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大婚
    大蛇丸跟千代很是和谐的做了一番交流,至于话题中涉及到了自己,犬冢獠眼观鼻鼻观心,不做任何表示,安静的装作是条狗。

    直到托福,陪着大蛇丸一起入座之后,犬冢獠这才开始不动声色的悄然打量起客厅中的各色人物。

    并不小的大厅之中,摆了月末有十几桌的样子,已经根据安排分配坐满了大半,越是靠近大厅门扉的方向,人员越是坐的齐整,而且一水的都是砂忍。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奇怪,虽然是一村之影的婚礼,按理说作为对等的其他几个忍村无论敌对与否,出于礼节都应该有人前来恭贺做些表示。

    不过风影的这场婚礼并不纯粹,而且明显是临时起意,眼下忍界又是一片混乱,人脑子都快打成狗脑子了,其他几个忍村仓促之间没有接到消息,赶不及来走过场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当犬冢獠的目光扫过客厅某个并不是很显眼的角落是,砂忍或白或灰烟的装扮中,一抹显眼的红色引来了他的注意。

    那是个坐下来也超出了很多人半个头的魁梧家伙,酒桌下,犬冢獠伸腿触了一下大蛇丸,用目光示意。

    然而蛇叔却好像根本没有感觉一样,不为所动,只顾着自己看自己的兴致,一副淡定中自得其乐的架势。

    不知道蛇叔在想些什么,犬冢獠反正觉得有些气苦。

    师酱,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咯?这里可是砂忍大本营来的,对你是闲庭信步啦,但对我来说可是龙潭虎穴好不啦,多少也注意点我的心态好不好!

    无奈,蛇叔就是不予理会,甚至还把犬冢獠再次撞腿的时候,一脚给他踢了回来。

    犬冢獠的眼睛立时就瞪大了。

    师酱你这是几个意思?

    师徒两个正暗地里闹腾的不可开交,那边陆陆续续的已经有不少人进来,不大一会便将整个大厅坐的满满当当,再放眼去看就是人头耸动,那道角落里的疑似岩忍的身影已经被遮挡的看不见了。

    “新娘到了!”

    便这时,外面出来一阵热烈的哄闹声,引得大厅里人头涌动,具都将目光往门口看去。

    犬冢獠挣不多自己老师,心下气苦,这时也索性不管了,同样将目光往门外看去。

    就见门外,原本喧闹热烈的人群自动自觉的分裂开来,让出了一条通道直达大门,伴随着一声盖过一声的声浪,一身红袍,盘着头发,头饰随着步伐摇曳之间,加流罗娇艳如花,由充当长辈的海老藏引着,莲步轻移,披光带霞而来。

    眉眼唇角,娇嫩脸庞之上,带着如水温柔的甜蜜笑容,随加流罗的脚步,夹道相迎的人群振臂欢呼,原本多少带着些宣泄意思的放浪此刻都感染在加流罗的喜气之中,变作发自真心的祝福呼喊。

    这一刻的加流罗,温柔与英气并存,柔美与坚强并在,莲步徐徐,步步而来,美艳不可方物。

    就是便阅各种天然或人造美女的犬冢獠,也不禁一眼之下被加流罗此刻的光彩吸引了片刻。

    “加流罗!”

    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厅中的罗砂卸下了风影的装束,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正式的砂忍传统的褐色长袍,见加流罗跨过门扉,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

    无视作为长辈,想要说点什么的海老藏,罗砂握住加流罗的纤纤素手,回身就往大厅正前方特意搭出来了的低台上走去,很是激动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模样。

    加流罗笑颜如花,任由罗砂一路拉着,静美的如同月下白莲。

    在千代的主持下,繁琐的仪式在厅外越发高涨的欢呼声中开始。

    加流罗与罗砂两人双手相握,四目相对,眼中除了彼此,似乎已经在没有其他,便是近在咫尺的千代也都忽略了。

    有情人终成眷,好一副郎情妾意,纵然还是敌人,犬冢獠心里也有一声赞叹。

    等仪式结束,新郎罗砂带着新娘加流罗暂时退场,由千代宣布宴会开始,屋外的欢呼声达到了高峰,滚滚而来的气浪仿佛能将房顶掀翻。

    犬冢獠又想起了先前那个岩忍,在看去时,已经不见了踪迹,当即心中一动,嫌人头碍眼,站起来想要获得更多视野,却见眼前人影一闪,马基就堵在了面前。

    “你在看什么,小鬼!”

    马基沉着声音,脸上带着丝丝愤恨。

    “反正不是看你,起开!”

    犬冢獠闪身,对带着明显敌意的马基没有好声气。

    “在风影大人的婚礼上,你最好放尊重一点。”

    马基再动,牢牢的挡住了犬冢獠的目光,愤恨中似乎有股得意的跃跃欲试,但又强自压制住。

    犬冢獠停下了无意义的动作,将想要搜寻岩忍的目光落到了马基脸上,片刻的注视之后,扫眼去看还站在台上,带着证婚的喜悦之色的千代姐弟,然后将附近看到动静,抬起头来的砂忍那副挑衅又蠢动克制,不加掩饰的模样瞧了个准。

    好了,肉戏来了,砂忍这是等着我动手啊。

    最后重新将目光落会挑衅满满的马基身上,犬冢獠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怪不得觉得罗砂有些急切,才刚刚证婚完毕就拉走了新娘,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当事的主角离开,跳出个小辈的马基来故意挑事,身在砂忍大本营的重重包围之中,只要他先动手,砂忍就有了毫不客气的借口,事后还能推脱个一干二净。

    一旦犬冢獠先动手,事后砂忍就可以说是木叶不讲规矩,而不是故意借着机会挖坑算计。

    而且即使不成功,也能借此更加激发砂忍的同仇敌忾,将已经恢复的士气凝聚拔高。

    如果能够趁机除掉大蛇丸就更好了。

    砂忍的金算盘真是打的叮当响呢。

    “小鬼,我的眼睛在隐隐作痛啊,你最好老实一点。”

    见犬冢獠沉吟着不上当,马基的挑衅越发肆无忌惮起来,像是在说,来呀,来打我呀!

    “师酱,问个问题,你没问题吧?”

    没有理会马基光明正大的挑衅,犬冢獠回头去看蛇叔,问了一个叫不明就里的砂忍一愣的问题。

    “完全没有。”

    大蛇丸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头也不抬,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声。

    “那我就放心了。独眼龙给我滚!”

    前半句还和风细雨,有股舒气放心的感觉,下一句便是霹雳般一声暴呵,骤然回首间犬冢獠飞起一脚就踹到了马基脸上,将措手不及的马基整个踹飞出去,稀里哗啦撞到一片!

    “木叶的,你们找死!”

    变故骤然,砂忍的怒骂就在马基飞出去的同时响起,上来就直接不分青红皂白,将帽子整个扣在了木叶头上,毫不犹豫的将安坐的大蛇丸也圈了进去。

    “就知道你们砂忍没憋好屁!不过马基,踹了你一脚,我反正是念头通达了,有什么仇什么怨,我们回见再说,拜拜咯!”

    “忍法—逆向通灵之术!”

    话音方落,伴随烟雾,犬冢獠已经消失无踪,只留下揭案而起的砂忍扑向依旧安坐的大蛇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