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扣锅
    烟雾闪过,犬冢獠出现在了自己的营帐里。

    “呜汪~”

    白丸吐着舌头,邀功般扑了上来。

    “白丸别闹,有正经事情。”

    推开白丸,犬冢獠不欲多做互动,掀开门帘就跑。

    “小獠,果然是你,手段多多。大蛇丸呢?”

    更跑出营帐没有几步,就听得有个声音传来,前方的营帐左右转出了宇智波富岳跟猿飞新之助。

    见到这两个营地里,权利仅次于大蛇丸的人,犬冢獠舒了一口气的同时,赶紧道:“富岳大人还有新之助队长,快,砂忍果然有阴谋,师酱需要我们支援!”

    “我就知道砂忍不会那么老实。新之助,你先去集合机动部队,我随后就到。”

    宇智波富岳神色一沉,当即吩咐。

    “好。”

    猿飞新之助不多废话,回身就走。

    “边走边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猿飞新之助利落的走了,宇智波富岳也沉着着,边说边示意犬冢獠跟上,一同往营垒外行去,说话之间,抬眼望了一下山上的城池,那里依旧洋溢着欢庆,不见丝毫异样。

    “我在砂忍的酒席上见到了岩忍。师酱留下来拖延时间,我先回来传达消息。”

    同样抬眼望着洋溢欢庆,山城里不见预想中的战斗,犬冢獠跟着宇智波富岳快步前进,心底有一丝疑惑闪过。

    从离开之前的架势来看,砂忍是早有成记,不会上罢干休才对,怎么这会反而没有什么动静了?

    正想着,是不是自己漏掉了什么,砂忍为何如此平静的时候,就见裹一身红装的山城中传来一声轰响,浪潮般的欢呼声被生生折断。有三到身影前后追击者冲出了桔梗山城。

    “是大蛇丸。砂忍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快走,我们去接应!”

    宇智波富岳眼神好,一眼便看出了当先的拿到身影是大蛇丸,当即招呼了一声犬冢獠,脚下发力便已经风一样蹿了出去,边跑边大声呼呵发布着命令。

    “第一部队境界,第二第三部队准备战斗,机动部队随我出击!”

    等犬冢獠越过营垒,宇智波富岳跟已经集合了机动部队的猿飞新之助已经潮水般向着桔梗山城发动了冲击。

    扫了一眼桔梗山城城门大开,愤慨咆哮着洪流般冲出来,士气高昂众志成城的砂忍,犬冢獠不禁眉头挑起。

    到底还是被砂忍利用了,本来不打算大闹风影的婚礼,不想砂忍已经扭转的士气被再度拔高跟汇聚成一股绳,可惜现实却不允许事事遂心。

    “大蛇丸,好心请你来参加我们风影的婚礼,你居然敢在宴会上杀人,欺负我们砂忍无人吗?今天与你不死不休!”

    千代紧追不舍着飞速疾行的大蛇王,用声震瓦瓮,怒火中烧的声音咆哮。

    随着千代的咆哮,山城内外的砂忍具都发出一声暴烈般的愤怒吼叫。

    木叶真的是欺人太甚!

    “呵呵,千代你可真是好算计。”

    大蛇丸不回头,沿着山坡飞速下行,虽然在笑,但暗哑低沉的声音之间只有一片森冷。

    这种被敌人光明正大利用的算计,激起了蛇叔的不爽。

    “大蛇丸,留下来给我一个交代!”

    千代怒斥,挥手间向着怎么也拉近不了距离的大蛇丸扔出了一个卷轴,当空展开之后,飞出十个各式各样各有特色的傀儡。

    十个或高或矮,或红或蓝,长着牛角或者圆头无发无耳的傀儡一出现,便向着大蛇丸发动了迅捷的攻击。

    无耳的蓝面傀儡脑袋上射出尖刺钢索,只缠大蛇丸腰腹,红白脸的傀儡组合,化作高速旋转的查克拉刀挥起就劈,白发傀儡双手无限伸长往大蛇丸双肩抓去,最为高大的牛头傀儡轰轰轰迈开大步猛烈冲撞向前。

    “近松十人众!”

    感受背后多样又凌厉的攻击,以及一股骤然出现的巨大吸力扯住了脚步,大蛇丸跟千代多次交手,不用回头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神情之间不禁凝重起来。

    “不过是几个破烂木偶,以为就能拦住我了?”

    然而大蛇丸是什么人,骄傲到敢去探究不死的大拿,被身后的吸力扯住了脚步,尖刺钢索,牛头傀儡跟挥舞着查克拉大刀的傀儡冲临背后,索性便不再远盾,回身甩手就是一个‘邪蛇腕爆’,顿时跟千代的是个傀儡硬钢了起来。

    “大蛇丸,你蓄意毁坏风影的婚礼,简直无礼至极。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将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其他几位影,倒要问问猿飞日斩,他是怎么教的徒弟,一点礼数都不懂!”

    千代一举困住了大蛇丸,身后浩浩荡荡的砂忍气势如虹的冲了下来,她操纵着近松十人众将大蛇丸团团围住,恶声斥责之间杀机凛然。

    只要能一举干掉大蛇丸,砂忍就会不战而胜,千代嘴上说着怪罪的话,手上却一点也不容情。

    “千代,你这个阴谋算……”

    领着人冲到半山腰的宇智波富岳将千代的言行看在眼中,落在耳里,不用二想也知道千代想要罗织罪名,甚至还想弄死大蛇丸,为了不让她煽动已经群情激奋的砂忍,当即吐气开声就要驳斥,却叫犬冢獠拉了一把,将话打断。

    用眼神示意宇智波富岳看我的,犬冢獠脚下不停,深吸一口气便吐气开声喊道:“千代泥垢了!当时我也在场,我可是听得很清楚,大蛇丸大人已经明确拒绝你了!“

    洪亮的声音像一股寒流横扫而过,有不好的预感忽然升起。犬冢獠带着无奈跟愤然的话出口,宇智波富岳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就算你用强,大蛇丸大人是绝对不会留下了的!你已经老了,容颜不再,风烛残年。我们大蛇丸大人还风华正茂,以后准备成为火影的,你配不上的,求求你了,有点自知之明啊你!”

    犬冢獠放开了喉咙,用着愤然厌恶的口吻痛心疾首着喧哗,带着白丸急速向前冲去。

    跟在他身边的宇智波富岳嘴巴已经张开,大的能吞下鸭蛋。

    “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勉强的,不愿意就是不愿意,都那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看不开呢,哎~”

    跑动中摊手,犬冢獠无奈至极的长叹,洪流一样冲下来的砂忍一往无前的汹涌气势为之一滞。

    紧跟在犬冢獠跟宇智波富岳之后带,领队伍的猿飞新之助瞪大了眼睛盯着犬冢獠的背影,表情扭曲又诡异,好像嘴里飞进了入口就化的蟑螂。

    我的天,犬冢獠你这是要升天啊!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清奇的脑回路?居然硬生生将争锋相对夺取舆论制高点的事情掰扯成了千代与大蛇丸的黄昏之恋琼瑶剧。

    慢说砂忍同仇敌忾,义愤填膺的来势汹汹在犬冢獠清亮高亢的嗓门下像是洪水撞上了大坝,碎了一地。便是木叶眼见大蛇丸比困,带着急切的心态,此刻也接受不了被犬冢獠一席话生掰硬扯成一团狗血的转变。

    然而明知道是假,但无论砂忍还是木叶,脚步被惊吓的一顿的时刻,还是不由自主的将探寻跟好奇的目光投向正在拼尽全力厮杀的大蛇丸跟千代。

    “獠,给我闭嘴!”

    “混账,老身生撕了你啊!”

    巧之又巧的是,就在很多人下意识将目光转过来的时候,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的大蛇丸跟千代,一个气的白脸发青,舌绽春雷的大喝,一个气的怒发冲冠,扔下对手不管,操起傀儡就往犬冢獠杀了过去。

    于是,原本都不相信犬冢獠鬼话,准备亲自参与进去的围观群众们看着两人的表现,忽然就将信将疑了起来。

    看这情况,这是恼羞成怒了?

    千代跟大蛇丸……不会玩真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