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鸿门宴
    “火之国,木叶村,对砂忍战线统领,三忍,大蛇丸。”

    本来就不是诚心诚意前来参加婚礼的蛇叔可不惯着谁,一句话说下来,气的在场的砂忍眼睛都快喷火了。

    娘蛋,你特么这是挑衅吧,绝对是挑衅吧!知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砂忍的大本营啊,信不信老子剁了你……好吧还真剁不了,主要是打不过。

    “可有请帖。闲杂人等免进!”

    一身冷气都化成熊熊怒火的砂忍咬牙启齿的反击。

    蛇叔懒得再理这个小角色,拿眼一挑犬冢獠。

    “接好了啊。”

    钦点陪同赴宴,被蛇叔坑了一把,犬冢獠心里也是有气,见蛇叔示意,当即从怀里掏出那份马基送来的请帖,抖手就射了出去,冲着那个问话的砂忍脑袋。

    “哼,雕虫小技。既然来参加婚礼,礼物呢?”

    问话的砂忍不屑一笑,一把抓住了请帖,看也不看往桌子上一摁,嘲讽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犬冢獠,好像琢磨着怎么下手才畅快的样子。

    “嗯?!”

    听了砂忍的话,犬冢獠一愣,抬眼去看蛇叔,正巧看见蛇叔也拿目光来看他,双眼之间的意思很明显的表示:这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我……毛,礼物!蛇叔你简直坑死人不偿命了你。

    我一个跟班打杂的,还是你一意孤行突然叫我来的,你叫我怎么准备这些?这本来就不是我分内考虑的事情好伐,再说事前知会我一声你能死啊!

    “嗤~木叶的蛮子,一点礼仪都不懂的吗?来参加风影大人的婚礼居然连礼物都没有!”

    冷脸砂忍可算是抓着了机会,激.情澎湃的张嘴就是一顿喷。

    犬冢獠脸色发烟,去看蛇叔,却见蛇叔一点也不羞不恼,摆明了我不管,我就看戏,顿时心里就来气。

    好好,坑我是吧,你等着。

    “谁说我们没有礼物。告诉你,我们大蛇丸大人可是三忍,说话小心着点,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犬冢獠伸手往忍具包里一掏,掏出个叫蛇叔瞳孔骤然一缩的卷轴,大步上去‘啪’拍在了桌子上,好巧不巧正好拍在砂忍摁着喜帖的手上。

    “嗷~小鬼你要死!”

    冷脸砂忍顿时破功一声嚎,周围几个虎视眈眈恶狠狠着,毫不掩饰敌意的守卫砂忍立马抽刀在手。

    “干什么干什么。我们是来参加婚礼的,还有没有点规矩了?砂忍的蛮子都是这么不懂礼仪吗?这是我们大蛇丸大人亲笔的风遁笔记,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可精贵着呢。还不赶紧收好咯!”

    剑张弩拔之中,犬冢獠毫无惧色的嚷嚷,环扫而过的目光中满是鄙视,气得拿出了几个兵刃的护卫砂忍恨不得直接上去三刀六洞捅死他。

    太嚣张了你这个小鬼!

    “你说是就是啊!倒要看看你搞什么鬼!”

    冷脸砂忍挥手制止了护卫的蠢动,一副信你有鬼的样子,就要动手把卷轴打开。

    “蛮子就是蛮子,哪有当着主人面打开礼物的道理。一点礼数都不懂。我们大蛇丸大人什么身份,糊弄你?你也配,哼!”

    犬冢獠是不打算讲理了,说着又拍了一把在卷轴上,手一直被压在卷轴下面的冷脸砂忍又是一声嚎,疼的冷汗都下来了。

    “大蛇丸大人,请不要跟这个满脑袋沙土的傻狍子一般见识,我们先进去吧,听里面热闹的,已经开始了。客人都没到齐居然敢开宴,看来砂忍真是没几个懂礼仪的了。果然是蛮子。”

    不等冷脸砂忍说话,犬冢獠骂骂咧咧招呼着看戏的蛇叔径直往城里走去,从头到尾都无视那些护卫砂忍。

    目送蛇叔两人进城,冷脸的砂忍又疼又气又敢怒不敢言,抓着连续挨了犬冢獠两下,已经红的有点肿起来的手,铁青着脸恨不能咬死犬冢獠。

    “不错。”

    穿过门洞的间隙,当先走在前面的蛇叔没有回头,忽然的赞叹了一声,很是淡然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在意犬冢獠拿了他的笔记去当礼物。

    犬冢獠撇撇嘴,没有吭声。

    两个都是人精,谁还不了解谁是的。

    又不是诚心诚意来参加婚礼,还真送上大礼么?

    大蛇丸不介意坑一坑弟子,找点愉悦,犬冢獠也不过做做样子吓唬人罢了。

    谁当真谁傻。

    在整治外敌方面,两师徒还是很有默契的。

    两走过城门洞,越发见到里面的热闹,相比还需要喜庆装束来遮掩不和谐的城门,城里就一点也看不出两天前还经历过一场大战的痕迹了。

    张灯结彩,热火非凡的城里,洋溢着欢畅,沙忍们正在举杯畅饮,呼朋唤友的有些放浪形骸。

    趁着这场婚礼,因为失利和叛逃事件积压在沙忍心头的郁气似乎都宣泄了出来。

    沙忍的士气,高昂的一眼可见。

    师徒两个看了这场简直烈火烹油般的热闹,具都神色淡淡,没有了谈话的兴致。

    “两位请跟我来,风影大人已经为客人准备好了宴席。”

    负责接引两人的沙忍带着微笑,心平气和,除了真诚的欢迎,饭不出一点敌视,甚至连不满也几乎没有。

    仿佛真心诚意的只是在欢迎两位前来祝礼的客人。

    师徒两人心下越发沉静下去。

    没有挑衅,没有怨恨,这个接引沙忍的平和冲淡,由心而发的喜悦是对木叶最好的打击。

    沙忍们在这场婚礼的洗涤下,已经完全扫去了之前的所有负面心态,再度斗志昂扬,充满了信心。

    风影既然敢在这个事时候大张旗鼓的举行婚礼,无疑是在彰显他必胜的信念,这给了沙忍无穷的动力与鼓舞。

    看呐,我们的影敢在你们木叶大军压境下举行婚礼,就是不怕喜事变噩耗,我们一定会将这喜事变成喜上加喜的大好事,你们木叶输定了!

    如果说,在外面狂欢的沙忍更多的还是在宣泄的话,跟着接引沙忍来到正式的贵宾厅,看到纷纷笑容满面,混不在意师徒两人的沙忍高层,这种无所畏惧的表现就更加明显的流露了出来。

    “大蛇丸,居然敢一个人来赴约,老身我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不愧是传颂的三忍。”

    本来应该是挑衅意味满满的话,但作为主婚人早已到场的千代却只有真诚跟欣赏的感慨。

    好似诚心的赞叹夸耀,,不带半分歧义。

    光明正大的堂皇气度扑面而来。

    “千代,我还带了我的弟子来。怎么样,没有印象吗?”

    顺着接引沙忍往最前端的主客桌行去,大蛇丸一边与千代这个忍界前辈进入聊天状态。

    “怎么会没有印象,那天晚上的忍术可是给我制造了好大麻烦。我听加流罗说过你,了不起的小鬼,叫犬冢獠是吧。木叶的天才何其多呢。”

    千代一句话变了几次主指,感慨的像个看透世事的平凡老太太。

    最后她将温和的目光落在犬冢獠身上,看上去满心都是真挚的欣赏。

    跟着大蛇丸入座,犬冢獠不说话。

    礼下于人,必有所图。

    生死大敌想见,虽然是风影的婚礼,但千代这种和煦到犹如自己长辈的态度,真的很是能说明问题。

    加上在座的沙忍众多高层,无不是面带微笑或者木无表情,叫犬冢獠心中的提防完全提起。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对敌人和颜悦色?

    当然是稳操胜局,敌人已经逃不出五指山的时候。

    已经可以确定了,这是一场宴无好晏的鸿门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