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要保持好心态
    醒来的第一感觉是头很疼,嘴巴有些发木。

    入眼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犬冢獠本就没有太多担忧的心情便彻底放下。

    昏迷之前,有千代那么一手,战斗其实已经打不下去。

    沙忍即使有再多的算计,但到底还是风影的大婚时间,已经利用了一次本应该风风光光的婚礼,如果最后还因为算计木叶而把婚礼搞砸了,恐怕很多人往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加流罗温柔贤惠明事理,可办砸了本就仓促夹杂别有用心的婚礼,你看风影一个位高权重的大男人会不会记恨一辈子,没完没了的给穿小鞋。

    所有,明面上沙忍确实占据了不少优势,可真落到实处,保证婚礼能够完整和谐的顺利进行下去却是不可触及的红线。

    千代叫他信口雌黄,子虚乌有的泼了几桶烟狗血,爆脾气发作之下,一把毒药放翻了双方上千人,再继续打下去就不是算计大蛇丸扣帽子的问题,而是彻底的,全面的开战。

    或许趁着风影大婚的加持,沙忍士气高昂,同仇敌忾之下能打出个漂亮成绩,但那样风影的婚礼就彻底不用办了。

    加流罗穿着婚服上战场是肯定的了。

    被利用了婚礼又给办砸了的罗砂,不恨的牙痒痒才怪。

    所以犬冢獠晕的很放心。

    坐起来摸了摸还有些肿的嘴唇,想到那条咬了他的小青蛇,犬冢獠第一想法不是想什么初吻不初吻,而是一掀被子跳了起来,直往镜子跑去。

    “师酱,这事我们没完!”

    瞅着镜子里绿的环保的模样,犬冢獠眼睛一瞪,顿时就想像牛一样呼哧呼哧起来。

    妈蛋,连眼珠子都特么是绿的!浑身上下,除了头发,绿的纯粹的跟大菠菜一样,看久了还特么隐约感觉在发光。

    感觉已经是我不做人系列了。

    “獠,你醒了!怎么起来了?快躺下,身上的毒还没清理干净呢!”

    静音端着盆水进来,见到站在镜子前的犬冢獠,一喜之后小脸一板,责怪起来。

    “出去。”

    犬冢獠面沉如水,汪汪莹绿,一把夺过静音手中的水盆,不由分说将她推了出去。

    犬冢獠不想见人。

    “哎哎,獠你干什么,你不要这样子啊,我是来给你治疗……”

    静音反抗,可惜无效。

    “离我远点,敢进来我就果奔。想看看我很阿斯玛有什么不同你就尽管进来吧。”

    把水盆往地上一顿,犬冢獠一屁股坐回床上,闷闷不乐。

    “呸~”

    门帘动了两下,静音到底还是没有进来,最后啐了一声走了。

    静音被赶走,白丸也不知道在哪,犬冢獠枯坐着生闷气,想问个时间也没人。

    这会绿了吧叽跟个水嫩嫩的大菠菜一样,犬冢獠一点都不开心,不想见人。

    索性坐了一会,琢磨清楚了自个现在的状态,犬冢獠开始自己给自己治疗。

    抽刀,割腕,放血,看着绿油油跟灌了一血管色素,还带着腥甜味的血流出,犬冢獠这才冷静了下来。

    千代的毒霸道绝伦,蛇叔的也不差,那条小青蛇一口下去,以毒攻毒直接就把千代的毒给中和了。

    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变成绿菠菜。

    把自己关在营帐里两天,连白丸也不见,放血放的面如霜纸,一副随时都可能架鹤西去的样子,彻底摆脱了绿菠菜的状态,犬冢獠这才气势汹汹的跑去找蛇叔。

    “看来完全好了,獠你的医疗能力可真不错。本来听说你关自己禁闭,还想叫人送解药给你呢,现在看来用不上了。”

    刚一进倒蛇叔的大帐,还没来得及说话,犬冢獠就先叫蛇叔气的要吐血。

    妈蛋我就知道你丫是故意的!

    “这是你的鱼叉,上面的术式我已经解除了,放心拿去用吧。”

    不等犬冢獠深呼吸压下恶气,蛇叔随手又扔了个卷轴过来,一句话叫他愈发憋气。

    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叫人有气没地发的做派,蛇叔你的心思大大的坏了。

    叫蛇叔整得郁闷却只能憋着,犬冢獠闭着眼睛都能看出来蛇叔是故意为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编排蛇叔跟千代的事情,便不好再发作。

    “没事就回去好好休整。跟沙忍的决战就在最近。天越来越冷了,小红豆出任务还没回来,明天你带人去接应一下。”

    犬冢獠攥着卷轴扭身就走,暂时不想看到蛇叔貌似淡定,实则愉悦的嘴脸,不料蛇叔却没这么简单放过他。

    叫休整,又叫明天去接应红豆,还说什么决战就在不远,这是找准了不叫我补血是吧!

    犬冢獠顿了顿,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反驳,但想想到底还是没说出口,只是点头之后用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离开。

    他怕再不走就忍不住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白丸正在床上扑腾,撕咬着被子自得其乐,犬冢獠把手里的卷轴一放,拿出张之前蛇叔给的关于修炼的卷轴,抓起笔来就画。

    笔走龙蛇,挥臂如风。

    待到搁笔,犬冢獠长出一口闷气,白丸好奇的凑过来,只见卷轴上的字迹已经一塌糊涂,上面画着一条长着狗头的长蛇,区盘着身子,圈成个猪头的样子,怎么一个丑字了得。

    “白丸别看了,去把这个送给阿斯玛,就说是我分享给他的师酱风遁心得。”

    把卷轴一收,随手抛给白丸,犬冢獠顿觉神清气爽。

    怼不过蛇叔,难不成还不能欺负一下络腮胡子啊。

    不过说起来,原来准备送给阿斯玛,后来当了风影大婚礼物的卷轴上面画的是什么来的?

    嘛,算了,想不起来了。还是去找任务部了解一下小红豆到底出什么任务吧,走了有段时间了,怎么还不回来。

    随手摸出一颗秘制增血丸嗑了,犬冢獠暂时懒得看被蛇叔处理过的鱼叉,起身离开。

    “中忍晋升任务居然涉及到岩忍?”

    等来到任务部,说明情况之后,查阅了红豆相关任务的资料,犬冢獠有些惊讶,脑筋下意识的就转了起来。

    同样是晋升中忍的任务,阿斯玛不过是去破坏摧毁沙忍的某处,监察更胜过备战作用的小据点。

    而轮到红豆却就去了跟桔梗山城战役关系不大的岩忍。一

    再想到风影婚宴上那个疑似岩忍的身影,犬冢獠隐约感觉抓到了点什么,但奈何情报不足,暂时做不出什么明晰的推断。

    只是很确定,事情可能另有隐情,并不那么简单。

    不过话又说回来,蛇叔对自己的弟子可也真够苛刻的了。

    他晋升任务是去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战场监视叶仓,红豆的任务也是大同小异的被支去了土之国。

    感觉蛇叔是玩不死自己弟子不干修呢。

    这个恶劣的理科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