笑起来露着八颗大白牙,多喜庆。至于大蛇丸,你就自己回你暗无天日的窝里自己玩自己去吧。

    大战之后,时间过去辣么久了,面对大家的不甘与疑惑,居然还是连个解释都木有,就这么放任迷惑变成不解,眼瞅着就要酝酿成不满爆发出来了。

    身为最高统帅的大蛇丸对放过强弩之末的罗砂不做解释,任由下面看不清真相的中低层忍者胡思乱想愤愤不平。

    即使有个别高层看穿了他的用心,大蛇丸自己都不出面解释的情况下,也是不好说什么。

    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本来是好事的事情,一点一点滑向截然相反的泥潭。

    所以说,当蛇叔的弟子真是累啊,不但身体上累,连心神上也累。不但要防备着随时可能被坑,还要操心蛇叔自己都不在乎的风评。

    “哎~”

    思及此,犬冢獠不禁叹息出声。

    既然蛇叔不想解释,他部下的高层也揣摩不来他的心思,也不好出面说什么,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是有事弟子服其劳了。

    “哎~”

    无独有偶,犬冢獠叹息出声,苦思不解的阿斯玛也巧合的只是迟了一瞬同样叹息了出来。

    犬冢獠的叹息之中满是无奈。

    阿斯玛的叹息之中同样也满是无奈。

    只是一个的无奈能够叫人听出来了只有单纯的无奈,而另一个却只听得满耳的不甘不满。

    “阿斯玛你什么意思?连你也要质疑我的老师吗!”

    还不等犬冢獠说话,红豆就像个被拔毛的小母鸡一样跳了起来,咬着牙就冲着阿斯玛开怼,一副要撕过一场的架势。

    一直孺慕老师大蛇丸的红豆,见不得旁人对蛇叔有一点不满。其他那些不那么熟悉的陌生人也就罢了,作为伙伴的阿斯玛也对蛇叔不满,这就让她决不能接受。

    “我……”

    阿斯玛张嘴,却看着气咻咻的红豆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质疑大蛇丸的话因为相互之间的友情,无法脱口而出。

    “我什么我,阿斯玛我告诉你……”

    “好啦,都不要吵了。不是都在想为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好了!”

    眼见一声叹息就要引发一场小伙伴之间撕逼内讧,众人都紧张起来,一边是不甘,一边是友情,纠结着想要阻止,却叫犬冢獠一声沉喝镇压。

    “那你说,为什么?”

    不等最应该开口询问的阿斯玛说话,气性上涌的红豆就把矛头调转,一副你说不来就怼死你这个叛徒的眼神死盯着犬冢獠不放。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不能杀啊。”

    犬冢獠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急了眼的红豆计较。

    “为什么不能杀!”

    气急的红豆追问。

    “砂忍以木叶谋害三代风影的借口发动了战争,如果我们真的干掉了四代风影罗砂,那就真的有理说不清了。干没干三代风影,到时候都成了我们干的了。“

    犬冢獠娓娓而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白丸趴的能够更舒服一点。

    伸手抚摸着白丸的脸庞,回应她的重伤久久不能回复,虚弱之中的无限依恋,犬冢獠看红豆虽然接受他的解释,却还有些固执,索性便又详细的解释起来。

    ”既然木叶敢杀四代影,为什么就不能杀三代风影?暗杀一个影的代价会将我们木叶以正义之名发动的战争完全否决的。这个牵扯就太大了。“

    ”罗砂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有恃无恐一个人留下断后。我们现在可是在同时跟另外四大忍村开战,一旦没有了正义的旗号,恐怕就要被围攻了!”

    “我们木叶哪怕再厉害,但只要不是初代目复生,就不可能挡得住四大国忍村围攻。”

    “也是基于此,师酱才会放过罗砂一马。”

    “师酱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是白来的。别一个个都把人看的太扁好不好?你们想不到的事情,就认为没有比人能够想到吗?不要让狭义禁锢自己思想可好!”

    看着倾听自己解释,眉宇之间怨气点点舒散开来,有股恍然大悟之色的伙伴,犬冢獠轻拍着白丸,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入睡,心底多少有点无奈。

    眼前的这几个年纪尚小的小伙伴,日后的成就都是一时之选,现在类比之后也已经显得很优秀,而且又经过了一场真正的大战,但还是太稚嫩了。

    居然连这一点内在的问题都没有看出来。

    现在就有点吊儿郎当劲的不知火玄间就算了,吖原著里就是个高级点的龙套,就这还是沾了木叶是主线的光。

    至于红跟红豆,一个天赋点都点在了幻术上,一个完全长歪了。想想日后红豆那副大妈的尊荣,真是不敢恭维。

    他们几个看不出来问题都好说,偏偏阿斯玛也看不出来,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作为日后可以跟公认智商代表奈良鹿丸下将棋的人物,阿斯玛的现在的表现就很叫人不开心。

    “阿斯玛,看你那副肾透支的怂样子,果然是欠调~教!”

    犬冢獠不开心,怼起人来就很奔放。

    “比起我来,你才更像不好吗!面无血色,长咳短喘,你已经不是透支,而是大亏特亏了!”

    虽然不能理解犬冢獠肾透支跟调~教这样的高级荤话,但完全不妨碍阿斯玛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反口相激也就理所当然。

    自从最近跟静音越走越近之后,阿斯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给犬冢獠好话听。相比较半年之前的相处模式,可谓是直接掉了个头,愈发向着红豆跟犬冢獠相处的方式靠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