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始动
    长风过处,桔梗山上的荒野就打着旋卷上了天空。

    离开时,还是一片葱郁,回来后,却只剩一身枯黄。桔梗山上逐渐光秃秃的横空树枝满是枯败,只剩零落的黄叶还在秋风中垂死挣扎。

    山上的城池从几天前开始,变得沉寂下去,就连已经形成了惯例,每天都要例行公事般的小规模战斗也没有了。

    除了还能够看到城头境界的砂忍,桔梗山城安静的就像死去。

    “恐怕就是这几天就揭晓了。”

    河之国算计了那么多,终于要到收获的时候,犬冢獠站在营垒上,举目远望山上凝固在秋风中的城池,心中殊无喜意。

    长伴在身旁的白丸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孤独置身在萧瑟秋风,看尽满目的枯黄,身上也似染了秋意,犬冢獠有些心思不属。

    营垒前后,来来往往的木叶忍者们,看到孤身伫立,衣袂飘飘的犬冢獠,不知道是被他的丰神俊朗所慑,还是觉得这个人太过清闲,止不住的都多看了两眼。

    偶尔有几个结伴而行路过,看犬冢獠之后,还会指指点点一番,或是挂着钦佩,或是带着质疑,一路交头接耳的远去。

    晋升犬冢獠为上忍的命令,早在数天之前已经有专门的布告公示了出来,进一步增添了他的声明的同时,带来的是更多的不忿与怨愤。

    不过是一个刚毕业半年的小鬼而已,如果不是有一个好老师,你何德何能能够成为上忍!

    兢兢业业蹉跎在忍者路途上,看不到尽头的同僚们,自然而然的在心底产生了巨量的不满。

    刚过十一岁的上忍,真的是前所未有。

    “獠你这个混蛋,我要你好看!”

    无视同僚的各种注视与议论,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独自安静,忽然传来一声带着满满怒火的声音,阿斯玛握着一对自带指虎的兵刃,三两步跳上了营垒,冲着犬冢獠就扑了过去。

    “吭~”

    轻描淡写的回身架住了阿斯玛的兵刃,犬冢獠一眼便认出了这是那对飞燕。

    “呦,不错哦,新兵器。新之助队长送的吧?看来你的中忍晋升任务已经完成了啊。真心恭喜哦,长毛了。”

    一眼扫过阿斯玛手中的飞燕,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他头顶上短短的一层头发茬子上,犬冢獠挑了挑眉头,扯了一个轻佻的笑。

    “皮也长好了啊。这回就不怕我拍了哦。”

    “混蛋,宰了你!”

    不说还好,犬冢獠旧事重提这么一说,本就喘着粗气的阿斯玛鼻孔顿时张大,喷出一口粗气,抡圆了两把新兵器就是一通怼。

    “嘿嘿,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上忍来的,你一个中忍,当众袭击我,我是没什么了,你就不怕我师酱护短啊!告诉你哦,才半年师酱就提拔我为上忍了,他可是很护短的,再不停手,保准没你好果子吃哦!”

    一边懒散的躲避着阿斯玛纯粹发泄,不成章法的攻击,犬冢獠一边不停的调侃。

    阿斯玛不说话,就憋着一口气,往死里怼。

    “你的屁股让静音看了!”

    阿斯玛锲而不舍,犬冢獠左闪右避一阵,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阿斯玛立时一僵。

    “哦呦,不错哦,看好你们哦!”

    故意而为,说着促狭的话,借着阿斯玛僵硬的空档,犬冢獠一拍屁股闪人,独留下阿斯玛一个人站在营垒上,吹着萧瑟秋风,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回到独居的营帐,把阿斯玛的事情抛诸脑后,两人闹了一场,犬冢獠低沉的情绪发散不少,重新拿起了之前蛇叔给的东西看了起来。

    本来并不是太在意蛇叔给的风雷两盾的修炼卷轴,不认为蛇叔能有多少真知灼见。

    毕竟作为他主修的两个属性,早在便阅了犬冢一族藏书之后,结合自己的脑洞跟上辈子的知识,又打磨了数年时间,硬生生琢磨出了螺旋丸还有千鸟,更是将雷属性开发到了成为能够短时间匹敌准影的地步。

    不敢说在风雷两盾上首屈一指,但怎么也算得上佼佼者之一,因而那日交流之后,认为最大的收货不过是灌输给蛇叔的理念。

    只是,闲来无聊,翻阅完关于血继限界的研究之后,随意的看了一些关于风遁的资料,犬冢獠这才醒悟过来。

    蛇叔就是是蛇叔,即使涉猎甚广,目前属性忍术俱全,但在风遁还有雷盾的认知深度上,依旧不是他这个全凭自己琢磨,一己之力开发脑洞能比的。

    博采众家之长,又去芜存菁也就罢了,蛇叔居然还很好的点出了自己目前的不足跟可以改善及加强的方面,这就厉害了。

    那天的交流之前,除了互相坑害的被一竿子支出去河之国做任务的会面,根本就没有跟蛇叔交过底,蛇叔唯一能够看出他修炼问题的机会,也就是仅有参加的那次跟砂忍的小规模混战而已。

    只凭借那一场短暂战斗的观察,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来,蛇叔不愧是首屈一指,野望学便天下忍术的天才。

    “风遁也就罢了,只是单纯的说了一些关于螺旋丸的设想,不过都是涉及形态变化的东西,开个脑洞就能解决。但能连雷刀牙的应用都融入到雷盾的改进之中,这就真的不能不说一声服气。”

    细细又看过一遍蛇叔给的资料,琢磨着上面的改进建议,犬冢獠止不住的感慨。

    之前真的是太小看了天下英雄。除了有个好师傅之外,蛇叔能够走到日后那一步,成为世界boss排名里面数得上号的前排人物,靠的可都是他的天赋才情。

    在这个拼爹拼祖宗,挂逼血继满天飞的世界,单纯的靠着普通人的身体,能够走到谁都敢怼上一手,还怎么都杀不死的境界,蛇叔真的是首屈一指,无出其右了。

    好一阵感慨之后,才发觉营帐里光线已经发暗,犬冢獠起身掀开了门帘,外面已经是暮色四合的天景了。

    不知不觉,就沉浸在蛇叔的资料中过了一个下午。

    “轰~”

    正感觉到肚子有些饥饿,琢么着今天晚上吃点什么,而且这会了还不见白丸回来,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轰响,仿佛是什么东西爆炸开来。

    犬冢獠循着声音去看,就见沉寂如同死去好几天的桔梗山城上冒起一股烟烟,袅娜着上了长天。

    桔梗山上,少数还没有去越冬的鸟儿惊飞,缭乱的黄叶卷着天飞舞起来,如同酝酿到了极致的暗潮,桔梗山城里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开始了。”

    秋风呼号,黄叶席卷,天地之间一片萧瑟,忽然之间充斥肃杀。犬冢獠的目光一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