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正面刚一波,怂
    回程的路途跟来的时候一样顺利。

    除了岩石雨跟北方出来的朔风之外,没有遇到任何敌人,甚至越过土之国边境的时候,连必要的守备岩忍也不曾见到。

    不过红豆很不开心,连带着她的两个队友也很迷惑。

    说好的帮忙完成任务呢?

    怎么你们山长水远的赶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们送吃的,然后大家一起坐下来大吃一顿就转头往回走?

    就这样的话,你们来接应是什么个意思?我们自己放弃任务回去不也是一样的吗?

    尽管有很多迷惑跟不满,但摄于犬冢獠上忍的身份,红豆的两个队友到底是没有问出口,只是松了口气的之后,有些郁闷晋升任务彻底泡汤。

    下一次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任务呢。眼瞅着就要跟砂忍决一死战了,哎……世事艰辛吶。

    不去管红豆对自己言而无信的气愤,也不对大家的疑惑多做解释,犬冢獠带着队伍,只是埋头往回赶路。

    越过了土之国的山岩遍布,小心的穿过了混战不休,被团藏搞的乱成一团麻的雨之国,去的时候用了一个星期,回来却只走了三天。

    交接了文件,进入了木叶的营地,打发不满积蓄到了极点的红豆去交任务,解散了队伍,犬冢獠整了整神情,酝酿好了怒气之后去找蛇叔。

    犬冢獠感觉这次去接应红豆,完全被蛇叔愚弄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找蛇叔说出个子丑演卯来才行。我堂堂最年轻的木叶上忍,不是个送吃送喝的后勤。

    你早就对岩忍有所筹划,让红豆去做增加摩擦的任务,不管成与不成,走一遭回来都是妥妥的晋升,你在给自己弟子开后门,我没意见。但为毛要我风尘仆仆的来回奔波还提心吊胆,一路上瞎琢磨?

    “大蛇丸大人,根据最新的情报,岩忍向熊之国增兵了,看情报是想跟雷之国云忍全面开战了。”

    “增兵熊之国吗。跟砂忍的摩擦完全停止了吗?”

    “这个倒是没有,反而感觉摩擦的还更激烈了。不过根据分析表明,这可能是岩忍跟砂忍达成协作,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目标是对付我们。”

    “弥久,岩忍加大了跟砂忍的摩擦,确实是烟雾弹。可不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呢。”

    “大人的意思是……”

    “奉高踩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言而无信可是岩忍的拿手好戏。自从大野木那个小老头上台,岩忍干的龌龊事情还少么。”

    随着营帐里蛇叔这句嘲讽满满的话,一问一答的讨论陷入了沉默。

    “谁在外面,进来。”

    沉默中,奈良弥久冲着营帐外一声沉喝。

    “弥久大人,是我,来跟师酱交接任务。”

    掀开门帘大步进入,先是和色的跟奈良弥久打了招呼,然后犬冢獠咬着后牙槽冲着蛇叔说了后面半句话。

    “是獠啊,你们先说,我这边已经完事了,就先走了。”

    一件犬冢獠的模样,奈良弥久不欲多事,人家两师徒看情况这是要刚上一波了,他就不要没颜色的在旁边当灯泡了。

    关于大蛇丸跟他的这个声名在外的弟子相处的模式,大家经过一些事情只有,多少都有些底了。

    完全就是欢喜冤家有有木有啊。

    亲身经历过之前犬冢獠气疯千代的信口雌黄事件,又见到大蛇丸一路上拖死狗一样把自己的弟子拖回来,偌大的木叶营地哪还不知道这两师徒的相爱相杀。

    这会儿犬冢獠怒气冲冲而来,大蛇丸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这是要怼起来的节奏,还是赶快闪人的好。

    “师酱,岩忍在我去河之国任务的时候,您老人家就有安排了是吧。”

    奈良弥久拍屁股借机走人,犬冢獠咬着牙槽,笑微微的发问。

    “嗯。”

    蛇叔仿佛没有察觉犬冢獠隐藏的脾气,颔首点头。

    “红豆的任务,不管成不成功,只要回来就算完成了是吧!”

    犬冢獠的声调渐渐提高。

    “嗯。”

    蛇叔继续点头,一副不拘言笑的严肃模样。

    “那还要我去接应个鬼啊!”

    蛇叔的坦白终于点爆了犬冢獠心中的不满,他大声咆哮。

    “多运动有助于你清除残留在体内的毒素。”

    蛇叔拿过一份报告开始处理,眼皮也不抬的如是说。

    浓浓的敷衍扑面而来。

    拥有上忍级别医疗忍术的犬冢獠挫着牙花,很想说一句屁咧。

    不过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地位跟实力之后,犬冢獠决定再忍一次。

    “而且小红豆出去太久了,也该接她回来了。”

    犬冢獠站在面前气苦,蛇叔头也不抬,处理着文件的片刻沉默之后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得了,这就怂了吧,有这么个借口。

    到底胳膊拧不过大腿,蛇叔给了这么一个爱护徒弟的台阶,编排了千代跟蛇叔的犬冢獠也是底气不足,选择顺坡下驴。

    不过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啦。

    沉默着权衡了一阵,见蛇叔没有再交流的意思,犬冢毅愤愤的哼了一声,回身离开。

    “这几天注意,岩忍突击砂忍的时候,就是我们结束这场战役的时候。”

    掀开门帘的时候,蛇叔幽幽的这么说了一句,犬冢獠全当没有听见,头也不回的三步并作两步离去。

    这次气势汹汹的跑来质问,打算正面刚一波的犬冢獠怂的不要不要的。

    “你是不是都知道!”

    回到自己营帐的时候,已经交接完毕,领取了任务完成证明的红豆将犬冢獠堵了个正。

    还没有洗去风尘的小脸板着,红豆的瑶鼻上,鼻孔不停的张大缩小,粗气冲的鼻翼一动一动,显然十分不满。

    “当然了,这种事情,用屁股想都能明白的吧。”

    心里有气的犬冢獠一把拨开气咻咻的红豆,就要回自己的帐篷冷静一下。

    在蛇叔那里又吃了一瘪,犬冢獠伐开心。

    “獠你这混蛋,给你没完!”

    被拨拉的几个踉跄窜出去老远,差点就摔了个狗啃地,红豆把手上的证明一丢,撸起袖子就要刚上去。

    “来呀,我脱衣服了,有本事你进来!”

    晃动不休的门帘后面传来犬冢獠同样气咻咻的喊叫,让红豆的脚步硬生生停在了门前。

    “啊~”

    红豆气疯,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尖着嗓子叫出声。

    “犬冢獠,白痴,混蛋,鬼畜!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女生气苦的要爆炸,多次吃亏之后,终于还是没有勇气闯进去一探究竟,只能尖叫着独自跑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