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雷光璀璨
    厮杀声,咆哮声,悲鸣声,惨叫痛呼,呵斥呼喊,战斗在爆发之后直接就到了一个巅峰。

    砂忍多方算计之后,趁着机会突袭了木叶,而木叶的突袭同样紧随而至,然后这连环迭起的突袭由不请自来,悍然插入的岩忍擢拔到了峰值。

    砂忍在怼木叶,却遭到了岩忍的背叛,木叶在怼砂忍,却遭到了岩忍的突袭。

    岩忍来势汹汹,准备趁机将木叶与砂忍一网打尽,砂忍遭遇背叛之后癫狂起来,发疯一般向着木叶跟岩忍发动了冲击,木叶在大蛇丸的率领下,同时对另外两方发动了暴烈的反击。

    木叶,砂忍,岩忍,三方汇聚在木叶的营地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左手打完这个,回头就跟那个杀到一起,三方混战之中,彻底打成了一锅粥。

    土遁摧毁了营帐,掀翻了大地,风遁夹杂着黄沙与烈火肆虐天空。

    残存的营垒在崩塌,万蛇发出兴奋的嘶鸣,扭动庞大的身躯纵横无敌,所过之处,千军劈易,岩忍的欢呼还没有持续片刻,就被肆虐的万蛇摧残成了惨叫惊呼。

    先有叶仓叛逃,现又有岩忍背叛插刀,眼见万蛇肆虐岩忍,不少气红了眼的砂忍索性放弃了纠缠的木叶忍者,红着眼睛幸灾乐祸的大笑,向着岩忍落井下石。

    岩忍出其不意的夺取了主动之后,似乎影响着战场的事态向着其余两方联合先要扫平他们的方向扭转。

    “大长虫不要嚣张,尝尝我的艺术,飞天蜈蚣1号,爆炸吧,喝—”

    就在砂忍跟木叶有自发的联合对付岩忍的苗头时,长空传来一声清嫩的喝声,一条惨白的纤长蜈蚣从天而降,扭动着十数米的扁平身子,游动着落下,贴到了正在肆虐的万蛇背上。

    “土遁—开土升掘!”

    有个高大壮汉跳到了万蛇身前,在蜈蚣爆炸的前一刻发动了震动大地的忍术,将土地犹如火山般拔起,一击把万蛇顶飞。

    紧随其后,有个绿眼的精瘦刺猬头一跃而出,踩着火山急奔向前,猛地对飞起的万蛇擂出一拳。

    “爆遁—超大地雷拳!”

    “轰—轰—”

    腹背夹击的两声爆炸轰响,片刻之前还在大杀特杀,胡吃海塞的万蛇发出震人的悲鸣,向着木叶营地混杂在一起的砂忍跟木叶忍者砸落过去。

    “大蛇丸,本大爷跟你没完!”

    被岩忍联合一击重创,万蛇悲鸣扭曲,不管不顾就要砸死一地发泄一下,却在当空被解除了统领,徒留下一声欺软怕硬的叫嚣。

    万蛇消失的烟雾还没有散开,松了口气的岩忍还没有重新提起气息,就见头上接二连三的冒出数不清,交织成一团盖顶云团的烟雾,略微逊色万蛇体型的巨蛇下饺子一样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赶跑了一条万蛇,蛇叔牛脾气一上来,直接通灵出一堆巨蟒大蛇,砸的岩忍鸡飞狗跳。

    “都闪开,看我一次把这些家伙全部炸上天。c2黏土巨龙,出来……”

    “出你妹啊,给我死开!雷光通牙!”

    迪达拉骑着他的飞鸟,正兴奋地难以自禁,终于抓到机会的犬冢獠毫不犹豫,与白丸一起施展秘术,带着雷光蹿过天空,穿爆了飞鸟,狠狠轰在迪达拉身上。

    “噗啊~可恶~”

    雷光闪过,迪达拉一口鲜血喷出,带着不甘的惨叫,流星一样飞了出去,不知道要落到哪里。

    “爆遁—地雷……”

    狩见迪达拉被打飞,脚下一跺山土,擂拳就往缭绕着雷光从空中落下的犬冢獠。

    “爆尼玛!雷遁—超雷龙弹!”

    往忍具包里一摸,犬冢獠拿出雷刀鱼叉就往狩甩了过去,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后手顿时发动。

    “昂~”

    缭绕在白丸跟犬冢獠身上的雷光同时汇聚,化作威武狰狞的龙头,一口咬住了飞旋的雷刀,闪耀着璀璨的炽蓝光芒,撞爆了狩擂动到一半的地雷拳,带着他的人,向着地面的岩忍轰落。

    “土遁—山土之术!”

    犬冢獠的攻击急如雷光,叫目不暇接,击飞迪达拉有干倒了狩,黄土这才反应过来,见比万蛇还要庞大的雷龙轰落,赶忙发动对抗的忍术。

    顶飞万蛇的土山还没有消失,大地摇动中更为庞大的土山再度拔地而起,将大蛇丸通灵来的大蛇巨蟒拱翻,碾压,挤爆,轰隆隆向着落下的雷龙和犬冢獠顶了过去。

    “叽叽叽叽~”

    有锐利刺耳的鸟鸣声刺破摇动大地的轰鸣,庞大到不逊色桔梗山的土山迎上了口含雷刀,将雷霆之威凝聚到极致的雷龙,山土无声湮灭中,极光般炽白横扫八方。

    “知不知道雷遁克制土遁啊,光长个子的岩忍大白痴!”

    等雷光散去,山土湮灭只剩下漆烟的巨大凹陷,犬冢獠虚握着千鸟的手臂被喘了口粗气的黄土握住,不得近身,他反倒昂头,漏出嘲讽。

    “你比迪达拉那个叫人讨厌的小鬼更强。不过小鬼,去死吧!”

    黄土巨大的身躯像塔,将犬冢獠整个罩住,他抓着犬冢獠不得寸进的手,另一只手握住砂锅大的拳头凝结岩石,冲着犬冢獠的脑袋擂了下去。

    这比犬冢獠脑袋还大,裹着岩石的一拳下去,脑袋西瓜一样爆炸都算是好的了。

    “知不知道什么叫反派死于话多!雷遁—千鸟流!”

    黄土擂动砂锅大的岩拳,劲风扑面,吹动犬冢獠的头发,他凛然不惧,嘴角一挂,如流的电光自脚下踩着的雷刀上流出,骤然闪亮之后,将自己化作一团雷球,手中的千鸟无声中延伸变长,刺向黄土心脏。

    精滑如油的犬冢獠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被人抓住。

    “小鬼该死,呃……”

    雷电流光闪耀的刹那,黄土已经松手急退,恼怒间一声闷哼,被电流麻痹的身体到底是迟了半步,尽管躲开了千鸟锐抢的穿心一击,却还是被开了一道从胸膛直到腹部的巨大创口。

    “地雷拳!”

    一身狼狈,正面硬抗了雷龙弹的狩终于喘息过来,跳出坑洞,怒发冲冠对着犬冢獠就是一拳,然而速度太慢,只把一抹残留的电光炸的四分五裂。

    “好好的去跟云忍死磕不好吗?”

    犬冢獠手持雷刀,身化雷光,围着狩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猛削,边打边骂。

    “非要来参合我们木叶跟砂忍的恩怨。你们是不是吃多啊!”

    “嘶啦~”

    狩只有一边的衣袖在雷刀下化作蝴蝶翩跹。

    “轰—”

    地雷拳将空气中的残影炸碎。

    “你们参合就算了,居然还想把我们跟砂忍一网打尽。”

    “嗤~”

    身上的衣服开始破裂,被雷刀划过之后,伤口渗出鲜血。

    “轰轰轰~”

    狩疯狂挥舞双全,怒火蒸腾中将周围的空间全部打爆。

    “你们岩忍的心咋就这么大?你们咋不上天呢?”

    “地雷拳会爆炸是吧!你也尝尝我的爆炸,风遁—大玉螺旋丸!”

    “轰隆——”

    地雷拳与大玉螺旋丸相撞,掀起震动天空的爆炸,扬起烟雾将两人同时笼罩。

    “呜呜——”

    烟暗中有如同火车轰鸣的声音传来,缭绕的烟尘中一道身影被炸飞,一抹雷光穿透烟尘,急速飞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