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破局
    一场各有算计的大战,在大蛇丸的蛇潮与千代的狮海对轰中落下帷幕。

    烈火已经扑灭,只剩下烟烟还在袅娜,秋月高挂长空,夜风吹散了硝烟。

    银色的月华覆盖下,只剩下冰冷中悲戚与颓败在弥散,酝酿着失望。

    木叶一举突破桔梗山城的计划失败了,砂忍借机谋算木叶的筹划同样未尽全功。

    这是一场看上去没有胜利者的大战。

    表面上,砂忍在叶仓这个大将临战叛逃,士气被严重打击的情况下,又遇到木叶落井下石的发难突袭,在重重不利的打几下,最后还能守住战线,是力挽狂澜。

    可实际上真是如此了吗?

    罗砂站在残缺的城墙上,面沉如水,看着千代姐弟指挥部下收拾残局,倾听着充斥山城的痛苦呻吟,一言不发。

    这一场大战,看上去两败俱伤,但归根结底却是砂忍失败了。

    木叶只不过是一次突袭的总攻打了个两败俱伤,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失败,而砂忍利用了叶仓的叛逃,却没办法解决叶仓叛逃的影响。

    从得到叶仓被木叶从雾忍手中救出来的消息之时,仿佛就已经注定了会发展到目前这一副局面。

    不,应该说,是从决定出卖叶仓开始,似乎就预料到将会出现眼下这样的状况。

    只是形势所迫加上自己的自负,才可以的忽略了这些坏情况。

    叶仓擅自带领河之国的砂忍撤离,气势汹汹前来质问,为了避免内部出现分裂,严重影响筹备了许久的决战。思虑数日之后,想要将计就计,同时除掉叶仓并借机重创木叶,好来个一石二鸟。

    相比较耿直的叶仓,他罗砂的计划顺利的启动并实施了,叶仓在久等不见回复解释的情况下,终于悍然叛变,木叶也如愿以偿的突袭了他的城池。

    可惜结果却发展到了最坏的地步。

    不惜彻底牺牲叶仓,自残士气,想要一举解决到两个麻烦,结果一场大战下来之后,叶仓带着她的人成功的跑了,木叶也跟砂忍拼了个两败俱伤。

    如果没有叶仓的叛逃,或者将叶仓的叛逃扼杀,这场大战,砂忍除了士气低落之外,跟木叶可以算是半斤八两。

    只是现在,叶仓的叛逃事件已成定局,大战之后,砂忍的士气低迷,风影的威望遭遇空前打击,这些该如何挽回?

    偷鸡不成蚀把米,接下来是孤注一掷,就这样跟木叶决一死战吗?

    罗砂沉默着,伫立在残缺的城墙上,任由长风带走身上的温度,找不到半点答案。

    本来就不是木叶的对手,只有集中全力,趁着木叶四处开战的情况下突破一点,才有胜利的可能,这是砂忍目前有且惟有的胜利曙光。

    经历了二战失败的大裁军,砂忍根本经不起再一次失败了,为什么这些家伙就是不能理解我呢!

    忧思,困在局中,找不到破解的方法,罗砂沸腾的思绪满满变得暴虐。

    想要得到就必然需要付出,相比较整个砂忍的未来,为什么个人就不能做出牺牲呢?我罗砂殚精竭虑,又不是为了个人的私语!

    困扰,暴躁与打击,让临危受命接过了影之称号,信心满满准备率领砂忍走出困境的罗砂失去了心态。

    劳务所获还不被理解,罗砂突然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

    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成为风影?

    秋月银辉将大地尽染,长风带来的冰冷如刀,罗砂伫立,目光渐渐涣散,信念在心中摇晃。

    仿佛沉入了无力挣扎的寒潭之中,沉落,沉落,渐渐看不见光明,被冰冷包围,慢慢被冻结。

    忽然有一点温暖从手心传来,将他从寒潭的烟暗中拉了出来,沮丧的错觉都被挥散。

    罗砂回头去看,加流罗悄然来到了身边,伸手与他五指相扣。

    “身为风影,这种时刻可不能沮丧啊。你现在是大家唯一的支柱了。如果连你也倒下了,砂忍就真的在没有希望了。”

    丝丝暖意从手心传来,化开了即将凝结的冰冷,扶住了摇摇欲坠将要破碎的信念,加流罗带着温柔的微笑,注视着罗砂,目光暖暖的像阳光在流淌。

    “谢谢你,加流罗。”

    真的谢谢你啊,加流罗,谢谢你还坚定的站在我身边。

    四目相对,凝望加流罗纯净的微笑,感受她带来的温暖,罗砂濒临崩塌的信念再度凝聚。

    “哪怕只为了你,加流罗,我也会给风之国带来这场胜利!”

    紧握加流罗的手,罗砂脸上终于有了表情的变化,他轻声的呢喃,发出仿佛耳语梦呓般的声音,有一股泰山不移,不惜一切的坚定充斥在其间。

    “嗯,我相信你。所以,我们结婚吧!”

    加流罗微笑,点头,奉上全心全意的认可,然后忽然的话让罗砂一愣。

    “好,我们结婚,在打败木叶,取得胜……”

    一瞬间的怔滞,罗砂目光亮起,炯炯有神的凝望加流罗,却没有说完话,唇上一暖,已经被加流罗纤白的手指点住。

    “我是说,结婚,就在这里,在桔梗山城,结婚!”

    加流罗微笑,温柔的情意如同暖流,顺着嘴唇上的暖意直入心底,化作甜蜜甘泉。

    罗砂再次呆滞,目光中的欣喜在对视中满满化作坚定与怜惜。

    “加流罗,谢谢你。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

    胸膛中的暖意甜蜜的仿佛要溢出来,恨不得将眼前的加流罗狠狠的搂在怀里,但明了加流罗心意的罗砂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只用目光贪婪的凝视加流罗的笑颜如花。

    “嗯!”

    细小,犹如娇哼的声音轻轻从精致的鼻子发出,加流罗仰望着罗砂,纯净温柔的目光明亮的像崇拜英雄的少女。

    秋风渗人,秋月光寒,桔梗山城里硝烟未散,大战之后的创痛历历在目,罗砂扣住了加流罗的双手,深深对望之中,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罗砂跟加流罗想干什么?”

    正在指挥着砂忍们收拾残局,心情低落的海老藏不经意间瞥见了残缺城墙上,十指相握,四目相对,深情凝视,沉浸在浓情蜜意之中的男女,心头顿时暴起一股邪火,冷哼一声就要上前去呵斥质问。

    叶仓叛逃了,算计木叶的计划也失败了,砂忍的士气接连被打击,隐隐已经有趋于崩溃的征兆。

    眼瞅着筹划了许久的决战就要不战自溃打不下去了。身为风影,在大家都沉浸在失望颓丧之中的时候,怎么敢众目睽睽之下还你依我浓?

    罗砂你的责任心都喂狗了吗?加流罗你是不是瞎了,连场合都不会看一下!

    “冷静点。”

    眼疾手快的千代一把将海老藏抓了回来。

    “姐姐,他们……”

    海老藏挣扎,带着不解。

    “好了,别着急。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呢?哦,对不起啦我的弟弟,你确实没有。”

    千代笑嘻嘻的,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反倒对罗砂跟加流罗现在的模样乐见其成,顺带还逗了一下自己独身主义的弟弟。

    “姐姐!”

    海老藏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总爱开玩笑的姐姐。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不好啊!

    “没事的,我们应该相信他,毕竟是我们大家一致选择出来的风影不是吗。来吧,快帮姐姐干活,别想偷懒!”

    说罢,千代拖着海老藏就走。

    “哎哎,姐姐你干什么?你慢点啊!”

    被一把年纪还这么活泼的姐姐拖着踉跄远去,给罗砂两人留出空间,海老藏真的,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