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交流
    秋高气爽,凉风袭袭,斜阳高挂在长空。

    与几个忙碌完了一日任务的小伙伴或坐或站,聚集在营地后方的丛林前,享受难得的悠闲。

    黄叶被风从枝桠上吹落,在空中打着旋飞舞,落去不知道哪颗树的根茎。

    “獠出了一趟任务就三个多月过去了。不知不觉,我们离开村子也都半年有多了啊。”

    不知火玄间坐在一块凸起的虬扎树根上,任由飘落的黄叶粘在身上,放眼远天,带着点忧郁,像个感怀触碰了心灵的诗人。

    “时间过的真快呢。”

    似乎长高了一点的红眨动她酒红色,如同宝石般的眼眸,伸出手粘住了一片飘落的黄叶,一副感慨颇深的小模样。

    “秋天了,再过几个月,大家基本上都要给自己加上一岁了。想我们上次聚集起来的时候,阿斯玛和啊凯都还在呢。”

    静音背靠着树干,脚尖滑动着铺满了地面的枯黄落叶,看上去干练成熟了很多。

    “静音喂,别说的阿斯玛跟啊凯好像死了一样。人家只不过是去出任务了而已,会回来的。你说他们不在了,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犬冢獠坐在一支矮树枝上,悠闲的晃动着双腿,他的关注点永远是那么剑走偏锋又奇特。

    “只有獠你才会误会吧!”

    没好气的抬头瞪了犬冢獠一眼,静音鼓了鼓白玉无暇的腮帮,感觉犬冢獠这次出任务回来以后,变化很大,只是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这家伙,都已经不声不响的成为上忍了,为什么感觉却变得更不靠谱了!”

    第一时间站到静音的同一战线,红微皱眉头,开始批判犬冢獠。

    “噗~夺!”

    吐出叼着的千本,连穿了三四片枯黄落叶,最后订穿了一枚掉落的不知名坚果,将它们统统订死在树干上。

    不知火玄间拍着屁股站了起来。

    “啊凯积极选择调动到了更适合下忍战斗的雾忍战线。阿斯玛跟红豆也在完成中忍考核晋升任务。我们已经落后的够多了,没心情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既然见过面了,我就先走了。”

    最后瞅了一眼树上的犬冢獠,不知火玄间拍了拍屁股,自顾自的走了。

    “不声不响就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忍呢,真是看着就来气。明明大家都是一起毕业的,为什么我们就要差那么多?玄间说得对,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静音我们也走。”

    红拉着静音,瞪了悠闲的犬冢獠一眼,也跟着走了。

    好好的一场久别重逢的好友聚会,就这么匆然的散了场。

    “啧,这是怪我咯?”

    看着受刺激的小伙伴结伴而去,犬冢獠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把目光落到一直站在稍微远处,有些独.立于圈子之外的日向孝。

    “孝你不去吗,赶紧奋发向中忍努力。”

    抖落了挂在身上的枯叶,日向孝走近了几步来到犬冢獠面前,他抬头,目光闪动着,有些叫人看不明白。

    “德间跟火门他们两个,加入暗部了。”

    有些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低落,日向孝没有一点替两个族人开心的意思。

    “暗部?那不是挺好的吗,最少也需要精英中忍实力才能进入的部门呢。”

    有点奇怪日向孝黯然的模样,明明加入暗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怎么会这么不开心?等等,不会是那个暗部吧。

    “他们进入的是团藏大人的暗部,是根。”

    日向孝越发低沉,深深看了眼说着恭喜话,看上去无所谓模样的犬冢獠,也迈开大步走了。

    “啧,这下有意思了。”

    一场聚会匆匆散去,有些不那么欢乐。

    眺望远处桔梗山上尽染了山土的枯黄,犬冢獠呷嘴。

    没想到日向德间跟日向火门两个,居然有狠心加入团藏的暗部。

    就是不知道他们进去是为了挣脱笼中鸟还是为了怼我。

    嘛,无所谓了,既然不能成为朋友,就注定是不需要关注的小人物。就不相信,有了团藏的帮助,你们就能超过我似的。

    “呜呜,呜汪!

    觉得聚会无聊,独自跑去玩耍的白丸欢快的叫着,带着沾满了一身的黄叶,从树林中跑了出来,她的叫声有些奇怪,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白丸你嘴上叼的是啥,该死,居然是老鼠,赶紧扔掉,脏死了,不要过来!”

    “呜汪呜汪~”

    “白丸你这个家伙,停下,不许过来。我才不要老鼠啊,我去居然还是活的。”

    鸡飞狗跳的躲避呵斥着一心献殷切的白丸,犬冢獠一时被追的有些狼狈。

    “笨蛋,刷牙的水不准喝,把嘴巴张开。”

    夜幕降临,恨不得搓下一层皮来的洗漱之后,犬冢獠拿着毛刷没好气的给白丸刷牙。

    “嗷嗷呜呜~”

    白丸摇头抖身,非但一点不配合,还甩了犬冢獠一身水。

    “啊,我才洗干净的,白丸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皮了,看我今天好好收拾你!”

    “汪汪,呜呜,汪汪汪~”

    一人一狗,顿时又闹成一团。

    “獠,跟我走一趟吧,大蛇丸大人要见你。”

    正闹腾的欢乐,不想有人不请自来,不识趣的硬生生打断了主人与宠物的互动。

    “是三山前辈啊,这么晚了,师酱找我有什么事吗?”

    来者正是许久不见的三山岩,他看上去经过半年的战场磨砺,愈发显得平凡而苍老,原本黝烟细密的鬓角已经有些泛白了。

    “师酱?!”

    听着犬冢獠脱口而出的称呼,三山岩眼睛一鼓。

    这种称呼你也敢叫出来,也太大胆了吧!那可是大蛇丸大人啊,虽然是你师傅没错但那可是冷君大蛇丸啊!你这么叫,真的好吗?

    “哎,只是对老师发自肺腑的尊称啦,前辈别太在意。师酱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发自肺腑?敢不敢说这话的时候把你的表情控制一下!我信你才有鬼了。

    “懒得管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大蛇丸大人,至于有什么事情,到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

    硬邦邦丢下一句话,三山岩转身就走,仿佛生怕再待下去忍不住就要对犬冢獠拳脚想向。

    “有点意外哈,三山岩前辈,我发现你的秘密了。走吧白丸,带你去见见我的师酱。”

    正事来了,自然顾不上再跟白丸玩闹,一抹脸上的水珠,拍了一把白外,犬冢獠快步出了营帐,跟上了已经走远的三山岩。

    一路看三山岩带路走向营地偏僻所在,最终跟一处隐在烟暗中没有灯火的寂静侧门守卫做了交接,犬冢獠的心思渐渐凝重了下来。

    这是要出营地,蛇叔不在营地里面,大晚上的他跑外面……啧,是秘密研究基地吧,这是要打我个措手不及啊。

    披星戴月,沉默中只有脚步声起起落落。

    “是三山,开门放行。”

    “咔咔吱吱~呀—”

    看着三山岩一路交涉,带着路到了某处隐蔽山谷,最后进入一条灯火昏黄直入地下的通道,犬冢獠有一丝恍然。

    “没想到,三山前辈居然会是效忠师酱的部下呢。”

    这样就很能解释了,关于毕业考试时候的事情。怪不得那和时候偏偏就会碰上。

    不过现在,这种事情已经没有追究的意义了。

    “大蛇丸大人就在下面等着你。你自己进去吧。”

    板着平凡更见苍老的脸庞,三山岩没有废话。

    “呜呜~”

    看着火光延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通道,白丸有些躁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走吧白丸,去见师酱。”

    揉着白丸脑袋安抚她的不安,犬冢獠大步流星拾级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