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变数
    朔风终于徘徊成了风暴,鹅毛大雪也变成了灾难,冷意开始钢针般刺骨,血腥味道随风直上苍穹,久久潜伏之后,犬冢獠瞅到了一个机会。

    无声无息的,他幽灵一样蹿了出去。

    鹅毛大雪在暴风中翻飞,抽打在脸上除了冰冷还有丝丝细微痛楚。

    罗砂的金沙将昏沉天空渲染成一片金黄,加流罗与弟弟夜叉丸的同时操纵的黄沙如同浪流铺开在天上,时而是枪,时而化作巨掌,舞动之间排开了朔风与飞雪。

    四人大战的空间之中,只有黄沙与金黄纵横闪烁,即使朔风吹拂的犹如风暴,柳絮鹅毛般飘雪如鞭,也不能侵入分毫,只在战场之外围观,呼啸来去着屡次冲击不得寸进。

    加流罗加上自己的同胞弟弟夜叉丸,两人协力操纵黄沙,看上去隐约的有了影的力量,虽然这力量时而影级时而跌落,不是很稳定,但配合着罗砂,还是死死的缠住了大蛇丸。

    只不过场面看上去有些搞笑,风之国的风影夫妇一家,无论是黄沙也罢,金沙也好,居然都被大蛇丸举重若轻,信手拈来的风遁打了个旗鼓相当。

    作为以风为名的国家里最高武力称号的获得者,罗砂这个风影玩弄金沙驾轻就熟,却偏偏被自己的敌人用风遁打的缠斗有余,进取不足。

    不得不说,这倒是个绝妙的讽刺。

    四人之间的局面在开战之处就在僵持,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焦急就越发累计,但因为都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之辈,越是焦急便越是沉稳。

    局面虽然偶有因为一方的爆发而失衡,却又很快被重新扳平,谁也奈何不得谁。

    挥手直接招来风刃,将加流罗姐弟合力的黄沙举手切破,大蛇丸神色沉着,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战线最高统领的权责,一心都琢么这怎么才能收拾了对面的风影一家。

    本就相知相恋,亲缘加上血缘,罗砂三人之间的默契无需多言,分开来时,谁也不是大蛇丸的对手,合力之后就战了个五五开。

    如果没有意外能够打破这个僵局,这场战斗只有持续到有一方力竭,才有可能分出胜负,决下生死。

    只是他们已经打了很久,从天色方烟战到大雪纷飞,一直在防备可能出现的意外变数,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随着战斗时间持续,心中焦急积累,也就慢慢的放松了这种似乎没有意义的戒备。

    或许说这种放松是有权衡之后,为了更快的倾力打破僵持做出的抉择才对。

    不过世事总是如此,在意料之外亦或放下警戒的时刻,变数就骤然而至。

    大蛇丸的风刃撕碎了黄沙,罗砂从侧方携着摧残金沙攻至,想要攻敌必救围魏救赵。加流罗挥手以已经习惯的节奏操控着黄沙在弟弟面前形成护盾。

    侧方有罗砂进攻,前方有沙盾阻隔,夜叉丸的身影被遮挡不可再见,就连大蛇丸都认为又是一次无功而返,已经准备应变的时候,变数出现了。

    “夜叉丸小心!”

    加流罗惊呼,砂之盾还未完全形成便**纵着崩散来开,化作一蓬沙雾,仓促的凝聚成千本向着白茫茫分界线般的雪幕中攒射而去。

    夜叉丸已经趁着砂之盾阻断了大蛇丸视线的机会,熟练的借助姐姐的黄沙为踏脚,拔空而起,改变了自己的方位,就在他人入天空的这一刻,有一道电光骤然闪亮,从茫茫雪幕之外的烟暗中窜出。

    幽蓝带着炽白的电光留下虹般尾光,只转眼都不及的瞬息就到了眼前。

    犬冢獠手中握着的苦无暴起亮眼的雷电,刺向了夜叉丸的眼睛。

    这一击如果落到实处,夜叉丸不死也要重伤,再战无力。

    失去了夜叉丸辅助,加流罗必然不能再窥探真正的影级境界,四人之间勉强的平衡就将被打破,僵持也就会理所当然的冰消而逝。

    然后,整个战场的局势都可能因此而彻底转变。

    但偷袭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黄土已经中过一次差不多同样,可谓换汤不换药的偷袭,纵然没有被夜叉丸他们看见,但大宇宙的意志依旧不会让犬冢獠轻易得逞。

    惊怒交加的加流罗将砂之盾强行崩开,化作千本泼水般攒射了出来,连加流罗也一同笼罩在其中,直接遮断了犬冢獠前进的空间。

    身为一般意义忍者之上的阶层,夜叉丸自然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黄沙千本潮流袭身的片刻之间,他腰间的忍具包直接炸裂开来,里面的苦无与手里剑一股脑全部飞出,拼接组合成一面面巴掌大的盾牌,挡在了背身的要害处,生受了黄沙千本冲击的同时,数把苦无在身前以顿之后,凭空加速,子弹般向着犬冢獠射了过去。

    虽然没有姐夫将控沙术修炼成血继限界的本事,也没有姐姐能够自如操纵黄沙的能耐,但夜叉丸能够被罗砂依为左膀右臂,除了半桶水的黄沙之力,还有娴熟的磁力操控。

    “叮叮叮……”

    被磁力加速之后的苦无接连与犬冢獠相遇,虽然尽皆被他手中缭绕暴虐雷光的苦无磕飞,到底也阻击了他片刻,就着眨眼的片刻时间就已经足够了。

    夜叉丸曲腿,一脚蹬在背后一块两掌大的苦无盾牌上,原本既定在犬冢獠突袭轨道上的位置被改变,间不容发之间侧身错开了犬冢獠伺机多时,志在必得的真—雷霆一击。

    雷光与还挂着劫后余生惊悚的夜叉丸交错而过,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睁睁拉远,无力改变方向的犬冢獠直直冲向了天空更高处的加流罗,即使他遭变之后,努力施展千鸟锐抢,也仅仅只是削断了夜叉丸半截衣服。

    “小子,去死!”

    先惊后怒,继而后怕,事态电光火石的迭起变化,让加流罗惊出了一身冷汗,面对与弟弟错身而过,直冲向自己的犬冢獠,新仇旧恨齐上心头,她的温柔都化作了狠辣,暂时拼着抛开了丈夫独自应对大蛇丸可能一时疏忽败落局势,也要一举先将犬冢獠击杀。

    黄沙再变,化作尖枪与苦无,四面合围之后,兜头攒射。

    “嗖嗖~”

    带着狠辣与凶戾,黄沙演化的凶器加持着加流罗所有的怒火,封闭了犬冢獠有可能躲避的所有空间。

    只是,面对加流罗的含怒绝杀一击,犬冢獠缭绕着电光在前冲,目光却始终都盯着越来越远去的夜叉丸,在尖枪苦无临身的时刻,失望之色被一抹愉悦的笑容取代。

    “都很好的,你们习惯性的喜欢小看人呢。那就付出必要的代价吧。”

    犬冢獠抖手,手中苦无化作雷光射出,崩碎黄沙演化的尖枪与苦无,变成带着奔雷的野兽,踏空直追已经舒了口气,准备展开还击的夜叉丸。

    “呜汪~”

    奔雷的野兽发出咆哮,明显的一个甩头之后,有一团炽白到灼眼的电光从他嘴里飞射而出,连目光都追击不急,一闪而过之后,再出现时,已经还原成雷刀,缭着白雷扎在了夜叉丸的胸膛。

    “滋~嘭—”

    雷刀上的白雷光团在夜叉丸胸膛轰然炸开,化作幽蓝带着苍白的雷球将他吞没,轰入了不能越过雷池一步的雪幕之中,生死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