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鸡飞蛋打一地鸟毛
    明月如磐,巨硕无伦,大的仿佛要从天上砸将下来。

    天穹罩在烟幕之下,清冷月色里,高崖烟如剪影,有通天般獠牙森白,无视了空间,刺向冻结的心腔。

    死亡如寒冰,像深渊倒灌,把呼吸凝滞。

    会死!

    只要被獠牙刺穿一定会死!

    黄土悚然,胸腹之间重创之后的伤痛已经感觉不到,悲愤于狩的死亡情绪也都烟消,每一处神经都告诉他危险,可想要挣扎,却连眼神都动弹不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死亡,滋味绝对前所未有。

    “嘭~”

    忽然感觉到一阵震动,这是除了绝望之外第二个感觉,眼前的秋月狼嚎统统扭曲不见,那根无可阻止之势穿透心脏的獠牙消失,黄土眼前的景色一阵模糊,恍惚之后,再次回到了战场。

    只是情况已经完全陷入环境之前了。

    以狩为中心,剧烈的爆炸将一大圈岩忍掀飞,黄土也未能例外。

    身上除了胸腹重创的伤痛之外,微微有些麻痹,这感觉告诉黄土,将自己炸了个尸骨无存的狩,用尽了最后的力量破解了那个刺客的幻术。

    “狩……”

    翻滚着出去了很远,黄土已经凝固的伤口再次裂开,他半跪在地上,忘记了疼痛,只怔怔的看着狩爆炸的地方,看袅袅青烟随风而去。

    身为自己要好的伙伴,血继限界的拥有者,狩居然就这么轻易又简单的死在了这场原本志在必得,也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偷袭之中。

    一时之间,黄土不能接受,懵着,怔着,好像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哪里。

    “嗷嗷嗷~~~吼吼~~~”

    金光璀璨,带着丝丝缕缕殷红的远处,忽然爆发出狂暴的野兽咆哮,震动风雪,摇动天穹。

    “可恶的红头,绝不放过你,绝对不,不~~”

    守鹤恶意滔天,怨愤如洪的不甘咆哮之中,罗砂的金字塔上破开了一个洞口,已经半尾兽化的汉狼狈的冲破了封印,头也不回的向着土之国的方向逃窜而去。

    “噗~”

    封印被破,本就中毒加有伤的罗砂顿时吐了一口血,但却在脸色一白之后,咬牙竖眉狠狠的将想要趁机脱身的守鹤重新压制了回去。

    “咳咳咳……”

    战场靠近罗砂的僻静角落,一处不知从何而来的深坑之中,犬冢獠捂着嘴闷闷的咳嗽了一串,脸色有些不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罗砂,似乎还在伺机而动。

    在他的脚下,白丸半坐半趴,神色萎靡,昏沉的仿佛随时都能睡去一样。

    这次偷袭,为了一尽全功,犬冢獠偷袭了狩,白丸冒险将需要协力的幻术月王协鸣独自发动,期望能够为犬冢獠争取到片刻时间,好将黄土一并解决掉。

    然而狩毕竟是血继限界拥有者,而且还超越了普遍意义上的忍者境界,正走在迈向影级的道路上,纵然被犬冢獠偷袭,不但挨刀还负距离挨了一计雷遁,却仍然有压箱底的招数。

    就在犬冢獠认为狩已经是个死人,正要动手除掉陷入白丸幻术的黄土之时,狩毫无征兆的爆炸了。

    爆炸产生的破坏力全部分流给了他跟白丸,至于黄土以及周围一群都陷入了幻术的岩忍,反倒被掀的滚了出去。

    白丸本来就是勉力发动的幻术,被自爆的狩挣脱就罢了,还被彻底打断,精神顿时就遭受到了重创。

    而相比白丸,完全没有意料到狩这个高级龙套还能绝地爆发的犬冢獠,毫无戒备之下,生受了这次意外变故,虽然最后挺了过来,却也是五劳七伤。

    “妈蛋,岩忍的家伙都是信绿教的吗?一个个动不动就玩自爆。”

    眼睁睁看着罗砂憋着一口气,拼着重伤将守鹤重新封印,伺机在侧,本想捣乱的犬冢獠却只是稍微催动雷遁,就感觉浑身有股撕裂的疼痛彻心扉,不禁愤愤然骂了起来。

    终日打雁,今天倒是叫雁啄瞎了眼。

    “真是大意了。”

    目送罗砂将守鹤封印,脚步虚浮的把金字塔化成一个坛子拎走,犬冢獠有心上去来上一下,却心有余力不足,只能愤愤之后转为自责。

    “这场仗打到这份上,也是到尾声了。”

    罗砂一步一踱,带着些踉跄,提着封印守鹤的坛子重新回归了砂忍的队伍,犬冢獠看着蠢蠢欲动却像估计着什么的样子,在回头瞅了一眼已经惊愕大于愤恨的岩忍,叹息了一声,伺机无望之后,心里一口气泄去,顿时就软了下来。

    罗砂的情况很不好,没有了战斗余波扫荡,风雪呼啸着将他淹没,让他每一步前行都看上去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风影大人威武!”

    “罗砂大人无敌!”

    “砂忍必胜,必胜,必胜!”

    只是已经绝望的砂忍见到他以一敌二,出手只一招就封印了守鹤的同时,还吓的先前杀神一样纵横无敌的汉逃之夭夭,顿时就像找到依靠,有股绝地反生的感觉,心间一口恶气统统化作喧天的欢呼声。

    “千代长老,海老藏长老,请带着我们风之国英勇的战士撤退吧。”

    把手里的坛子交给担忧着前来探看的马基,罗砂赛雪欺霜般刷白的脸庞木着,看不出表情,宛如被风雪冻僵。

    他的话,在砂忍喧嚣的欢呼中,比如刀的朔风还利,比漫天的大雪还冷,将人浇了个透心凉。

    欢呼喧哗戛然而止。

    “我们走。大蛇丸你别拦着,否则我就直接再把守鹤放出来!”

    千代阴沉着,却毫不拖泥带水,用牛头傀儡逼开大蛇丸,一个飞身从马基手中夺过了坛子,恶狠狠瞪着紧随而至但已经有些喘息的大蛇丸。

    连续大战砂忍一家跟千代姐弟,即使强如大蛇丸,鏖战了大半夜之后,也不免疲乏了。

    千代的威胁让大蛇丸停步,不敢轻举妄动的同时,终于有了点空隙好好观察了一番战场的形势,然后他便沉默下去,不发一言,只用一双蛇瞳幽幽盯着岩忍。

    失去了汉,狩也阵亡,黄土重伤并在精神上受到打击,原本计划好好的岩忍也不得不退却。

    表面上看去,经过了大半夜混战之后,木叶终于重新取得了战场上的优势和主动权,然而大蛇丸却只看着砂忍在千代跟海老藏的指挥下带着不甘还有迷惑,井然有序的退去。

    砂忍退却,有着千代姐弟两个长老的指挥,他们比已经失神加重伤,已经无法行驶,也无心行驶权利的黄土带领的岩忍好得多,也走的更快。

    风雪弥漫的昏沉中,砂忍像潮水,从四面八方重新汇聚会了已经残破的桔梗山城,然后又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向着风之国深处退去。

    “木叶忍者,就此止步,不许追击。”

    岩忍跑了,木叶追了上去。现在砂忍也要跑,木叶当然不愿意就此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但却叫大蛇丸挥手制止。

    “大蛇丸,这次是我们砂忍失败了。”

    涩声嘶哑,罗砂的声音如同生锈的铁片在摩擦,直到所有砂忍都退走,一干二净的没留下半个影子,脸上已经见不着半点血色的他才挤压着喉咙开口,声调平淡的像死水。

    “呵~”

    大蛇丸轻笑,不管木叶忍者的不甘跟迷惑,深深瞅了孤身一人留下的罗砂,转身就走。

    “撤退。”

    摆手,朔风呼啸,暴雪凄迷,大蛇丸已经走远。

    岩忍逃了,砂忍退了,木叶也走了。

    好一场变故横生,高.潮迭起的三国大战有一个海啸冲天般的开始,却结束的有些匆忙而叫人难以理解。

    到底是谁赢谁输了?

    岩忍折了一个血继限界高手,五尾人柱力被赶跑,指挥者黄土重伤,本打算将木叶跟砂忍一网打尽,却落了个灰溜溜仓皇逃窜。

    砂忍虽然没有折损成名人物,但因为岩忍的背叛,以及中间守鹤的布置出现差错,中下层损失惨重,精兵政策下消耗不起,也只得退走。

    而木叶,似乎看上去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也叫大蛇丸莫名其妙的带着撤退,仿佛他根本就不敢对已经强弩之末,还孤身留下的风影罗砂动手。

    一切都结束的太快,一如它来的那么莫名。

    轰鸣消失,厮杀不在,朔风凝结了战场残存的血继,扫除了浓重的血腥。

    缭乱的暴雪降落,昏沉的夜幕下,一切残骸与狼藉都被掩盖。

    等这一夜过去,大地白茫茫一片,干干净净的,会看不出半点今夜曾满地鸡毛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