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深入
    摔碎在地上的瓶子流出福尔马林,暴露在空气中的浓郁味道呛的白丸打了个喷嚏,明显感觉有些不舒服。

    但好奇心发作,白丸不肯轻易放弃,举起爪子截了截从瓶子里流出来的东西,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歪头犹豫着迟疑了一阵,小心的伸出舌头准备舔一下,亲自确认一下口感。

    “白丸,那个东西不能吃,过来。”

    被闹出来的动静吸引了注意,正巧看见白丸的架势,犬冢獠不禁嘴角一抽,顾不得跟蛇叔培养默契跟感情,赶忙出声阻止。

    怎么啥东西都想咬一口尝尝啊,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有的。

    “獠的狗也很有趣啊。”

    看着乖乖听话跑回到犬冢獠身边,雀跃着想要舔一舌头的白丸,蛇叔到是没有不悦,反倒还有点开心。

    异于常人的犬冢獠养了一条同样趣味十足的狗呢。

    “跟我来吧,我们师徒也该好好谈谈话了。”

    一番闹腾之后,见犬冢獠费劲的镇压了白丸,大蛇丸也淡淡吩咐一声,转身重新走进了兽口一样漆烟幽深的门洞。

    完全烟暗的通道没有光明,只能听到前面蛇叔不疾不徐的脚步声,白丸进到这样的环境也不在顽皮,老老实实的跟在犬冢獠身边。

    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走了有百来步的样子,一点光明出现在烟暗通道的尽头。

    这是个环境相当简谱的密室,里面只有榻榻米占据了半个房间的地面,密密麻麻的柜子布满了这个空间,就连天花板上也悬挂着堆满了卷轴的柜子。

    灯火在柜子的间隙之中燃烧,将不大的空间照亮。

    大蛇丸端坐在榻榻米的正中央,身后靠着一个矮脚书案,上面零散的对着一些打开的卷轴,显然是不久之前还在这里做过研究。

    进入新的环境,等目光适应了亮度,犬冢獠首先环视了一圈,之间充斥着书卷及木头芬芳的房间里,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卷轴。

    尽管开不到卷轴里面的东西,但只是看这些数量便可想而知,蛇叔研究以及知识定然丰富到难以想象。

    横向对比了一下以前常去的犬冢一族的藏书室,这间密室虽然小,但只以收藏量来说,已经快要比得上犬冢一族藏书的五分之一了。

    这可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犬冢一族的书籍乃是一个家族长年累月才收集到那样的数量,而蛇叔满打满算来到风之国才多久。何况这些知识基本上可是说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成果。

    果然,世上没有什么侥幸的成功。除了有个好老师之外,一没家族,二没血继,全靠自己的天赋才情能够走到日后那种雄霸一方,百杀不死的底部,蛇叔也是日以继夜的在努力奋斗付出呢。

    就是走着走着,路走歪了。

    暗自里琢磨着自己的心思,犬冢獠带着白丸,顺着蛇叔的目光指示,坐到了他的面前。

    “来一段正式的交流吧。对于我的实验有什么想法和感触吗?”

    置身在这个光明又充斥书香的环境里,蛇叔仿佛受到了感染与升华,尽管声音一如既往的奇异暗哑,却少见的平和。

    蛇叔难得一本正经的,想要跟自己的弟子做一场敞开心扉的深入交流。

    “老实讲,刚进来的时候,其实蛮惊讶的。嗯,甚至说震惊也不为过。虽然多少打听过师酱的事迹,知道师酱喜欢学习忍术,钻研忍术,但今天见到这些,才知道,原来师酱真的真的很喜欢忍术呢。”

    犬冢獠斟酌着言语,没有说实话,只是尽量让自己在不暴露的情况下,让谈话能够顺利的进行下去。

    到现在,虽然已经明了蛇叔的心思,但对于蛇叔变态程度还拿捏不定。

    不确定目前这种状况暴露之后,蛇叔是不管不顾孤注一掷还是会怎么样的犬冢獠不想表现的太过。

    而且,目前蛇叔身为对砂忍战争的最高统领,一切都应该以击败准备全力以赴决战的砂忍为最高目标,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延后再说。

    所以即便犬冢獠真的跑去向三代目揭穿大蛇丸,为了大局着想,最后倒霉的一定还是他自己。命好一点落一个囚禁起来,等待蛇叔自己作死之后含冤昭雪重见天日的一天,命不好的话,在蛇叔跟团藏恼羞成怒之下,死的渣渣都不剩,人间蒸发也不是不可能。

    恐怕也是有这样的仰仗,胁敌自重,蛇叔才会这么不顾及的向自己敞开他的研究跟真面目吧。

    今天恐怕不只是简单的迟来的师徒交流那么简单。

    一个应付不好,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身为忍者,痴迷忍术,寻求忍术的真谛也无可厚非。这是我们的职业跟身份天然赋予我们的好奇,理所应当的事情。只不过不是我说呢师酱,您现在这么做,曝光之后,不理解的人恐怕还是很多。”

    脑子里念头迭起,犬冢獠看似习惯性的抚摸着趴在身旁,饱餐之后无所事事,开始犯困的白丸,正经严肃的进入了谈话流程。

    “噢,怎么说。”

    蛇叔看着沉吟的犬冢獠,很是配合。

    “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在追求真理的艰辛路途上,代价必不可少。但在这个充斥着用自己认知评判事物的世界上,拒绝未知与恐惧未知的人占据绝大部分,面对太过超前的思想,他们的恐惧跟无知只会想到将之排斥或者消灭才能安心。”

    娓娓的讲着大道理,熬制着香浓的鸡汤,犬冢獠随着他的述说,渐渐漏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犹如嘲讽。

    “所以呢,师酱追求忍术真谛的行为,哪怕没有触及跟伤害到自己一方的势力。但为了防患于未然,一旦曝光出来,面临的恐怕也只剩下暴力抗争这一个方法了。”

    领先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是疯子,大蛇丸的理念也许不那么光明,但追求世界本质的道路上,没有谁对谁错。

    牺牲这种东西必不可少,人心不大,人情有限,只要不触及不管不顾的底线,有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约束,其实很多事情都能够解决。

    原著里大蛇丸之所以后来长残,还是因为团藏的引诱以及他对现实的不满需要发泄,这其中三代目猿飞日斩也要负上一定的责任。

    把大蛇丸誉为数十年一出的天才,将他作为灌溉心血的最高荣耀四处炫耀,给予了他那么多的荣誉,却在最后关于接班人四代火影的选择上,狠狠的刷了一把大蛇丸。

    几十年教导与夸耀只因为猜测就悍然一刀切,事前没有交流,事后也没有沟通交代,荒唐的选择相信多年的教导下,大蛇丸能够体谅并理解自己的作为。

    用日积月累的夸耀将大蛇丸培养成那样高傲的一个人,却自己亲自动手给了大蛇丸的荣耀毁灭般的打击。

    猿飞日斩在大蛇丸堕落叛逃的事件上,无疑要负责大部分责任,团藏顶多不过是个趁虚而入的诱因罢了。

    如果没有猿飞日斩优柔寡断见事不明的放纵,团藏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势力跟野心,敢去钻各种各样的空子。

    手下做出了大贡献,领导负有领导责任,应该共荣耀享功劳。手下出了大纰漏,难道领导就不用负连带责任了吗?

    这道理,恐怕说不过去吧。

    叛逃之后,苦心孤诣十几年建立了自己的势力,不联合之后不惜暗杀四代风影罗砂,寻求彻底的掌控权利。

    大蛇丸苦心孤诣,蚍蜉撼树也要毁灭木叶作为报复,可见当初三代目猿飞日斩亲手葬送大蛇丸渴望的打击对蛇叔来说多么刻骨铭心。

    老子追求的是忍术,是世界的本质,如果不是想要回应猿飞日斩你几十年心血灌溉的教导以及期望,神特么想要当火影啊!

    每天烦恼这个那个,把自己困在一团烂事**催生的泥泞里好玩吗?科学家的时间从来都是专一又宝贵的你知不知道啊!

    猿飞日斩必须死!

    这,恐怕是日后,执行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蛇叔最本质的想法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