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收获
    书香气息渐渐闻不到了,呼吸之间已经熟悉了密室之中的味道。

    白丸的呼吸舒缓绵长,睡的很是香甜。

    听罢了犬冢獠一席话,蛇叔沉吟,既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期待,也没有流露不屑,只是短暂的没有说话的意思,像是在思考,可盯着犬冢獠的目光又炯炯有神。

    “师酱认为呢?”

    手指重新粘着白丸的长毛开始卷动,也不在意蛇叔的目光,犬冢獠看似平淡的发问,打破了沉默。

    “不觉得试验手段残忍吗?”

    蛇叔的声音暗哑又奇异,天然的自带着一股能够直达心灵的冷,不过现在却似乎被书香与光明洗涤掉了那股森冷,变得只是单纯的暗哑。

    没有回答犬冢獠的疑问,蛇叔反而提出了新的问题。

    “残忍只是一种手段,关键是和不合法跟见不见的光。合法的手段叫智慧,见的光的残忍叫自我牺牲。”

    犬冢獠的回答没有迟疑,蛇叔再度沉吟。

    “真是,新奇的思路。”

    良久的沉默之后,蛇叔看着犬冢獠,目光闪动,不置可否。

    从来都是接受着通行世界的价值观,这种以残害生命为手段达成某种目标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天然就不受待见。一旦暴露的话,剩下的唯一途径就是亡命天涯。

    本来是想开放自己的实验室来震慑,并将犬冢獠这个越来越优秀的弟子彻底纳入自己的阵营,却没想到,计划还没开始实施,自己的三观先被刷新了一遍。

    原来,还能有这种操作!居然还能有这种操作!

    “师酱有什么顾虑吗?既然要开诚布公的谈,就都说出来好了。不过,如果只是担心可行性的话,不妨想想当年的木叶白牙事件。舆论这种东西,别看平时不显山不漏水,关键时刻可是杀人不见血的。”

    看蛇叔一副我居然从来没想过还有这种操作,我特么这么多年东躲西藏的打动钻地是不是傻,却还带着顾虑的样子,犬冢獠信心满满的开始摆事实。

    “强权能够否定个人的意志,却永远也对抗不了集体的渴求。”

    随着犬冢獠这句意有所指的话,结合着亲自经历过的白牙自杀事件,蛇叔明黄色的瞳孔猛地亮了。

    这就通了。

    很多事情,实际上积累已经足够了,差的只是那么一个捅破窗户纸的人而已。

    来自另外一个包容性爆棚的世界,看事情从来都是多角度出发,兼容并蓄的犬冢獠最适合成为这样一个角色。

    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说服很多人的根本原因所在。发人之所未想,一上来就已经跳出藩篱之外,肆无忌惮的张牙舞爪挥斥方遒。

    还把自己陷在固有的条条框框中的蛇叔也罢,自来也也好,以及止水跟阿斯玛等一群小伙伴,甚至暗中还筹谋着的团藏,等等各色人物,本就在看事的花样性上落了下风,再加上信息的不对称,自然会被犬冢獠牵扯。

    不过,蛇叔到底是老奸巨猾,纵然现在还没有日后那般风采,也依旧是谨慎敏思,挥斥杀伐征战的一方豪雄,心有计较也不急着表现,只是昧了下来,准备好好琢磨一番再作计较。

    放下了关于科学研究的话题,大蛇丸起身,走到一处书架前,摸索着拿出来了几个卷轴,放到了犬冢獠面前,这才重新坐下。

    “这些是我根据你的推论做的一些实践研究,还有一些风遁跟雷盾的资料,你都拿去看看,有什么想法,直接来告诉我就好。”

    不等犬冢獠说话,吩咐下来事情的蛇叔继续道:“把辉夜东丈和水无月照见的尸体给我。还有自来也说,你从忍刀七人众手里抢了一把鱼叉,也一起留下,我帮你看看。”

    “最后,与砂忍的决战早就在本月,迟也不会超过入冬,你自己做好准备,有关战斗的经验你可以多向你的队长新之助请教。”

    自顾自的吩咐了一堆事情,蛇叔明显的有送客的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师酱。”

    犬冢獠这次再没有跳脱,老老实实的交出了装着尸体的卷轴,将蛇叔给他的卷轴一一收好,这才叫醒了白丸,也不多问,干脆的离开。

    带着睡眼朦胧的白丸,走过不见五指的百步烟暗,出了充斥着福尔马林味道的地下室,走出延伸到地下百米深,数百步高的台阶,迎着秋夜寂静的夜风,犬冢獠仰望秋月行天,群星如麻,悄悄的长舒了口气。

    跟蛇叔单独交流,比较起自来也,虽然都是信心满满,但真的很担心突然一句话没说完,就会被暴起袭击呢。

    哪怕明知道,蛇叔敢向自己公开他的秘密,就不怕被泄露,事前也有多方面的准备,但当真的面对的时候,别看表面上淡然镇定,侃侃而谈,说的头头是道,可心里,直到现在,呼吸着秋意浓浓的空气,才悄悄放了下来。

    毕竟,原著里,蛇叔给人留下的印象太坏太深刻,简直就是个无所顾忌,想到就干,还足够聪明,百杀不死的究极反派模板啊。

    谁要是立志做个反派,以蛇叔为标准努力,哪怕得到三分功力,也足够止小儿夜啼了。

    今天跟蛇叔交流的地方,可是人家绝对掌控的老巢呢,完全不同于在前线大帐之中,周围满是木叶忍者的环境。一言不合被宰了,以蛇叔今时今日的地位,哪怕被怀疑,为了大局也不会受到什么惩戒。

    计算他犬冢獠现在是个天才,可蛇叔也是相遇更久的天才不是么,而且人家早就已经把天才的头衔兑换成名望了。

    然而情势看上去凶险,但最终的结果跟收获确实好的。

    蛇叔是暂时搁置了他的提议,但最后又给了他不少东西,还主动帮忙解决鱼叉的问题,这便很能说明问题了。

    至少,至少,蛇叔是倾向于将他所说的,付诸实践的。

    “楔子已经打下去了,也不枉冒险一次。剩下的就是持之以恒的添油加火了。”

    秋意以重,虫鸣消潋,野兽退避的夜晚里,只有月光如水,犬冢獠带着渐渐短睡之后又重新活跃起来的白丸,走在回营的路上,唇角悄悄挂起。

    “只要愿意尝试就好,迈出了第一步,剩下的就都好说了。相对于师酱愿意尝试的心态,其他什么风遁雷盾还有研究心得反倒是次要的东西了。”

    虽然过程中出现各种波折,也有过纰漏,但最终的目的,却依旧在努力之后向着想要看到的防线延伸,犬冢獠心情大好,就连白丸四处乱窜着胡乱啃的样子也觉得顺眼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