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镇压
    “噗~迪达拉这个小破孩这是要上天啊。”

    带着白丸早早的隐在安全的地方,看着守鹤一出现就大发神威震慑全场,与五尾人柱力针锋相对,正在感慨尾兽不愧是对军级别的大规模杀伤性战争兵器,就见迪达拉没头没脑的突然乱入,犬冢獠不禁嘴巴一抽。

    知道你是个争强好胜的单纯孩子,但干了你一回的敌人我在这里好不好,你跑去正面刚一个完全体尾兽和一个人柱力,迪达拉你的心到底有多大啊。

    我能说什么?不愧是一言不合就自爆的脑抽么?

    两天平大野木,黄土,赤土,烟土各种土,加上迪达拉,对了还有那个爆破部队的血继限界狩,岩忍除了团结,一个两个都尼玛是脑残,没几个正常货色。

    出尔反尔的土影大野木,乐天派的整个就像个大号傻子的赤土,能喷出速干水泥跟沥青黏液的烟土,形销骨立像个瘾君子的狩,终极绝招是拉着人一起死的自爆的迪达拉,除了黄土还算正常一些,岩忍就没几个不能吐槽的人。

    或许也就是因为正常吧,所以黄土到老没能成为土影,直接让自家女儿逆袭了,简直悲催。

    虽然说整个火影世界,只有处于大野木掌控下的岩忍做事才符合一个普遍意义上的忍者定义,但并不妨碍犬冢獠想要吐槽的心。

    偷袭,毁约,雇佣恐怖组织成员,岩忍行事,一点都没有火影世界忍者就是要正面刚正面的光明正大气魄。

    或许这就是大野木从战国时代生存过来的习惯在影响着岩忍吧。

    不过还是觉得太尼玛猥琐了,改变火影未来局势,造就了六道带土以及宇智波斑复生,间接复活大筒木辉夜这个最终boss的诱因也是源于岩忍的一场偷袭。

    所以说提莫必须……不对,是岩忍必须死。

    火影世界五大国五大忍村,木叶出热血笨蛋,砂忍出苦逼,云忍出狂人,雾忍出龙套,岩忍啥都不出,就出猥琐。

    亮眼的爆炸白光之中,远远袭来的强风吹动犬冢獠的头发,他默默的吐槽一阵,抽了个机会,与白丸变作岩忍的模样,趁着混乱混进了乱糟糟的岩忍队伍之中。

    正所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双重标准之下,犬冢獠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作为比起岩忍来更加猥琐不堪。

    也许我们可以美其名曰:这是智慧。

    “去死去死去死吧怪物!”

    “轰轰轰轰~~~”

    木叶的营地经过守鹤的一发练空弹,又接上了迪达拉的一发爆炸,早已经坑坑洼洼不成样子,连营垒也都成了残檐断壁,迪达拉真身出现,骑着一只急速又灵活的飞鸟,没头没脑的向守鹤跟汉投掷炸弹。

    “可恶的小虫子,宰了你!”

    惨白色的黏土蜘蛛、蜈蚣、飞鸟落雨一样炸在守鹤巨大的身躯上,冒起一阵烟雾之后,对守鹤毫发无伤,却搞得他心烦意乱,一边还要对付展开了全力的汉,无暇分身之下,不禁气急咆哮。

    “哈哈,有本事来抓我啊!蠢货!”

    迪达拉志得意满得意洋洋,驾驭着飞鸟环环围绕着守鹤不停轰炸。

    地面上,汉的体积相对于守鹤来说太过渺小,迪达拉胡乱投掷的爆炸黏土统统都有守鹤背锅,他的身上不断的喷射蒸汽,灵活的纵跃之间避开了守鹤的爪牙,拳脚攻出如骤雨,打的不甚灵活的守鹤身上飞沙乱爆,节节败退。

    然而即使守鹤被迪达拉骚扰的不堪烦扰,被汉拳拳到肉打的不住后退,却没有任何人想要上去加入围攻。

    “咚~咚~”

    守鹤每退一步,就像山峦跳动,砸的大地都在震动,地上的散碎狼藉不停的跳动。巨大的尾巴一扫,就在地上留下一道百米的沟壑。

    他虽然因为体型,比较迪达拉跟汉看上去笨拙,但一行一动都有着让人莫可匹敌的威力。

    也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迪达拉仰仗着能飞,敢于撩拨虎须,趁着守鹤全力应对汉的牵制,没头没脑还乐此不疲的用爆炸给守鹤瘙痒痒。

    殊不知,他除了让守鹤心烦意乱,不能全力对付汉之外,就是个恼人的小苍蝇,抽出手了一巴掌就能拍死的那种。

    两人一兽,一个人柱力,一只尾兽,加上一个白痴,酣战着杀成一团,彻底的摧毁了木叶的营地,渐渐向着桔梗山的方向杀了过去。

    木叶营地已经夷为平地,原本充斥厮杀的人员逃散撤离,已经没有继续破坏的价值,汉有意的将守鹤推向了砂忍。

    只要再打破桔梗山城,木叶与砂忍都将是无险可守,即使还要再继续战斗下去,岩忍的优势也将越发明显。

    “看看加流**的好事!罗砂,还不快去阻止他们!”

    千代带着弟弟海老藏,趁着木叶撤退的慌乱脱身,眼见汉有意将守鹤推向桔梗山,气急败坏的接手了与大蛇丸的战斗。

    虽然同是影级高手,但千代更加的偏向于对军,在克制守鹤方面大大不如操纵砂金的罗砂。

    罗砂脸色白中发烟,嘴角带着血迹,胸膛的衣服也破开了一个洞口,正有一丝丝的烟红带着腥臭的血流出,看上去狼狈又情况很不好。

    面对千代的斥责,他没有说话,沉着脸掏出来一把解毒药胡乱的塞进嘴里,控制砂金腾空而起,向着越发靠近桔梗山的守鹤杀了过去。

    “我认得你,砂忍风影!来得正好,送你跟下面那两个怪物一起升……”

    正炸守鹤炸的欢乐,肆无忌惮之下迪达拉彻底膨胀,见到罗砂带着金色浪涛飞天而来,大言不惭的想要来一发大的,却话都没说完,就见罗砂身后的砂金浪涛中分出一股,化作长棍,将他连人带鸟一棍子抽飞。

    “噗啊~可恶~”

    一天之内,连续品味了两次球类的待遇,除了迪达拉也是没谁了。

    “你们两个,都该死!”

    “嗡——”

    拍苍蝇一样抽飞迪达拉,罗砂飞临到守鹤与汉的上空,面沉如水,一身煞气,不多二话,操纵着砂金铺开,天盖一样向下压去。

    “是你这个红头发的混蛋,我记得你,阻止我出来的家伙,宰了你!”

    守鹤咆哮,尖薄的声音刺耳锐利,见到罗砂的第一时间奋起一脚踩住了汉,伸爪跳起来直抓。

    “噗嗤~”

    裹着锐利之风的守鹤一爪穿破了盖落的砂金,恨不能一爪将罗砂抓爆。

    “秘术—罗摩禁封之术!”

    劲风扑面,罗砂不觉,手结忍印,盖落的砂金折叠向下,形如金字塔,将守鹤跟刚刚钻出地面的汉一同罩了进去。

    “吼~”

    砂金形成的金字塔罩下,有别样的气息猛烈刺激守鹤跟汉的神经,一人一兽不约而同的发出咆哮。

    守鹤的穿破了砂金的手臂被直接切断,轰然落地。笼罩在金字塔之下的汉解放了尾兽,开始失去人形。

    金字塔的表面开始出现血红色的符文,一人一兽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同时爆发。

    “那是专门针对尾兽的封印,不能让他得逞,狩!”

    已经重整了队伍的黄土色变,身为土影的儿子,他可不会觉得罗砂以一敌二太过自大,一眼就看出了其中隐藏的内涵,顾不得自身安危,急忙吩咐,想要阻止罗砂封印尾兽。

    “那种危险,不分敌我的东西,被镇压不是很好嘛?想过去先拿命来吧!”

    “噗嗤~”

    有声幽幽的话响起,就在狩接到命令,准备前往支援汉,打破罗砂封印之时,他身旁的一个岩忍忽然拿着苦无从背后捅进了他的胸膛。

    “呃~你……”

    狩惊愕,凸起了眼睛,艰难的回头,正看见一个貌似眼熟的岩忍挂着笑容。

    “嗞啦~”

    雷光闪耀,如流水顺着手臂直入狩的体内,那个岩忍搅动着已经刺入他身体的苦无,还不放心的释放了雷遁。

    “狩~杀了你!”

    变起突兀,黄土愕然惊呼,挥拳打向偷袭岩忍的脑袋。

    “嗷呜~”

    就此刻,远方罗砂封印尾兽的金字塔金光璀璨,岩忍的重重护卫之中爆遁血继的忍者狩被袭杀,黄土愤然暴起,他的耳畔响起一声悠远,被飞雪更苍凉的悠长狼嚎。

    恍惚的,昏沉天际消失,暴雪泯灭,有秋夜长天寂寥,一轮圆月映入眼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