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雪与血 (111,真是孤独的一章。)
    杀声四起,硝烟弥漫。

    滚滚腾空而起的浓烟将无星无月的昏沉天空凝练的仿佛要倾塌下来。

    火光灼动,摇曳扭曲着阴影,张牙舞爪的如同幽冥恶魔攫取的爪牙。

    厮杀里,血腥蔓延。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忍术对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延绵不绝,却压不住已经暴走的厮杀声。

    木叶营地陷入了泥泞般混战,岩忍想要一举荡平木叶与砂忍,而砂忍与木叶又何尝甘心,三方拥挤在一处,将本来宽敞的空间密密麻麻的堆积成喘息都会引来杀伐的恐怖之地。

    岩忍只兴奋的,他们一举将木叶跟砂忍同时算计,而且汉在纵横杀戮,无可抗手,光明的前进已经触手可及。

    砂忍的悲愤的,乃至于悲壮而疯狂,他们同时被岩忍跟木叶偷袭,本来大好的计划与情势随着仰为盟友臂助的岩忍背叛插刀而急转直下。

    木叶有些慌乱,但在奈良弥久等一众高层稳健的指挥下,尚算进退有据,敌住了砂忍疯癫的同时,勉强的维持住了对岩忍的攻势,只是汉却无法阻止。

    大蛇丸拉走了罗砂一家,将撼天动地的影上之战扯往桔梗山城砂忍的阵地。

    宇智波富岳带着几个家族的代表,勉力跟千代周旋。海老藏陷在猿飞新之助等人的泥沼之中,暂时抽不出手来。

    砂忍疯狂的冲击木叶防线,同时也癫狂的对岩忍展开报复,可是到底是高层力量有所缺失,无论如何泼洒一腔热血,只增添了汉的凶威。

    好在黄土被犬冢獠算计重伤,跟他实力差相仿佛的狩只能守着他,以免被人有机可乘,纵使汉无可匹敌,但他到底只是个纯粹的力量忍者,尽管打的砂忍残肢乱飞,肠穿肚烂,却一时半刻也不能彻底改变整个战场的形式。

    岩忍,砂忍,木叶,三方之间互相突袭之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是岩忍占据了最大的优势,木叶还能勉力维持,砂忍落入了陷阱,悲催悲愤疯狂,热血未冷的时刻里,也还能够挣扎。

    迪达拉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惊鸿一现,被犬冢獠打飞之后就没了踪影,也许是重伤了,也许是另有打算,暂时不见现身。

    悄然将攻击的主力倾向岩忍,犬冢獠几次配合着砂忍对重伤只能行驶指挥权的黄土发动冲击,却都被严阵以待的狩化解,徒留下一地砂忍被地雷拳炸的惨不忍睹的稀碎尸骸。

    试了几次之后无功而返,又察觉到汉虽然大杀特杀,却始终没有彻底离开黄土的视线,显然是有意对黄土多做一层保护的同时,也暗中想要以黄土为诱饵,歼杀一些想要趁机的高手,犬冢獠见识不可谓,索性放弃了继续尝试。

    招呼了同样变身为砂忍的白丸,犬冢獠看见混战之中靠近边缘的地方,阿斯玛跟几个小伙伴正在跟凶悍的马基缠斗,虽然有些吃力,但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便放心的开始不着痕迹的往蛇叔所在的战场边打边退。

    海老藏跟千代这对姐弟,被木叶死死的纠缠住,一时半刻也不能挣脱,而且都占据着上风,虽然焦躁却跟木叶打的有来有往,而且就算他们战败也不能立时扭转什么形式,略作考虑之后,犬冢獠准备看看罗砂一家那边有么有什么可趁之机。

    一旦身为风影的罗砂跟蛇叔之间的战斗平衡被打破,相信以蛇叔的能力,定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砂忍的笨蛋,把你的脑袋给我交出来吧!”

    眼前的粗豪岩忍光着一根胳膊,哪怕是大冷天的,也没有多加一根衣袖的想法。他狞笑着,将自己手中的苦无抹向踉跄不支,被他凶猛的攻势逼迫着跌撞出了营地的砂忍。

    到目前为止,岩忍除了黄土重伤之外,一切都很顺利,尽管还在跟木叶和砂忍缠斗,但没有制约的汉带领着岩忍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所有岩忍与有荣焉的同时,止不住兴奋。

    犬冢獠眼前这个狞笑的岩忍同样没有避免这种心态。

    也许这个应该嘲讽一下的喇嘛装扮的岩忍已经肾上腺素刺激下,已经使出了全力,但他的攻击再犬冢獠的眼中只不过比蜗牛快了半步而已。

    踉跄跌入营地之外烟暗之中,看着这个被利用的岩忍不依不挠的一个虎跃扑杀上来,已经完成了既定目标,不着痕迹的脱离了混战的犬冢獠懒得多说,五指一握,挥爪之间已经抓断了他的手掌,顺势一退之后,连带着他死我这苦无的手,就插进了他的喉咙。

    “呃…呃…啊…你……你……”

    随手一击绝杀了占尽上风的岩忍,犬冢獠头也不回的直冲桔梗山,血流如泉涌,生命急速流逝的岩忍震愕,还完好的手抓着自己的脖子,想要堵住上面的伤口,颤抖着嘴唇却只冲着犬冢獠远去的背影留不下一句完整的遗言。

    风不止何时吹起,冷飕飕仿佛能够刮骨,死亡开始吞噬岩忍的生命,目送犬冢獠急速远去消失在烟暗深处的背影,消退了热血与激.情之后,震愕绝望的弥留之际,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

    风继续吹,有洁白的雪花飘落。

    当混战中的忍者们,恍惚的挣脱了已经被煞气冲晕的神智,血红的眼睛之中终于察觉到飘雪的时候,从北方出来的呼啸朔风已经卷起鹅毛大雪镇塞了天地之间。

    骤降的温度,骤然的寒冷,让已经沸腾的脑袋略微的冷静了一些,暂时的缓了一下厮杀,目光里终于出了敌人,看见了已经血流漂杵的大地。

    硝烟弥漫的火焰仿佛都已经被染成了血一般殷红,腥气已经浓郁的脸朔风也无法吹散。

    偌大的木叶营地里,尸横遍野,三步一尸骸,五不一汪血。

    洋洋洒洒鹅毛雪落如絮,随朔风飞舞疾驰长空,大地上烈火掀起硝烟,大地铺满残肢断臂,血水如流。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里,将伴大血永眠。

    战争的残酷淋漓尽致。

    匍匐在冰冷的土地上,借助忽然而来的大雪掩藏,犬冢獠将白丸变成苦无攥在手中,蠕动着,一点一点向着蛇叔跟风影一家大战的中心移动。

    时间已经感觉不到,冰冷也不被重视。眼中只剩下目标的身影在晃动。犬冢獠锁定了夜叉丸。

    大雪翻飞,血气冲天。

    机会只有一次,犬冢獠准备让战局的变动从夜叉丸开始。

    作为风影罗砂的左膀右臂,又是加流罗的同胞弟弟,虽然夜叉丸没有姐姐那么出色,但他却是实打实的精英上忍之上,已经准备触碰影级境界的人物。

    否则也不可能协助姐姐姐夫两次对付蛇叔。

    至于原著之中会死在幼年的我爱罗手中,夜叉丸更多的是目睹了罗砂转变为以成败衡量一切的冷血,以及姐姐死亡之后,还要听从罗砂的命令扭曲姐姐心血寄托的我爱罗,哀莫大于心死,索性便就求死了吧。

    火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悲剧,只要还有追求,就没有谁能真正的幸福。

    夜叉丸也不外如是。不过作为敌人,犬冢獠可不会心慈手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