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夜战
    烟火滚滚涛涛,桔梗山城一改几日的沉寂如死,变得沸反盈天。

    燃烧的火光照亮此起彼伏的战斗。

    呼呵声层叠着斯吼,战斗的硝烟四处弥漫。

    木叶的忍者成建制的攻破了桔梗山城的防线,杀入了城中。

    层层抵抗的沙忍虽然看上去早有准备的样子,但还是因为叶仓叛逃而士气低落,纵然大蛇丸被阻止,但沙忍在自己的地盘作战依旧被打的节节败退。

    “宇智波的凶眼富岳,今天请你死在这里吧!”

    “黄秘技—八弦音之板!”

    双手操纵着八具各有特征的傀儡,海老藏将宇智波富岳打的狼狈不堪,完全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指挥战斗。

    身为一个理智派,海老藏在宇智波富岳率领木叶忍者攻进城的第一时间便锁定了他。

    通过战斗以及牺牲,成功的将宇智波富岳与部下的联系切断。

    刀枪剑戟,飞针暗器,毒药火焰,海老藏的八个傀儡交错掩护,协同战斗,圈住宇智波富岳之后,就再没给他脱身的机会。

    尽管海老藏的八个傀儡每一个都不是宇智波富岳的对手,顶多也只有普通上忍的实力,但被叠加之后,却用配合无间的潮水般攻击打的他有些抬不起头,连说话喘气的功夫都没有。

    叶仓引起的火焰,经过木叶之手后燃烧的越发旺盛,摇曳的光影中,表面上看去木叶的忍者占据着上风,而沙忍士气低落,今夜木叶毕其功于一役就在反掌之间,可富岳清楚的感觉到,这是个陷阱。

    既然敢让叶仓叛逃,沙忍不可能没有几手准备。

    木叶气势如虹,看上去形式一片大好,沙忍士气低落节节败退岌岌可危,崩溃看上去就在眼前,可惜只不过是被人刻意利用之后,将计就计布下的陷阱。为的就是吸引木叶深入桔梗山城。

    写轮眼被摧动到了极致,宇智波富岳左支右绌的抵挡着海老藏傀儡的进攻,一边还要分神抵抗操纵傀儡的查克拉丝震动产生的幻术,疲于应付的同时,心中暗暗焦急。

    再这么下去,不做点改变的话,今天说不得木叶就要吃上一个大亏了。

    “吭~”

    兵刃相撞,宇智波富岳挡住了傀儡的突击,正要狠狠心拼着受伤,先解决掉眼前这具专攻体术的傀儡,眼角余光却瞥见一旁另一具傀儡张开的嘴巴中已经开始闪耀火光。

    “该死。”

    顾不得再想怎么以最小的带价解决一具傀儡打开漏洞,宇智波富岳恨恨的骂了一声,飞身躲开。

    “嗤嗤嗤—轰~”

    比火焰更先攻到的是一蓬闪着汪蓝毒光的牛毛细针,继而紧随而至的火焰燃爆开来。

    无惧火焰的灼烧跟毒针,手握钢叉专注体术的傀儡穿破了爆裂的火焰,亦步亦趋的追着宇智波富岳缠了上来,不给他一点脱身的机会。

    纵然有写轮眼,宇智波富岳多方设法,依旧还是被海老藏压着打。

    桔梗山城的城门早已经华为了一片废墟,先是被叶仓用血继轰炸,之后又被蛇叔跟罗砂等人的大战殃及,到此时早经残渣都不剩。

    黄沙飞舞,金沙起舞,有加流罗两姐弟协助,罗砂同样将蛇叔钉死在城门废墟之上,进退不得。

    信手拈来的风遁,诡秘邪奇的密术屡次发出也是徒劳无功,打不开突破的缺口,蛇叔被拖住,进退不得。

    作为首领的大蛇丸以一敌三,尽管战斗的有来有往,却着实没有办法取得优势,一时半刻也只是僵持住,不得寸功。

    被赋予指挥权利的宇智波富岳陷在海老藏的傀儡围攻之中,连防御都左支右拙,根本没有半点闲暇行驶指挥之权。

    便在拥有最高指挥权利的两个人都被牵制和压制,无暇指挥的情况下,木叶忍者的攻势如潮汹涌,高歌猛进。

    一定乾坤的胜利仿佛就在眼前,厮杀中砂忍节节败退,硝烟中的烟火滚滚染向城中深处,将隐在烟暗中的虚实都暴露了出来。

    就在指挥脱节的状态下,木叶的忍者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砂忍也不过如此,建功立业就在今夜!

    气势如虹的高歌猛进中,心态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骄傲在点点汇聚,积累成流。

    带着白丸赶到的犬冢獠,站定在残缺城墙的暗影之中,借着熊熊火光将战场的形式迅速收入眼底。

    砂忍的败退仿佛是理所当然,木叶的胜利看上去唾手可得。

    只是,蛇叔跟风影一家打的天崩地裂,海老藏玩弄宇智波富岳于股掌之间,目光扫遍了可及的战斗,也没有发现砂忍赫赫威名的长老千代。

    “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一个两个都是不是什么好鸟!”

    暗骂了一声,犬冢獠审时度势之后,瞅准了机会,悄声嘱咐了白丸一阵,看她无声的消失在扭曲光影照耀不到的烟暗之中,这才向着宇智波富岳的方向靠了过去。

    这种时候自然是救援蛇叔,解放最高指挥跟最高战力才是最佳选择,但是光看看罗砂他们跟蛇叔打的天崩地裂的动静,犬冢獠就熄了心思,自动自觉的避开,免得自找没趣。

    在同龄人的阶段,犬冢獠确实可谓无有匹敌,小小年久就已经拥有了上忍的称谓,真实的实力哪怕是精英上忍也能搏上一场,豁出去的话,短时间匹敌准影的事情也干过不是一次两次。

    但真要去面对风影一家,看目前的架势,估计加上白丸也不够人家一家三口合力一击干的。

    “嘶啦~”

    甩臂撤掉了着起来的衣角,宇智波富岳回身击退了钢叉傀儡,间不容发的一个后翻,避开了带着腥甜味道的暗器袭击。

    “呼哧~呼哧……”

    胸膛喘息的渐渐像是破败的风箱,虽然身上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剧烈的战斗到现在,宇智波富岳还是感觉到有些头晕眼花了。

    血液在战斗中加速流动,呼吸越发粗重急促,尽管没有直接被毒针及暗器命中,但每一次躲避都不可避免的吸入了少许发散的毒气,积少成多之下,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战斗已经被海老藏操控着,渐渐脱离了出来,向着越发偏僻的烟暗之中转移,他的心思与用意已经非常明显。

    但宇智波富岳疲于应付,心中焦急,就是毫无办法。

    今天搞不好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调动查克拉压制体内毒素发作的间隙,脑海中一闪而过悲观的想法,宇智波富岳愈发狼狈。

    砂忍的毒物真是太麻烦了。

    为什么不用克制砂忍毒物的纲手作为指挥,偏偏选了大蛇丸?以毒攻毒是很厉害,但用纲手的话彻底废掉砂忍的毒物威胁不是更好吗?

    战斗中形式越发不利,宇智波富岳心中难免升起了悲观和恼怒。

    不清楚纲手具体情况的宇智波富岳,第一次埋怨起了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