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敞开
    “哒哒哒……”

    火光摇曳着,驱散了烟暗,将脚下的影子扭动,深长空旷的通道里,脚步声在回荡,有别样的压抑点点汇聚。

    “呜呜~”

    随着越发深入,若有如无的闻到了一股久远的熟悉味道,犬冢獠到是没有过多的反应,白丸却耐不住发出了警戒的声音。

    “别害怕白丸,师酱不会伤害你的,放心放心。”

    边走边顺着白丸的脖子上的毛,抚平她的躁动不安,犬冢獠一路默默数着脚步,直到倾斜向下的楼梯走了月末数百步,估计已经深入地下百米有余,这才转过一个平缓的弯道之后,眼前豁然出现一闪敞开的门扉。

    “福尔马林的味道啊。没想到科技树那么歪斜的火影,也有这种总跟尸体联系到一起的东西。恐怕也只有师酱才会弄出这种东西了吧。”

    心下腹诽,犬冢獠毫不犹豫的迈步跨过了粗狂的石制门扉,进到了房间里面。

    房间里的烛火明显要比通道之中的明亮许多,不知道是从哪里通风,深达地下百米的地方,除了弥漫着难以散去的福尔马林味道,居然没有一点**气息。

    房间靠着四壁摆放着一排架子,几乎将所有墙壁都遮挡住。

    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密封起来的瓶子,里面浸泡着无数器官组织。

    犬冢獠一眼扫过去,心肝脾肺脏甚至脑子等等组织器官应有尽有,甚至在大厅中央,一个柱子般顶着天花板的巨大玻璃瓶中,还浸泡着一具尸体。

    玻璃瓶中的尸体大体上还算完好,但胸膛部位却被整个剖开,里面的正挂内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伤口被浸泡的有些发白,看上去像是宰杀之后的肉畜。

    尸体的五官上还能看出来死前残留的痛苦,显然是被人生生活剥了开来。

    白丸这时候也恢复了过来,见到这些瓶瓶罐罐,好奇的这边看看,那边闻闻,只是闻来闻去,总是一样的福尔马林味道,让她不停的甩着鼻子,有些不解。

    明明看上去都是不一样的东西,为甚偏偏闻起来却总是一样的味道呢?

    犬冢獠淡然的扫视着冲击性的陈列,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圆柱玻璃瓶的后面,那里摆放着一张长桌。

    “咚……咚……”

    转过圆柱玻璃,背后的长桌再无遮拦的进入目光,犬冢獠看到,桌子的中央摆着一个铁白色的托盘,里面放着一副鲜血淋漓的内脏,其中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

    从气管向下,一副肺叶,一颗心脏,肠道肝肾脾,甚至贴在肝脏下面的那可绿油油的胆囊都完好无损,这是一幅完整的人的内脏,被整齐规整的摆放在托盘之中。

    依照着学习医疗忍术得来的知识,不用多看第二眼,犬冢獠就知道这是一幅最多没有离开主人没有超过一刻钟的内脏。

    但是这又绝对不是人的内脏。

    所以尽管脸色有些不好起来,但犬冢獠还是能够忍耐。

    “獠,怎么样,参观了我的实验室,有什么感触吗?”

    烛光暗淡的房屋角落,一闪烟洞洞犹如恶兽噬人般感觉的门洞里,传出大蛇丸暗哑带着点得意大生意。

    “呜呜汪~”

    犬冢獠还没有什么表示,跟着过来的白丸终于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高兴的叫了一声,跳上桌子,一口就把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叼在了嘴里,欢乐的跑到一边吃了起来。

    “噗~”

    看着大蛇丸若隐若现僵硬在烟暗门洞与明亮烛火之间,犬冢獠一下子没忍住,嗤笑出声。

    “罐子里的东西到是真的,不过师酱,你东拼西凑一套动物的内脏来充当人的……白丸今天一天还没吃东西呢,谢谢老师给她准备的猪心。”

    虽然没有明说,但犬冢獠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蛇叔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吗?

    好歹我也是学医的好手来的,人的内脏跟动物的内脏我还是分得清的好不。以为洗掉了血腥味我就闻不出来了啊?扫一眼就能看明白的东西好不啦。

    知道师酱你想要辉夜东丈跟水无月照见他们两个的尸体,所以才不惜摆出来这个龙门阵吓唬人,但您好歹走点心行不行啊。这么急不可耐又叫人忍俊不禁的做派,很掉您形象的知道吗。

    白丸大快朵颐,吃的很是开心,场面一度静止在尴尬之中。

    一阵沉默的尴尬之后,白丸吃完了猪心,食髓知味之中,又跳上桌子,索性就蹲在铁盘旁边,扒拉开自己不喜欢的肠肚,开心的大吃大喝起来。

    “看到这些,难道真的没有什么想要表达吗?”

    终于决定无视白丸这个异类,大蛇丸不愧是敢作敢当,见惯了风浪的真男人,一步跨进房间之中,用明黄的蛇瞳居高临下俯瞰犬冢獠。

    纵然最后那一副内脏是拼凑起来的假货,但正如犬冢獠所说,浸泡在密封罐子里的东西却都是实实在在的正品。

    以火影世界标榜正义的秉性,犬冢獠应该表示惊异或者愤怒才对,然而却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这就让大蛇丸很好奇的同时,也有些诧异。

    因为之前犬冢獠拿出来的关于血继限界的推论,以及确实有些迫切想要拿到犬冢獠手中的两具血继限界尸体。

    大蛇丸感觉自己这个一时性趣收下的弟子,拥有一鸣惊人实力的同时,聪明异常,恐怕已经察觉到了他的一些情况。

    索性便不加掩饰的向犬冢獠敞开了一些自己的真面目,想要看看犬冢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过他会失去理智暴怒,也想到过会强自镇定跟自己周旋,更可能不顾一切叱骂之后揭穿一切。

    大蛇丸想到了种种可能并做了应对,但就是没有料到,犬冢獠居然会这样平静。

    “师酱,我也是学医的,这些东西不说见得多,但至少都见过也了解过,没什么可怕的。”

    犬冢獠顾左右而言他。

    “你不想知道,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吗?”

    当然知道犬冢獠细致的情报,怎么可能忽略他还精通医疗忍术,但大蛇丸今天公开这些秘密,显然不准备简简单单就结束。

    “有什么所谓呢?只要不是从木叶弄来的不就行了!而且我也相信师酱,绝对不会向自己村子的人下手的。“

    犬冢獠耸肩,不以为意。

    ”既然不会向自己人下手,那么这些不用说也是来自于敌人咯。我虽然救过叶仓,但那是因为她有不得不救的理由,我可没有高尚到不分敌我一视同仁的圣人情操。”

    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中气十足。当然了,至于犬冢獠心里到底怎么想,不得而知。

    不过,目前饱受崇敬,一心争夺火影之位,而且还是风之国战线的统领,全心投身科研的时间并不充裕的同时,素材丰富,大蛇丸也犯不着冒险向自己人下手。

    大蛇丸不说话,只是盯着犬冢獠上下不停的看,仿佛要用他的眼睛将犬冢獠穿透。

    这个弟子,真的是应该好好交流一番了呢,真是异于所有人的思想呢。

    火光摇曳,白丸大吃一顿之后,心满意足的从桌子上蹦了下来,看见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的模样,歪头看了一阵之后就感觉无聊,感觉两个人不像要打架的样子,于是便自顾自跑去拨弄那些瓶瓶罐罐,继续研究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却有一样味道这个叫她迷惑十分的难题去了。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深入的交流一番了,我的弟子,你认为呢?”

    又是一阵长久的对视沉默之后,大蛇丸暗哑的独特声音中带着一点幸喜,一点期待。

    “乐意之至。”

    犬冢獠展开一个灿烂的笑脸,兴然应允。

    “啪~”

    一声玻璃摔碎的声音,有些突兀的打断了两人逐渐有了热切苗头的谈话。

    白丸百般琢磨不同原因之后,直接动手推到了一个装着内脏的瓶子,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同玄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