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大蛇丸单刀赴会,犬冢獠尚缺青龙
    砂忍筹办婚礼的速度很快。

    送来请帖的当天下午,桔梗山城上因为大战成为废墟的城墙便已经重建起来,只是相对于之前的青石修葺,变成了土遁忍术塑造,然后再硬化成岩石的模样,跟还残留的城墙弥接了起来,看上去不那么统一。

    不过这也得益于忍术的便利了,要是放在一般大名手里,烂成桔梗山城这般模样的城池,没有三五百人忙前忙后一两个月根本就别想修好了。

    管中窥豹,见一斑而知全貌,从修建工事上来说,忍者不愧是这个世界上占据绝对武力高点的一撮人。

    看着桔梗山上的砂忍忙忙碌碌,干的热火朝天的模样,木叶营地相对比之下,反倒更有些突袭失败之后,士气挫败的模样。

    偶尔有砂忍路过木叶营地之外,看见营垒上满是不忿的木叶忍者,也是一副得意又挑衅的神情,看上去已经完全脱离或者忘记了叶仓叛逃的事件,全幅身心的都洋溢着一股骄傲的情绪。

    反观木叶一方的忍者,多少都感觉有些憋气。明明是你们砂忍昨天被我们突袭,打的跟狗一样好不好,这才过去半个晚上,一天事件都不到,你们趾高气昂的毛线啊!

    砂忍的四代风影罗砂决定在桔梗山城迎娶妻子加流罗的事情,经过砂忍刻意的宣传,早已经传遍了双方阵营上下,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副,失败者得意洋洋,胜利者心口憋气,叫人看的搞笑的情景出现。

    不得不说,用一场风影的婚礼造成目前这种古怪现象的砂忍,真的是神来之笔。

    简直比读档重来还厉害,都快比得上直接开修改器了。

    眼睁睁看着砂忍一扫颓唐,忙里忙外干的热火朝天,木叶营地里的气氛越发古怪起来。

    有一股难以明言的郁闷,犹如跗骨之蛆,又仿佛如鲠在喉,叫人浑身难受。

    想要眼不见为净都不行,桔梗山城居高临下,正对着木叶的营垒,不管你愿不愿意,上面的动静时时刻刻都在叨扰。

    就在这种郁闷的情况下,木叶也没有想到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像犬冢毅说的,直接跑去破坏是不可能的,人家砂忍可不是吃素的。而且还是那句话,砸了婚礼的摊子,砂忍高层还指不定嘴都笑歪了。

    我们风影的婚礼你们木叶的都敢砸,简直欺人太甚,奇耻大辱,跟你们没完啊!

    于是到了婚礼当天,桔梗山上经过砂忍齐心协力的整治,已经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木叶尽管看的糟心,气得牙痒痒,却也只是由大蛇丸带了犬冢獠,孤身前往赴宴。

    本来为了安全起见,身为大统领,大蛇丸要去参加风影的婚礼,是深入虎穴,不应该只带犬冢獠一个人。

    而且再一次议事没有拿出个好方案,只得先确定了前去赴宴,看看砂忍有什么花招,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至少应该带上猿飞新之助或者宇智波富岳两人中的一个,还要加上七八个精英上忍。

    只有这样,大家才会觉得安心,不管砂忍到时候有没有安排什么节目,都能够做到进退自如,不慌不忙。

    只是,诸人议定之后,却叫大蛇丸一口否了。

    而且蛇叔的理由也很充足,他自己一个人去,凭借一身实力,量砂忍就算有什么心思也讨不得什么好去,来去由心。

    至于为什么要带上犬冢獠,当然是有事弟子服其劳啦。总不能真的孤身一人前去吧。那就不是怡然不惧而是叫人小觑了。

    总之,蛇叔决定单刀赴会,钦点了犬冢獠作为扛刀小厮一同前往,博一个青史留名。

    嗯,一切都合情合理,无可指摘。就是满心妈卖批的犬冢獠还缺一把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冷艳锯。

    蛇叔单刀赴会,不弱于人。这很好,很气势,很蛇叔。但钦点犬冢獠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瞅着一群前来送行,看着豪气干云的蛇叔,满目都是钦佩的前线高层,看他们偶尔撇过来的眼神中也满是羡慕嫉妒,一副你小子赚大了,这种注定要哄传一时,成为佳话的大好事落你身上了,你小子真是赚了,有这么一个照顾你的好老师的嘴脸,犬冢獠就发烟。

    马丹,你们这群制杖!

    鬼知道能玩的出战场婚礼这种逆转乾坤招数的砂忍到底还准备了什么坑等着呢,这妥妥的鸿门宴啊!

    搞不好到时候摔杯为号,刀斧手齐出就被乱刀剁成肉酱了,你们羡慕个屁,有本事到是自己去啊。

    蛇叔是厉害,是豪气干云,但那是因为人家自信能够在砂忍之中来去自如好不好,大爷我才只是个上忍而已,还没那份资本好不好啊!

    蛇叔真是个坑啊。本来以为一番‘敞开心扉’的交流之后,能够有所改善的,原来还是我太甜太天真了,蛇叔怎么可以用常理来推断呢。

    坑徒弟可是蛇叔的专属保有技能来的。前有红豆,后有君麻吕,哪一个不是满仓满谷的血与泪。

    有苦说不出的犬冢獠也只能自己想办法来保证人身安全,无视一群人这样那样的目光,不停安抚着白丸,叫她好好留在营地里,随时准备着,一旦有很么不对,只要感觉到他的查克拉,立马就配合施展逆向通灵术把自己拉回来。

    这边大蛇丸跟一众前线高层交流完毕,也不管犬冢獠还在安抚不情愿的白丸,招呼了一身,迈步就走。

    “白丸,记住了啊,一定记住啊!”

    眼瞅着蛇叔走远,一众高层疑惑的目光渐渐有些鄙弃和愤怒了,犬冢獠也顾不上再跟白丸墨迹,最后拍了一巴掌在她头上,将她拍的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转头跑着追了上去。

    桔梗山城张灯结彩,一扫昨夜大战的狼藉,甚至借助巧妙的布置,如不仔细观察,全然看不出半点大战的痕迹残留。

    时间正是正午,天上阳光正亮,裹了一层红装的城门在喜字红灯的照耀下依旧显得一片红火。

    穿过紧急修葺却有模有样的城门,传来城里热闹的喧嚣,听上去里面已经开始了一场热闹。

    “来人止步,我们风影大婚,报上目的姓名。”

    无视一片虎视眈眈恶狠狠的敌视目光,蛇叔昂首,闲庭信步的带着犬冢獠上到了桔梗山城大门之外,被一个坐在礼桌后面,脸冷的像死了亲娘老子的砂忍拦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