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我有自己的战斗方式
    “夜叉丸!”

    刮骨朔风的暴雪声中,大蛇丸击破风影的金沙声急促绵密,眼睁睁看见相依为命的弟弟被雷光击飞,生死不知。加流罗的尖叫声撕心裂肺。

    “我要你死——”

    竭嘶底里的尖叫入耳如同针尖扎穿了耳膜,刺的神经作痛,加流罗疯狂的第三次强行转变自己的黄沙,变作遮天的巨掌抓握犬冢獠。

    再冷静睿智的人,只要还不是无情无欲的圣人,就无法漠视至亲惨遭生死之变。

    何况,除了自幼一同研究黄沙之术,一起接受三代风影教导,青梅竹马的丈夫罗砂之外,残酷的忍界大战已经夺走了加流罗所有的亲人,只剩下仅有的一个同胞血缘的弟弟。

    眼睁睁看着硕果仅存,相依为命二十多年的弟弟在眼前遭变生死,救援不及的加流罗崩溃,如同天性一般的温柔都化作疯狂,誓要与犬冢獠不死不休。

    再三逆转黄沙的形态,还没有将操纵黄沙做到如同丈夫那般深植血脉,形成血继限界的加流罗吐出一口逆血,却不管不顾,对自己的伤势漠然无睹,赤红着双眼,操持着前所未有巨大的黄沙巨手抓爆空间,誓要将犬冢獠捏成血糜。

    天幕一般抓握而来的黄沙巨手凝固了空气,连流风都冻结,精于雷遁的犬冢獠感觉到了一股如同夜叉丸身上的磁力将他束缚住定在当空,不能移动。

    “嘁~”

    活化的长发扫开了黄沙长枪与苦无,面对事关血缘胞弟生死竭嘶底里的加流罗,动弹不能的犬冢獠撇了撇嘴,没有点滴恐慌与惧怕。

    肉虫一样在地上爬了大半夜,忍受大地的刺骨冰寒,冒着暴雪朔风,敢于悍然插手影上大战,犬冢獠早就有完备的计划,绝非头脑一热,或者拼死一搏。

    只是对温柔着如同天性,此刻切肤之痛骤然变脸,完全就是恶鬼索命的加流罗,犬冢獠微微失望之余有些不屑。

    果然,人这种生物,从来都是主观的在判断一切,加流罗的温柔即使深刻的犹如天性,但涉及到夜叉丸这个弟弟的时候,依旧没能忍住心态彻底崩坏。

    各为其主也好,龙有逆鳞也罢,看加流罗恶鬼变身,犬冢獠不是想指责什么,只是单纯的对人性的自私有些鄙弃罢了。

    本以为加流罗会是个圣母,但事关血亲生死,也无怪会崩溃变身,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转变。

    事不关己,不涉切身利益之时,都可以高谈阔论,爱心泛滥,可一旦自身受到波及,就勃然色变,心态极端转换。

    这种做派才是犬冢獠真正不屑的根本所在,世间你我皆常人,能够持身清明便是活的通达。

    只有欧皇才会闲的蛋疼去做什么白痴圣母。异世界也不存在这些东西的生存土壤。

    “啪~”

    黄沙巨手拳握,发出震动,崩的凝聚它的黄沙都散碎开来,可见加流罗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可惜她却阴然色变,因为含怒的绝杀一击没有感觉到半点血肉存在。

    丝丝缕缕被拳握的黄沙巨手捏碎的烟气冒出,散乱在朔风之中,犬冢獠早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在加流罗色变的感应之中,巨手抓握之后,连一块替身术的置换物也不存在。

    远处亮起雷光,犬冢獠已经利用通灵术骑在了白丸身上,破空而去,直奔夜叉丸消失的雪幕深处。

    加流罗的脸色再变,尖叫一声,催动黄沙飞空激冲。

    犬冢獠的动作让加流罗的心猛然一跳,一股奢望罩上心头,夜叉丸可能还活着,绝对不能让他赶尽杀绝。

    关心则乱,已经失了方寸的加流罗被犬冢獠牵着鼻子远离战斗,彻底忘记了还在独自奋斗的丈夫。

    驾驭着白丸,缭绕着雷光,犬冢獠奔行如电,破开了风雪,直取生死不知的夜叉丸,在加流罗紧追不舍的愤恨与威胁之下,一把捞起已经重伤昏迷的夜叉丸,掉头就往木叶营地奔去。

    追逃之间,犬冢獠掐着夜叉丸的脖子俯身在白丸背上,合力将雷遁催动到极限,却依旧不能抛开飞空而来,心急如焚的加流罗。

    实际上,犬冢獠也没想过要跑,打了人,装完逼就跑,那是俗人才干的事情,要算计人,就要算计到他生无可恋才算本事。所以他故意若即若离的让加流罗追了上来,将她带离了罗砂身边。

    相信没有了这对姐弟辅佐,罗砂根本不可能是蛇叔的对手,哪怕他是风影,但蛇叔也不差,何况还比他更多吃了几年大米饭。

    大米饭,越吃越能干么。

    风之国砂忍村,喝风吃土,穷苦出身的罗砂,怎么比得过厚积薄发,营养丰富,身大力不亏的蛇叔呢。

    而且,砂忍村现在被岩忍背叛,又是孤注一掷,个个高层与高手还在各自为战,虽然急切,却没有一点竭嘶底里的苗头,犬冢獠可不认为,身为五大忍村的砂忍就没有一点点更多的准备。

    就让我来试试看,你们的还有什么王牌藏着掖着等着最后翻盘。

    雷光电闪,几个即使还带着一个累赘,也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犬冢獠便骑着白丸冲破了风雪,从桔梗山上冲了下来,撞进了混乱的木叶大营。

    身后加流罗已经疯狂到声神具狰,没有多余的闲暇打量形式,跃过残破焦烟,还燃烧着火光的营垒,犬冢獠直接瞅准了汉所在的方位,爆出更加浓郁的雷光,闪电而去,挺身之后挥舞着千鸟锐抢,不管是哪一方的忍者直接扫开,勇往直前。

    已经有些稀疏,但依旧拥挤的人潮被劈开,犬冢獠骑着白丸一马当先,身后加流罗披头散发,形容恶鬼,带着铺天的黄沙飞空追击,这一对忽然声势浩大闯入战场的敌人吸引了很多目光。

    “老师!”

    已经将阿斯玛几人压制,正在谋取终结的马基看到加流罗,当即惊呼一声,顾不上再一尽全功,瞅准了老师在疯狂追击犬冢獠,回头就冲了出去。

    “呼~那是獠,他要干什么?”

    被马基好不留恋,就在在眼见就能绝杀的前一刻撇下,几人之中战力最高,一直正面与马基战斗的阿斯玛顾不上沮丧,大喘了一口气后,循着马基的身影看到了正冲着汉奔去了獠,迷惑产生的同时,心中一紧。

    汉的凶威他们早已经深刻的见识,污力傍身,狂野无双,一拳擂出就是大地崩碎,人影爆飞,一步迈出,蒸汽喷发就能扫平一片,纵横之间,无可抗手。

    犬冢獠虽然厉害,却跟汉相比差的太远太远,远的恐怕不比经不起汉一拳一脚,四分五裂死无全尸的枉死鬼强上多少。

    何况看他还在被砂忍的加流罗追杀,冲到汉身前难道是要以一敌二自寻死路不成?

    影影绰绰中看不真切,已经疲累的只剩大口喘息力气的其他小伙伴脸上担忧,心有余力不足,只求一向智慧过人的犬冢獠不会头脑发热。

    事实上犬冢獠又怎么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虽然对自己也狠,有一股愣头青般不服气的拼搏劲头,但更多的依旧是谋定而后动的智慧。

    就在汉将目光锁定在冲击而来的犬冢獠身上时,他驾驭着白丸散去雷光,猛地一个弧形转弯,举起手中昏迷不醒的夜叉丸,一把拔出了一直插在夜叉丸胸膛的雷刀,然后在夜叉丸痛醒过来的虚弱惨叫声中,将夜叉丸扔向了汉。

    “不——”

    加流罗的尖叫犹如杜鹃啼血,夜叉丸喷出的鲜血横空宛如血色匹练。

    犬冢獠翻身从白丸身上滚落,寻了个凹坑滚了进去,然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白丸也在烟雾之中变身,几个穿插之后,混入了人潮之中,不见踪影。

    ………………………………正文到此结束的分割………………………………

    ps:关于吐槽圣母,最近看脚盆鸡跟棒子还有欧婊指责咱们没同情心,还有普鲁士铁娘子竞选,坚决不承认关于当年难民处理问题的错误,以及普鲁士广大吃瓜群众还特么高民意支持有感。我只想说,我不是没有爱心,但这丝毫不能阻止我一边高兴,一边给脚盆鸡当年海淹之后捐款。嗯当初正求学,捐了五十还是一百来着,半个月的零花钱呢,只记得都吃不起玉米肠了。所以说,十个圣母九个婊,还有一个坐地吸土,就酱紫。至于烟夜里的一点光明所说的书,在下前去取经了,怎么说呢,一比一的点推比看的在下直流口水啊。好了,不扯,老实说,类似的那种风格,小文曾经尝试过,也是火影同人,叫做(火影之藏雪。如果十年前有人看过的话,请轻拍。),可惜真的写起来太磨人了,最后可耻的匿了,现在我要做一个欢乐的逗比,酱紫。最后,求票,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