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整理
    时光匆匆,转眼就是小十天又过去了。

    深秋时节已经走到了最后,举目远眺营地后方的丛林,已经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灰黄的树枝参差着,有种凄凉的萧索在弥漫。

    桔梗山上除了沉沉的城池依旧看上去牢不可破,已经再找不到更多的生机,草木枯败之后几番争斗,只剩下裸露在外的黄土染尽了苍凉。

    太阳已经从白天消失,温度渐渐接近了冰点,终于时光蹉跎到了说话都能看见白雾喷出的时候。

    冬季的前哨已经来临。

    伴随万物冬藏的严寒肃杀,木叶与砂忍的对峙也走到了最后。

    犬冢獠已经提前三天终结了自己的任务领取,用上忍的特权豁免了例行公事的巡逻,猫在自己的营帐里,开始做大战前最后的准备。

    投身到战场大半年了,木叶与砂忍的决战也终于到了不得不发,无论再出现任何情况都不可能延缓的千钧一发的地步。

    两个以年为单位,继续了许久许久力量的巨人,同时拿起了长弓,搭箭在弦,瞄准了对方。

    大帐正中燃烧着炭火,淡淡的清香味道弥漫着,醒脑提神。

    盘坐在床榻上,看着匍匐在炭火旁酣睡的白丸,犬冢獠腿上摊开着一张大部分空白的卷轴,握着笔,正在沉思。

    大战近在眼前,他在梳理自身。

    一阵思考,一阵书写,犬冢獠将自己所有具备的能力都白纸烟字,记载的清晰且力求无有遗漏。

    卷轴上,当头开始就写着他绝对优势的查克拉。

    然后风遁与雷遁紧随其后,两种遁术之下又分裂开来,密密麻麻的记载着详尽的忍术名称。

    紧随风雷遁术之后的是他甚少使用的火遁,而排在第四位的豁然写着水遁。

    只是水遁相比较遁术中排行第三的火遁也大有不如,仅仅只是写着寥寥几个耳熟能详的忍术罢了,连火遁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就这还是从宇智波富岳那里讨要来的。

    水遁名目下,起头写着雾隐之术,再下拉就是水分身跟水乱波等几个低级忍术,看上去一点也不高大上。

    实际上,犬冢獠也不是很在乎水遁,只不过是梳理自身,既然具备就不能遗漏,所以也写了出来罢了。

    去河之国走了一圈,关于自身实力的收货,也就是勉强能够运用水遁了。

    不过水遁要形成威力,哪怕是追上目前最差的火遁,也需要大量的精力,眼下准备跟砂忍决战的情势下,不宜分心他顾。

    整理完毕遁术方面,犬冢獠迟疑了一阵,提笔在卷轴最后写上了医疗忍术之后,又添了一笔,写上了体术。然后在雷遁忍术上画了个圈。

    目前他最强,也是运用最多的就是雷遁了。

    相比较其他属性,雷遁有足够强的杀伤,配合使用时还能强化体术,提高速度,同时还可以麻痹敌人,给自己创造机会。

    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吗,能一个冲刺过去一刀捅死的事,干嘛非要用大规模杀伤性忍术,显得自己牛叉是不啦,完全没有必要吗。

    因而犬冢獠总是偏向使用雷遁,时间一长,动起手来,自然而然的雷遁就成了他最强也是最佳的选择。

    而且现在还得到了一把能够配合并加强雷遁的鱼叉,就更加没有理由舍弃雷遁这个强点了。

    何况雷遁说起来虽然有相克的属性忍术,但只要速度彪起来,克制却打不中也没有卵用不是。

    迎接对砂忍的决战,雷遁依旧是犬冢獠不二的选择,但不同的是,几番交手之后,他的情报大部分都暴露在了砂忍面前,为了能够不被针对,或者说取得更大战绩,犬冢獠需要做一些改变。

    以他目前的身体强度,在不失去理智爆发的情况下,纵然加上鱼叉,不说正面对上千代,就算是加流罗这个准影,一对一也是不够看。

    至于之前怼了千代一次,靠的也全是一张嘴和有心算无心,犬冢獠可不敢当真。

    “哎,当初怎就忘了跟止水要一下风遁瞬身了呢。真是失策。”

    思来想去,积极求变的犬冢獠最先下手的还是仅次于雷遁的风遁,可惜琢磨了一阵之后,临阵磨枪没有什么头绪,不禁想起宇智波止水当初施展的那种急速又惑人心智的风遁瞬身术,在大规模的混战之中,绝对是个很实用也很有威力的忍术。

    “光只有螺旋丸的话,在使用雷遁强化的时候,两者不能兼容。就算把切换时间缩短,对上跟我实力差不多的,估计十有七八会放空炮。”

    “难不成以伤换伤?用雷遁先冲过去,再切换成风遁用螺旋丸,让对方趁机给我一下,我再摁他一个满脸桃花红,然后再用医疗忍术自愈?”

    琢磨着,脑洞一开,犬冢獠想到了一个貌似可行的方式,不过想象了一下,感觉画面有点美。还要切换来去的话,我直接用雷切不是更好更方便咩。

    于是还是觉得这种出其不意自残的招数,等什么时候单对单再用也不迟。在战场上大家都在尽量避免自己受伤,自个偏偏反其道而行,感觉有点找屎。

    “妹啊,都怪蛇叔,叫我白跑了一趟土之国。不然那十几天时间给我临时抱佛脚,多少也能想到点办法,就算继续开发螺旋丸,也能有个苗头啊。现在好啦,没时间了。”

    雷遁纵然有鱼叉增幅,但受限与身体,威力增幅也是有限,不会有什么质变。自身情报又大幅度的暴露给了砂忍,想要求变却看着梳理完毕的资料没有头绪,犬冢獠气闷,想骂人。

    蛇叔就是个坑蛋。

    “难道真的要用那个吗?”

    将自身梳理透彻之后,想不到什么切实可行的变通方式,犬冢獠不禁将目光投向了睡得正香甜的白丸。

    大决战之中,之前那种用来对付加流罗,会失去理智,不到查克拉消耗到危险程度不会清醒过来,名为雷龙狼的忍术,以及在雾忍岩岛上施展过,制约多多,倾尽全力,孤注一掷性质的忍术是用不成了。

    双方数千乃至上万忍者混战成一团,一旦失去了理智或者耗尽查克拉,让自己陷入疲惫的话,估计也就离死不远了。

    没有蓝的法师不如鸡。没有查克拉的忍者,估计也不比鸡强上多少,都是送人头的货色。

    所以,尽管心里有些排斥,但犬冢獠还是看着白丸,在认真的考虑,到底要不要用那招家传的秘术。

    那招是他最后最后,压箱底的招数,因为各种原因,轻易绝对不会动用的招数。

    “嘛,还是到时候看情况吧。先在雷遁方面想想招数,如果砂忍真的出动了尾兽,搞不好也只能用了。不然就蛇叔一个,可干不过对面罗砂加千代两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