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雏菊环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砂忍还在做最后的准备,岩忍不顾跟云忍的大战,悍然加剧了与砂忍的摩擦,国内还有一股为数数千的忍军去向不明。

    砂忍气急败坏也罢,逢场作戏也罢,终于还是中断了向桔梗山城汇聚兵力,反倒每天都有少则几十,多则数百砂忍整装之后,气咻咻义愤着出了城,无视木叶的阻拦,冲破拦截往岩忍方向驰援而去。

    砂忍的士气,因为岩忍忽然插手,又一次低落下去。

    站在木叶的营垒远观山城,砂忍仿佛憋闷着烦躁着,时刻都处于爆炸前一刻的状态。

    砂忍的心态有些失衡了,仿佛忽然的一夜之间就从无坚不摧的众志成城变成了可以摧枯拉朽,一触即溃。

    一切演变都在眼前,真实可见又十分详尽。

    然而木叶依旧只是见招拆招着调兵遣将,一点也没有趁机再突袭一次桔梗山城的打算,就好像完全没有看见砂忍的变化。

    “獠,第几批了,这次又过去多少人?总共过去多少了?”

    在猿飞新之助的带领下,再次跟突破防线,前去增援的砂忍做过一场,目送他们愤恨又气急败坏的远去,猿飞新之助好整以暇,不见着恼,淡淡的询问跟在身边,兼做统计的犬冢獠。

    “至少两百人。这几天陆陆续续从我们这边冲过去的快有八百号人了。估计富岳大人那边跟其他几个方向也差不多,砂忍最少冲出去三千人。”

    略一计算,犬冢獠就给出了一个大略的数字范畴。

    “砂忍到是打的好算计。可惜他们是没吃过岩忍的亏,居然会相信大野木说的话。一天比一天冲出去的人多,估计也就这几天了,獠你们做好准备。我们回去吧。”

    天色将晚,扫了一眼昏昏沉沉的天空,作为战线三把手的猿飞新之助目送砂忍离去,也不追击,不屑的嘲讽了一通之后,率队返回。

    兼职保姆的猿飞新之助跟犬冢獠一翻交流,听得几个小伙伴一阵迷茫,除了阿斯玛隐约的抓住点头绪,正在思考之外,红豆跟静音他们数脸懵逼。

    总感觉阴险的大人们在计划着什么,就这样两次三番的放砂忍突破而走。

    不过摄于忍者规章,他们满心疑惑又不敢问。

    直到回到灯火通明的营地,宣布队伍解散,犬冢獠将小伙伴都召集了起来,聚集在自己的营帐之中,众人这才换发了精神,感觉就要有点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意思。

    “多余的话不多说,只告诉大家,跟砂忍的最后一战就要开始了。一个个的都做好准备,我可不希望到时候我们胜利了,却要去参加谁的葬礼。”

    镇压了白丸回到温馨室内的欢脱,犬冢獠目光扫过小伙伴,严肃又郑重。

    “事先说明,要是谁死在这里,我可不会去见他最后一面,免得到时候忍不住骂人。”

    小伙伴们沉浸在犬冢獠的严肃之中,他的目光扫过,除了站在角落的日向孝,无论是不知火玄间还是静音,亦或者阿斯玛还是红豆,这几个最早接触的小伙伴,该给的都给了。

    而且原著里也都安然的度过了三战,如果在他加强了实力之后,反而还死在了这里,那为了避免自己羞恼,也只能提前明说,免得到时候真悲剧出现,搞的大家都不好下台。

    我都给你们开后门了,还特么不如王小二,死了拉倒!

    犬冢獠的话不留情面,但这次连对他最不满的红豆也只是撇了撇嘴,没有多说什么,具都严肃了起来。

    “目前的情形来看,一旦开战,必然是混战一场。到时候都跟紧自己的队伍,不要头脑一热就往战场中心冲。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木叶已经预定了,不需要你们去拼命,保护好自己,活到战争结束对大家来说就是最好的胜利。”

    “阿斯玛,你们几个里面,你的实力最高,开战之后大家汇合起来,你负责照应红和静音,玄间补漏,红牵制,静音负责治疗,至于孝,你监察战场,尽量避开应付不了的情况。”

    见到小伙伴们都认识到了重要性,犬冢獠这才缓了缓语气,细心的嘱咐安排起来。

    “希望我们都能享受胜利。我真的不希望到时候,再聚的时候,这里的人少了谁。那样我会难过的。”

    被犬冢獠再三的质疑实力,尽管认识到了事态严重,但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生起恼怒,红豆已经一瞪眼准备开口反驳,却又都沉默在这句情真意切的话语之中。

    “好了,就到这里吧,都……”

    “轰轰轰——”

    一番嘱咐交流过后,正要解散,猛然就听到一阵剧烈的轰鸣,让众人脸色徒然一变。

    “照我说的做!”

    匆匆留下一句话,犬冢獠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昏沉天空下,营地之中灯火通明,靠着风之国一侧的木叶营垒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烟暗之中,潮水一样的砂忍咆哮着从炸开的缺口冲了进来。

    霍然回目去看桔梗山,那里的城池四门洞开,烟压压潮流般泄洪似得涌出砂忍,呼喊着从山上冲了下来,直取木叶营地。

    预料到砂忍跟岩忍达成了某种默契或者协议,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障眼跟迷惑,迟则两三天,早则一两日就会发动,却从上到下,也没有料到砂忍居然会这么迫不及待。

    傍晚的时候才送走了一批突破阻截的砂忍,才不过转头而已,居然就悍然爆发,出其不意的一句突破了木叶的营地。

    早有准备,伺机多时的砂忍如潮如涌,气高如虹。木叶一时不察之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咻~~嘭——”

    便在此刻,木叶中军大营的方向,一声异响窜上高天,化作一朵硕大的烟花炸开。

    璀璨耀眼的烟花在高空盛开,刺破了高天的昏沉,然后,桔梗山上的砂忍城池便沦为了木叶营地同等的待遇,在轰鸣之中火光闪耀,摇撼山峦。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砂忍偷袭了木叶的营地,早已看穿砂忍筹谋,将计就计的木叶不甘示弱,同样还以颜色。

    山城剧烈轰鸣的爆炸与火光让砂忍高涨的士气一挫,从山城四门汹涌而出的砂忍洪流不禁一滞,但还不等木叶被突袭之后慌乱的见到敌人遭殃后酝酿欢呼,也不等变生掣肘的砂忍产生慌乱,又是接连的两声巨大的爆炸轰鸣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骤然闪亮的爆炸火光一处出现在烟暗之中,突袭木叶营地的砂忍背后,一处出现在木叶营地的另外一侧。

    接二连三的爆炸此起彼伏,丛生迭起的变故让战场恍惚的陷入了迷茫。

    然后就看见,另一处忽然被炸开的营垒缺口之中,着一身红的岩忍嚣张大笑着冲杀进来,遇到还懵逼的砂忍或者木叶忍者,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刀就杀。

    “岩忍的白痴,既然敢来就不要走了!通灵之术!”

    “嘭——”

    巨量的烟雾凭空产生,紫色巨大的蛇影从天而降。

    “大蛇丸,这次召唤我需要……”

    “你爱吃多少吃多少!把岩忍统统给我干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