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老司机
    传说,在每一个世界都至少有那么一位或者几位贤者。

    他们隐姓埋名,他们不在乎人前名望,他们孜孜不倦的向人们普及着生命最本质的价值。

    他们哪怕贫苦,哪怕艰难,也绝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他们有自己虔诚的信仰与追求,他们是纯粹的只付出从不求回报的人。

    他们引导着人类血脉延续,肩负着生命传承之重,从不叫苦从不叫累,哪怕在生命最后的弥留时刻,也一片丹心无悔。

    他们或许有不同的名字,有不同的人生,可能是男人,可能是女人,他们是各种各样的人,但他们都在为一个崇高的目的而付出努力,哪怕再苦再累也从无怨言。

    是他,是他,就是他,他引领了我们生命的升华,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没有留下名字,只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默默留下线索,指引你前路,给你光明,然后悄然消失,隐藏起来,等待下一次充任明灯的机会。

    我们无从知道他们是谁,但只要你接受了他们的帮助,便会不由自主的想要衷心的感谢一句“好人一生平安!”

    无数世界都有他们,他们的传说源远流长,永不褪色,虽然今时今日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们愿意奉称这些带领我们在迷茫中找到前路的贤者们——老司机。

    老司机是如此的默默无闻又伟大。

    而比老司机更胜一筹的就是火车司机。

    “污污污污……”

    烟暗里,悠长的蒸汽喷发声宛若火车头在奔驰,声音由远及近,转瞬的片刻便冲破了烟暗,冲到了战场。

    犬冢獠在听到动静的第一时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果决坚定的抽身而退,隐身入了混战中的木叶营地之中,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仰仗雷遁克制土遁,犬冢獠有心算无心,瞅准了机会打飞了炸弹人迪达拉,重创了黄土,炸飞了狩,收获已经太过丰盛。没有必要再逞能跟火车司机厮杀。

    “轰—”

    带着红色斗笠,身着红色铠甲,背着红色冒着蒸汽的葫芦,一身红装的人柱力汉登场,在地面踩出巨大的凹坑。

    “嘶嘶~”

    不等汉说话,有幸免于黄土忍术的巨蟒挣脱了泥土的束缚,张开血盘大口要一口将他吞下。

    “污嘭—噗~”

    蒸汽沸腾喷射,汉头也不回,挥手一拳打出,落在巨蟒的脑袋上,比他整个身子还巨大的蛇头就爆成了一团血糜,钻出了泥土的半截蛇身横飞出去,直接与下半截还埋在土地里的身子撕裂,往混战的木叶营地砸下。

    一拳之威,竟至如斯。

    “黄土,你受伤了?”

    不知是否面罩的原因,汉的声音听上去有股金属的质感,他一眼扫过战场,将目光停留在捂着腹部伤口跪倒在地的黄土,有些诧异。

    作为土影的儿子,黄土尽管年轻,虽然还没有触及影的境界,但已经超出了一般精英上忍的范畴,正走在摸索影级的边缘。

    按照汉所知道的计划,能够在岩忍刚刚展开突破的时候就伤到黄土的人,木叶除了大蛇丸之外没有第二个。

    可看眼下的情况,让黄土重伤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大蛇丸。

    “咳咳……是我太大意了。被一个用雷遁的木叶小鬼算计了。汉你自己小心些,后面我动不了手,只能负责指挥了。”

    压着焦烟溢血的伤口,黄土脸色煞白,不停咳嗽,半跪着还要坚持战斗下去。

    “好,让狩保护你。剩下的交给我。”

    瞥了一眼形象狼狈,一身衣服乞丐一样的狩,汉沉声说了一声,双臂一震,浑身又开始“污污污~”的喷发蒸汽。

    “污污污污污~~轰轰轰~~~”

    蒸汽带动着发出号角般的轰响,汉低头沉肩,迈开大步踩着地面震动起来,犹如动力火车一般冲向了木叶营地混战的人群。

    老司机威力无穷,火车所过之处,混战厮杀的人潮如同流水被劈开,残肢断臂四射飞舞,惨叫惊呼乱做一团。

    因为迪达拉飞天,黄土重伤,狩被压着欺负而士气低落的岩忍一扫颓势,随着汉狂飙猛进,大有将木叶跟砂忍一扫而光的气势。

    隐身在混战之中,犬冢獠随手应付着没头没脑,已经厮杀的失了理智的砂忍,看着蛮牛一样的汉一往无回的撞入人潮,再无可阻挡的撞穿出去,直接杀了个通透,不禁眼角一抽。

    不说纯粹的力量,就维持这份力量的持久性上,汉这个五尾人柱力已经可以说是忍界无出其右了。

    纯力量的野蛮冲撞居然杀穿了整个战场,木叶能够容纳数千忍者的营地平时走起来,横穿一次可是需要十几分钟的。

    这会这么大的空间里面都塞满了相互厮杀的忍者,还有崩开翘起的地面作为障碍,一路上更是不知道被砸了多少发风火雷水土的属性忍术,汉居然就这么埋头直接撞了过去。

    山土撞碎,岩石崩开,火遁风遁水遁雷遁,统统无用,被喷射的蒸汽一冲就不见踪影,当真是威风堂堂,不可一世的威猛。

    “果然老司机都招惹不得啊。更何况这还是一位更胜老司机的火车司机,一言不合就飙车。浪一把就够了,现在我还是老老实实刷小兵吧我。蛇叔脑袋大,让他自己想办法吧。”

    瞅着横冲直撞,牲口一样污污污纵横无敌的汉,犬冢獠决定暂时先老老实实的装成无害的小白羊。

    至于是不是就此老实下去,装成一条狗,犬冢獠随手拧断了一个砂忍的脖子,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砂忍那边本来就有罗砂跟千代两个影级高手,还要加上加流罗跟海老藏这两个准影,本来在影响战争走势的高层力量上木叶就处于弱势。

    即使蛇叔比较厉害,能够以一敌二,但最多也是牵制一个影再加一个准影就是极限,根本不可能,也不会给千代和罗砂合击他的机会。

    猿飞新之助跟宇智波富岳尽管实力也很可观,但也撑死也就跟黄土持平罢了,精英上忍之上,准影之下,超脱了一般忍者的定义,却还没有触摸到影的境界。

    两人合力,也就是敌住一个准影而已,加上一些精英上忍的辅助应该能够牵制住濒临年老的千代。

    至于加流罗和海老藏这两个准影之中空出来的一个,就需要木叶的一众精英上忍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本来对这些木叶有自己的计划。

    然而现在岩忍却不按常理出牌,明明跟云忍在大战,居然还敢派出一个老司机前来。

    由此可见,岩忍不但心很大,而且真的是心很大。

    所以,于情于理,不想放任木叶战败的话,犬冢獠都必须尽力而为。

    只不过,隐在混乱之中,甚至还用变身术将自己跟白丸伪装,犬冢獠看着纵横无敌,睥睨捭阖,一拳一脚既出,手下统统没有一合之敌,完全就是史前猛兽架势,污污污随身的汉,明智的决定还是砂忍比较了解,也比较好对付。

    老司机惹不得,火车司机就更惹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