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关于科学研究的正确操作方式。
    所以说,一切都是日斩的错。

    千手扉间贵为木叶成立之后,千手一族的第二代扛把子,火影村的第二任最高领导村支书。

    作为一个同样痴迷忍术难以自拔的男人,千手扉间研究出那么多写在封印之书上的禁术,怎么就没有人去谴责去引导舆论批判。

    偏偏效仿先贤的大蛇丸就要背上山一样的烟锅,被打入深渊不容于世呢?

    不说其他那些确实学习要求过高的忍术,是为了安全着想才写到封印之书上。

    就那个玩弄死者灵魂,每一次施展都需要献祭人命,搅动了第四次忍界大战风云的秽土转生,这总该是功高盖世,立下重重制度延绵福泽与祸患于后世的二代目千手扉间怎么都抹不掉的污点了吧。

    那么两个人的待遇怎么就天差地别了呢?

    不说猿飞日斩在监察团藏事件上的失责,以及对大蛇丸的教育引导上因为火影繁忙的事务产生疏漏,说到底,不过是理念纷争罢了。

    走过朝不保夕的战乱年代,千手扉间跟耳濡目染,懵懂的经历过那个时代的猿飞日斩等人多少还能接受必要的牺牲。

    但生长在初代建立,相对和平的忍界之中,大蛇丸的追求跟作为就成了已经建立了全新道德理念观念的世界所不容许的了。

    已经因为初代净平乱世重新塑造的三观理念,不允许再出现修罗战乱年代才有生存土壤的,不顾他人意志的纯粹牺牲。这是时代的倒退,是对先人披荆斩棘建立新世界的最大否定跟侮辱。

    大蛇丸真可谓是生不逢时,如果早生几十年,活跃在千手扉间主政的年代,也许他会如鱼得水,被誉为千手扉间的左手右臂才对。

    千手扉间钻研忍术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实现逗比大哥世界和平的理念,大蛇丸追求忍术真谛的目的纯粹的是为了消灭生命的脆弱,抵制死亡。

    两个人的目的不同,但手段相似,最终目标也不冲突。

    不过世事无常,曾经沧海难为水,生在忍界相互制衡的时代,没有战国修罗场的残酷跟毫不遮掩已经很是掣肘,而且大蛇丸做事也确实不够缜密跟随心所欲。

    怎么就敢发展到那种对自己村子的人下手的地步了呢?纵然没能成为四代目,那做一个团藏那样的人物也不是很好的吗,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功劳本护身神功百无禁忌。

    借助世界第一强村子的力量,不是火影,不用俗务缠身,心无旁骛的去追求自己永生不死的梦想不也是很可行的吗。

    何必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然后又被后起之秀的晚辈们折腾来折腾去,各种虐各种刷各种打脸,死过一次之后才会幡然醒悟呢。

    到底,还是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不发泄出来念头难以通达吧。

    对于蛇叔这个老师,从被强行定下师徒名分开始,犬冢獠想了很多。

    最后终于确定,原著里无恶不作,后期强行洗白的蛇叔,纵观一生,特么居然也是个大悲剧。

    火影世界每个人物都有自己赌上一切的追求跟信念,却奈何这世界烟幕重重暗无天日,容不得梦想开花,见不得追求结果。

    所谓有求皆苦,莫过如是。

    勇于任事的就不得好死!

    神特么火影的友情、热血、奋斗啊。

    论挂羊头卖狗肉,墙都不服就服你—火影忍者!

    兄控弟控各种控,挂逼与悲剧齐飞才特么是火影世界隐藏在貌似华丽的面容下,令人生厌狰狞可怖的真面目。

    由此,世界的恶意就由我犬冢獠来打破!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那你又有什么解决的对策吗?”

    灯火通明的密室里,书香弥漫,蛇叔一眨不眨的睁着他明黄的蛇般眼眸,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犬冢獠,期待着他的回应。

    “虽然不想说,但师酱你确实走进了死胡同。”

    抚摸着白丸的手感觉到了她顺畅平缓的呼吸,知道她已经进入了安详的睡眠状态,犬冢獠看着已经完全被自己挑起了兴致的蛇叔,正式进入状态之后,说起话来无所顾忌。

    蛇叔不说话,只是期待更加明显了一分。

    “科学研究哪里有不牺牲的呢?要收获当然要有付出。“

    用理所应当的神态说出这样的话,犬冢獠深吸一口气,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只是师酱完全没有必要把这种事情搞得如此隐蔽。本来就是应该光明正大的事情,非要搞得深入地下上百米,挖空心思的弄眼前这些出来,生怕别人知道。”

    “越是想隐蔽起来,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除了增加自己的心理负担,反而会越发的诱惑更多人探知。好奇这种天性,可不是只有白丸才有。”

    “开诚布公的向必要的人员阐明自己的理念不就好了,哪怕争取不到高层的同意,但只要能说服大部分人,舆论起来之后,自然就没有那么大阻力了。”

    “相信以师酱的能力,这些其实都算不上什么难以达成的事情吧。”

    “只不过是需要一些限制和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目而已。就像砂忍对我们开战时候说的,是为了被木叶暗算残害的三代风影报仇。”

    “可实际上我们真的杀害了三代风影吗?他到现在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已。但战争打到这个地步,新的仇恨早就淹没了旧的借口,哪怕现在三代风影出现,也不可能制止这场战争了吧。”

    “**研究一些忍术罢了,而且付出都是敌人出的,只要是为了木叶的强大做贡献,愿意将研究成果分享出来,指不定有多少人愿意等着动动嘴就坐享其成呢。”

    自由灯塔在世界上为非作歹,打着的不都是些事后被拆穿的冠冕堂皇的旗子么。不过又有什么卵用?世界警察够强够横,我就是要这么干,有本事来咬我啊?敢说个不字试试!下一个恐x注意就决定是你了!

    以蛇叔目前的实力,势力,功绩还有地位,不说完全取代团藏,但即使竞争火影失败,在权势地位上,成为团藏第二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好吗。

    何况对比起来,蛇叔的智慧才情,甩出只知道偷鸡摸狗跟蛮干,靠着强压跟强权领导统治的团藏不知道几条街。

    师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一代鸡汤大师猿飞日斩,蛇叔可也是熬得一手好汤呢,虽然从原著上看,很多时候蛇叔熬的汤都是有剧毒。

    不过就算是蛇叔的毒鸡汤,在这个各种孤独寂寞冷的悲剧充斥的世界,不还是有辉夜君麻吕,音忍四人众跟为数不少的迷途小羔羊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么。

    之所以蛇叔把自己搞成原著里那个人憎鬼厌,臭名卓著的样子,还是不够冷静啊。

    不过这也侧面说明了,蛇叔对于三代否定他成为四代火影的事情是多么痛恨绝望。

    乃至于在三代垂垂老矣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也要让他不得好死。

    “而且,搞不好为了能让师酱更早的研究出成果,那些背地里一肚子鸡鸣狗盗,藏污纳垢的家伙还会鼓动宣传什么为科研勇于献身,牺牲小我,幸福木叶整个大我呢。”

    “至于研究出什么样的成果,又拿出什么成果来分享,作为全权负责人的师酱,这些不都看您的心情了么。”

    看着陷入沉吟思考状态的大蛇丸,犬冢獠停下了抚摸白丸的手,最后给自己的话加上了一块重重的砝码。

    让蛇叔成为大科学家,这不是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情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