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请帖
    木叶的议事大帐之中,气氛有些凝沉。

    倒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对砂忍发动的突袭为尽全功,最终拼了个两败俱伤的不满。

    即使没有一举击溃砂忍,直接结束风之国的战争,但因为叶仓的叛逃事件,砂忍的士气已经难以挽回,时间拖得越久,叶仓叛逃酝酿出来的伤害对砂忍来说越发明显,对木叶来说就是以逸待劳。

    真正让气氛凝固的却是另有因由。

    即便是白天,外面的阳光正是一天最好的时候,大帐之中依旧点着烛火,将偌大的空间照映的纤毫毕现,不见丝毫影子。

    大蛇丸高居首位,他面前的书案上摆着一张烫金的红色帖子,上面笔走龙蛇的写着大大一个喜字,分外夺目。

    大蛇丸下首,宇智波富岳与猿飞新之助分列左右坐在首位,顺排下去分别是个个部分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目前在桔梗山战场的家族成员代表。

    这是一场人员齐备,很是隆重的议事。犬冢獠作为大蛇丸的弟子,有幸位列其中,站在大蛇丸身后。

    众人的目光或多或少的都落在被大蛇丸仍在书案上的喜帖上,看着艳红帖子上那个烫金的喜字,没感觉到多少喜庆,心里也没有多少祝福,更多的是感觉到了一种嘲讽跟挑衅。

    严肃隆重的会议上,凭借裙带关系有幸参与,犬冢獠在这份凝沉中没有造次,只是盯着桌子上的那张喜帖,目光古怪又很是感慨的样子。

    真是想不到,砂忍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应对叶仓叛逃带来的影响呢。

    而且这才是第二天而已,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叫人不得不拍案叫绝的方法,真是了不得。

    如果从昨天半夜结束的战斗来算,这时间还没有过去一天呢,一张喜帖就把自己的劣势抹平了,顺便还把木叶的如意算盘狠狠打翻在地。

    果然,真实的世界上,蠢货总是不多的。

    看着喜庆,却对木叶来说形如挑衅的喜帖,犬冢獠心底暗自喟叹的同时,怎么说呢,有些佩服吧。

    一件事情如果形成了对自己不利的舆论,没有办法解释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重新创造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更加轰动的话题啊!

    叶仓是砂忍官方承认并大力传颂的英雄,她的叛逃对砂忍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而且这其中的真相还不能明说,砂忍的高层本来就理亏在先,叶仓自己不宣扬就很好了,他们根本就无从解释。

    本来如果昨天能将木叶一网打尽,用一场大胜来掩盖过叶仓的叛逃影响是最好的,只可惜因为犬冢獠的搅局,大蛇丸的爆发没能成功。

    于是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仓叛逃事件酝酿发酵,推动砂忍的形式向不可挽回的深渊滑落。

    然鹅,峰回路转的奇峰突起就是这么叫人措手不及。

    本来等着坐享其成,看砂忍自己玩死自己,就连昨夜损失惨重的大战也不那么放在心上,却因为今天早上砂忍送来的这份请帖,所有的好心情跟利于木叶的形式都荡然无存。

    想到作为使者前来递送请帖的马基,离开时最后投来的愤恨中满是挑衅的目光,犬冢獠不得不承认,耍了一手好太极推手的砂忍有得意的资本。

    风影罗砂跟加流罗的战场婚礼,这真心得说一声服。

    这操作,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谁想出来的?怎么一个骚气能形容得了。

    就一张请帖而已,就把他风来雨去,在河之国奔波,费尽口舌跟心思的筹谋轻描淡写的抹掉了。

    于此同时,还力挽狂澜,将砂忍因为叶仓叛逃趋于崩溃的士气重新拔高。

    妹的,这才是真正的牺牲小我,幸福大我的正确操作方式啊。根本就数不清一石几鸟了好吧。

    反正,让砂忍这么弄了一出之后,木叶之前的作为算是都成了过眼云烟,注定付诸东流了。

    两边心气,士气,肯定又重新回到了同一水平上。

    战争这玩意,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打的就是个士气强弱。

    眼下大好局势,毁于一旦。

    纵然是蛇叔,这时候恐怕也是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一声妈卖批吧。

    如果蛇叔会的话。

    对于自己一番辛苦都做了无用功,犬冢獠到是看的开,没什么不甘。

    事情到了现在这境况,也不是他能插手的了。今天来也只是重在参与,带着眼睛耳朵就好,嘴巴还是老老实实闭上吧。

    看大佬们撕逼就行。

    “都说说,怎么办?”

    蛇叔拿起烫金的喜帖,往桌上一扔,蛇瞳环扫而过,无形的锐利斩破了凝固氛围。

    “哼,这是什么请帖,我看分明就是给我们的战书。这是挑衅,决不能让罗砂把这场婚礼办下来。大蛇丸大人下令吧,让我去毁了他!”

    蛇叔话声刚落,就有个脸上画着油彩的粗豪中年人拍案而起,一通义愤填膺的嚷嚷。

    看着那个站起来,一脸怒容的中年人,犬冢獠有点想捂脸。

    这家伙他认识,叫犬冢毅,跟波风水门的队友犬冢鄂能扯上点关系,论血缘的话,算是犬冢鄂的远房表弟。犬冢一族有数的高手,精英上忍,是风之国战场的犬冢一族代表,并且同时负责着侦查方面的事务。

    犬冢毅这人,硬实力方面都说得过去,否则也轮不到他作为犬冢一族的代表,不过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

    犬冢一族的野性,在犬冢毅身上发育的非常良好。

    典型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型人物。

    在坐的谁还看不出来这份请帖分明就是砂忍的战书跟挑衅啊,人家敢光明长大的送过来,就不怕你去捣乱好不好撒。

    何况你这一去,无论成功与否,都只会让砂忍更加同仇敌忾,给自己增加难度好不好。

    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有些人他天生就是没有。

    身为犬冢一族,犬冢獠真的不想看犬冢毅在这种重要的会议上刷新智商。

    太尴尬了有木有。

    蛇叔不置可否的没有理会叫嚣的犬冢毅,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一脸囧像,欲言又止的犬冢獠,不说话,继续等待有建议性的发言。

    然鹅,砂忍的这一手耍的太漂亮也太突然,一时之间,众人也没有什么好的破解办法,于是就看着犬冢毅白痴一样愈发昂头得意,气氛尴尬的僵在那里。

    “暂时先放一下吧。事情太突然,一时半会大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过个人认为,既然砂忍敢发请帖过来,不管是战书还是挑衅也好,我们必须得去。不然可就叫砂忍小看了我们木叶啦。”

    眼看着犬冢毅的脑袋都快昂到天上去了,气氛又重新有凝固起来的苗头,以智慧传名的奈良一族代表不得不出声缓和,先做了个必要的强硬表态。

    奈良代表说完,蛇叔微微颔首,无视有点急起来的犬冢毅,目光扫过,见一个两个或是愁眉苦脸,或是事不关己的模样,确实一时半会都拿不出什么切实可行的主意,便重新拿起书案上的喜帖一扔,道:“就先到这里。先去处理战后的事情吧。帖子上说,明天才开始婚礼,我们还有点时间。”

    蛇叔发话,昨晚大战之后的确实也是还有甚多事情需要处理,在座的众人便纷纷起身告辞。

    看着被奈良代表拖着,跃跃欲试不甘心,还想要说点什么的犬冢毅最后一块出去,犬冢獠也是有点服气了。

    犬冢琢磨身为一族之长,估计真的很辛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