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尾兽(求收藏)
    “姐姐……快走!”

    横空的匹练血色中,夜叉丸脸白胜雪,他深深看了一眼加流罗,哑声嘶喊,强行扭转了身躯,迎面冲向了汉。

    “咻咻咻~”

    夜叉丸横空飞过,地面上,残肢碎骸的掩埋下,无主的兵刃纷纷飞起,在他的身边环绕成星环,继而眼花缭乱的组合成威力巨大的凶器攒射而出,向着已经有所察觉,双眸中杀机煞气狰狞的汉杀了过去。

    生还无望,夜叉丸不想牵连姐姐,准备与汉做绝命一博。

    “不要!”

    夜叉丸的决绝入眼,加流罗再次尖叫,但却除了凄厉之外,更多了几分愤恨与毅然,她一把扯过背上的巨扇打开,猛地向着汉扔了出去,双手翻飞结印。

    “加流罗,你在干什么?不要胡来!”

    虽然不能脱身,但是牢牢压制着对手的千代也瞅见了这场变故,无法救援之下,只见加流罗有不管不顾的毅然决然,当即高声急呼。

    然则千代的制止还是迟了半步。

    完全张开的三星巨扇被加流罗全力掷出,卷过一阵狂风,间不容发之间已经追上了夜叉丸,在撞上他的瞬间爆发一团强风,将他撞的斜斜飞了出去,偏离了冲向汉的方向。

    巨扇爆发强风,撞开夜叉丸之后,带着强力旋转的巨大风刃一折,直取已经防备完毕锁定目标的汉。

    “污—”

    蒸汽喷射,面对切破长空飞来的巨扇,汉毫无惧意,硕大的右拳擂出,悍然迎击,同时更没有放过再次吐血斜飞开去的夜叉丸。

    “吭~”

    汉喷着蒸汽的拳头与切割天宇的巨扇相击,发出一声金铁撞击的巨大金鸣,瞬间扫过八方。继而转瞬的僵持之后,看上去威力无穷,能够切破一切的巨扇风刃便以更快的速度崩飞了出去。

    “呃啊~”

    巨扇崩飞,所过之处血雨腥风,惨叫更浓郁了死亡篇章。

    影级的力量对于普通的忍者来说,差距太过于悬殊,可谓擦着就伤,磕着就死,绝无幸免。

    “通灵之术!”

    这一阵兔起鹘落的变化都在短短的电光火石之间,一拳崩飞了巨扇的汉正要跃起将夜叉丸赶尽杀绝,加流罗的忍印在这一点转瞬时间里已经完成。

    一个窄底扁肚,小半人高的坛子被加流罗通灵了出来,向着汉的脑袋砸了过去。

    “啪啦~”

    瓦坛砸落,汉想也不想,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挥出,将之打了个粉碎。

    “所有砂忍听令,全部退出木叶营地,全部,立刻马上!加流罗,你要对此负责~”

    千代瞪大了一双眼睛,目光里惊骇带着怒火,她尖锐着嗓音咆哮,发力破开了围堵,头也不回的往木叶营地之外冲去,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恐怖让她忌惮。

    千代的咆哮传开,正在酣战厮杀的砂忍们一愣,但基于千代多年的威严,还是开始努力脱离战斗,准备撤退。

    然而更多的人却是迷惑不解。尽管砂忍是落在下风,但是三方混战了大半夜也没见到谁压倒谁,只是岩忍有汉这个高手无人阻止,占据了上风而已,为何千代却惊惶着宣布撤退了?

    正在满头雾水的时候,被汉打破的坛子给了答案。

    “岩忍撤退!”

    汉停止了追击夜叉丸,任由加流罗一个加速的俯冲将之救走,黄土看着天上破碎开来的坛子里爆开铺天般的黄沙,重伤惨白的脸色愈发凄白,在狩的搀扶下,咬了咬牙同样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呜哈哈哈,老子终于出来啦!”

    弥天般铺开的黄沙在尖薄,震动风雪的喜悦声中回流凝聚,不详的气息开始充塞天地。

    “是尾兽,所有人撤出营地,快快快!”

    还在追击千代的宇智波富岳在尾兽铺天盖地的不详气息弥散的时刻,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了情况,顾不得再追杀,一双写轮眼盯着高天上急速回流凝聚的黄沙,高声急呼。

    之前汉纵横无敌的时候,宇智波富岳就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现在加流罗又放出了砂忍的尾兽,两者相见,必然是一场大战,木叶营地已经不能再呆了。

    尽管还没有见过尾兽的威力,但古老传承的家族历史,依旧让宇智波富岳对这种世间只有九只的可怕战争兵器知之甚详。

    那九只怪物,无论哪一只,对人来说都是可怕的灾难。

    “刚出来就见到了讨厌的家伙啊。五尾你这个白痴,居然被人类封印了,那就干掉你好了!至于砂忍的家伙们,老子绝不放过你们!”

    铺天黄沙回流,凝聚成一只山峦般巨大的狸猫,长长的尾巴竖起,看上去简直比桔梗山还要高出一大截,浑身遍布的紫纹充斥迷人神智的不详。

    “风遁—练空连弹!”

    山峦巨兽从天砸落,双手接连向圆鼓鼓的肚皮一锤,张嘴吐出两颗肉眼可见的巨大风团,一颗飞向了桔梗山上的砂忍营地,一颗砸向了严阵以待的汉。

    “呜嗡——”

    风团破空,冲向桔梗山的那一颗撞入漫天雪幕之中,冲开一条真空回廊,砸向汉的一颗还未落地,风压就已经将大地震动,掀起残肢断臂,卷起残破兵刃横扫四方。

    风压掀飞的尸骸残肢漫射,夹杂着被激射的残破兵刃击中的惨叫声,来不及撤出营地的殿后忍者,无论是砂忍还是岩忍,亦或者木叶的忍者,统统惊呼惨叫着被吹飞。

    “区区一尾守鹤!”

    临头而来的练空弹还未降临,大地上的狼藉已经被一扫而空,地面表皮被掀起,风压在裸露的黄土上割出交错的细密切痕,汉的斗笠被掀飞,头发在猎猎作响,噼啪着抽打脸颊,他面沉如水带着不屑,一个屈身之后,迎着练空弹悍然跃起。

    “污污——”

    如箭的蒸汽喷射,汉迎着足有他十个大的练空弹一拳擂出。

    “嘭~嘭——”

    第一声响,汉的拳头打爆了空气,第二声响,不成比例的拳头与练空弹悍然相击。

    “轰——”

    一刹那相持的静止之后,滚雷般的轰鸣炸裂,轰隆隆仿佛雷神的车马践踏苍穹,漫天的雪幕都缭乱,朔风也静止。

    “轰——”

    远方的桔梗山方向,仅仅迟了一瞬,同时传来一声轰响,循着声音去看,只见璀璨的金沙在乱飞。

    充斥了听觉的轰鸣里,有暴风席卷着难以睁眼的迷乱,天穹在震动,大地在摇晃。

    “混蛋混蛋混蛋,都给我去死吧!”

    轰鸣震动苍空,风暴缭乱,肆虐天地,一片风雨飘摇之中,有一只白色的飞龙从远天一头扎进了这方众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狂暴之中。

    迪达拉驾驭着他的黏土飞龙,笔直的冲到了风暴的中心,飞龙与人同时迅猛的膨胀。

    “c2c3,组合忍术,十八号飞龙,炸死你们这些混蛋,喝!”

    “轰——”

    一道极光亮起,已经膨胀的不成形状的迪达拉跟他的巨龙爆炸,比轰雷更为响亮的巨响让听觉麻痹,穿云破土的极光如剑,刺破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