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怼千代
    “姐姐,你冷静点啊!”

    紧随而来,却此刻感觉有些姗姗来迟的海老藏,看着姐姐勃然大怒,撇了大蛇丸要去干死信口雌黄的犬冢獠,不禁疾呼。

    “我冷静不了啦!这个小鬼必须死!”

    然而海老藏的疾呼并没有什么卵用,千代操持着近松十人众,用牛头傀儡阻挡了片刻,撇开大蛇丸,跳起来就往犬冢獠砸了过去。

    千代本来就是急如烈火的性子,又德高望重,儿子死在白牙手中,跟木叶早就是血海深仇。

    这会大庭广众之下被犬冢獠脑回路清奇的泼了这么一大盆子虚乌有的脏水,心态顿时就炸了,哪还管什么计划不计划,胸膛里一口恶气顶心顶肺,不杀犬冢獠不足以平愤恨。

    “人多了不起啊,吔屎啦!”

    千代的傀儡杀气腾腾而来,犬冢獠毫无惧意,结印后跟白丸一起一个狮子摆头,分别甩出一团雪球。

    “蜘蛛结罗!”

    随着一声呵,飞到傀儡近前两团雪球当即张开,变做两张大网,将千代和她的几个傀儡都罩了进去。

    “小鬼去死!”

    蛛网兜头,千代怒目如灼,一抖手,几个傀儡就各展所能,“唰唰”几下就把两张蛛网切了个七零八碎,余势不减,直取犬冢獠。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啊!”

    犬冢獠脑袋再甩,一头白发化作晶莹如玉般莹白色,乱蛇齐发般,趁着傀儡斩断蛛网的空当缠上了去。

    一旁的白丸更是夸张,直接变成了一团刺猬,操控着一身长毛,鞭子一样紧随着主人行动起来。

    千代怒火中烧,炮弹一样砸过来,先是被犬冢獠的蛛网一罩,不得不操纵傀儡应变。

    这会虽然不认为犬冢獠主仆活化的头发有什么用,虽然是被瞅到了空隙,却把手一扯,将傀儡围在身边,打算一往无前的硬抗过去,行雷霆手段劈了犬冢獠这个恶意败坏她名声的混账。

    “嗯,不好!”

    只是围成一圈的傀儡刚跟如蛇似鞭而来的毛发一接触,千代深厚又敏锐的战斗洞察力就感觉不好.

    然则暴怒大意之下,着了道,千代却想要变招时已经迟了半拍,无奈只能一脚踹在身前傀儡身上,改变了自己的冲势,重新往回落去。

    “唰~”

    鞭蛇而至的头发在触及傀儡的瞬间,猛地一散,化作万千丝缕,根根如针扎了下来。

    飞退中的千代操控傀儡挥刀布锁,甚至再度发动了三宝吸溃之术。

    一时间碎发满天飞,统统被三宝吸溃产生的吸力吞扯过去。

    然而几个一马当先,挥刀舞锁的傀儡威风了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动作就一顿之后僵硬住,任千代如何操纵也不能动作,只能秤砣一样从天上掉了下来,轰的砸在地上,然后再也不动。

    定眼去看,却见那几个傀儡的个个关节之上,已经又塞又缠裹了一层又一次莹白色泽,包包一样凸起的像个圆球。

    犬冢獠跟白丸合力,直接塞死了几个傀儡的所有关节,不断的加注查克拉之下,任千代操纵挣扎也无济于事。

    傀儡师强大是强大,这点毋庸置疑,如若不然也不会成为沙忍的秘技,毕竟只要是傀儡师,天生就是二打一。

    作为能够一手操纵十具傀儡,被誉为有覆城之力的千代,与人交手,上来就是群殴,只算单纯的数量就先夺了很多对手的胆气。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最少二十二手。

    作为忍界目前公认的最强傀儡师,千代的强大毋庸置疑。

    不过,傀儡刀枪不惧,浑身是毒,可以无所顾忌,猛打猛杀的同时,缺陷也十分明显。

    说到底,只要不是赤沙之蝎做出来,保留了血继限界的三代风影人傀儡,千代的近松十人众即使每个都有不弱与精英上忍的能力,但归根结底不过是机关木偶而已。

    既然是机关,即使再强也避免不了存在本质的弱点。

    只要卡死了傀儡的活动关节,再强的傀儡动不了也是白瞎。

    也并非没有人看出傀儡的这种弊端,只不过是千代太强,而且也没有犬冢獠这样方便的忍术以及大好的机会而已。

    盛怒之下,千代小觑了犬冢獠,乃至一时疏忽直接着了道,只一下就被废了一半傀儡。

    “小鬼可恶,超—三宝吸溃!”

    千代略微后退落定脚步,却无论怎么震动连接着傀儡的查克拉丝,都不见那几个着道的傀儡有半点动作。

    千代心下又气又恼,心中发狠,不管被大蛇丸打的节节败退的弟弟海老藏,一摧查克拉就把三宝吸溃术运用到了极致。

    巨大的吸力骤然生起,冲着犬冢獠方向,将木叶众人统统纳了进去。

    “嗖嗖嗖~”

    一时之间,很多措手不及的木叶忍者手中的兵器纷纷脱手飞出,直落进了施展三宝吸溃的傀儡口中不见。

    “都说了,叫你吔屎啦!”

    千代应变迅捷,早有准备的犬冢獠也不甘示弱,巨大都快要产生旋风的吸力之中,他根白丸第三次帅头,将几个制成木桩子的傀儡甩向了三宝吸溃的傀儡嘴巴。

    “小鬼可恶!“

    千代一见犬冢獠的动作,恨得牙都痒痒了,但投鼠忌器之下,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施展三宝吸溃。

    毕竟她的傀儡她自己清楚,被犬冢獠这么以彼之矛功彼之盾一闹,恐怕有损毁的可能,即使恨的跳脚,也没有办法。

    不过千代到底是影级高手,享誉忍界的,恼怒之下反手又祭出了一张底牌。

    ”小鬼既然自己找死,那就尝尝我特意给大蛇丸准备的礼物吧!”

    “连礼物都准备好了,还不承认你对我师酱有非分之……”

    犬冢獠得势不饶人,两张嘴皮子一碰就冒出来信口雌黄的话,却还不等说完,脸上顿时一变。

    就见几个被制住的傀儡身上,关节处长满包包的团子开始变色发烟,速度快的如同在水里倒了一桶墨汁下去。

    转眼傀儡身上的莹白包包全部被染成漆烟,甚至还顺着头发急速向犬冢獠跟白丸蔓延了过来。

    “风遁—大突破!”

    千代底牌翻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舍了操控傀儡,结印冲着犬冢獠跟木叶众人方向就是一发风遁。

    “我去,这是什么毒,头发都能传染?大家散开,快把风遁堵回去!”

    千代的底牌不愧是专门为了蛇叔准备,风遁一出,距离最近的犬冢獠已经当机立断切断了头发。

    却只闻风中一股若有若无清香擦过,顿时就是一阵恶心,犬冢獠针扎一样跳起来后退中高呼,手上更不敢怠慢,风遁忍印顷刻完成。

    “风遁—无限大突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