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伤害
    “就是说,砂忍并不是放弃了河之国的战线,而是因为你的操作,叶仓带领着剩余的砂忍自动撤离了是吗?”

    依然烛火映照的纤毫毕现的大帐之中,大蛇丸独特的声音回响着,明黄的双瞳闪烁着难以名状的光芒,注视着敬立在前的犬冢獠。

    “是的。”

    无惧大蛇丸意义难明的目光注视,犬冢獠公事公办的正经。

    “根据事后的情报显示,雾忍因为岩岛的一战,西瓜山河豚鬼以及鬼灯满月重伤,矢仓也旧伤复发,所以撤回了水之国。“

    ”忍刀七人众暂时失去了统领,河之国的雾忍由水无月见信还有辉夜晴明领导,在自来也大人的进攻下,全面处于防守收缩势态。”

    “不过根据自来也大人的判断,这些可能是雾忍故意放出来的迷惑,需要谨慎对待。失去了砂忍的牵制,河之国的平衡被打破,我们将独自面对雾忍的攻击,但自来也大人也说,他能够支撑到我们解决砂忍。”

    汇报完了此行三月有余的任务,犬冢獠又开始转达来自河之国战场的判断,事无巨细,无一遗漏。

    “真是漂亮。”

    看着一本正经的犬冢獠,大蛇丸合上了桌子上基本没怎么看的任务报告,欣喜的目光中泛出一丝侵略。

    犬冢獠完成任务的手段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番见缝插针,借力打力的左右腾挪之下,非但瓦解了河之国战场的形式,彻底消除了砂忍占据河之国的可能,将来势汹汹的雾忍弄的龟缩起来,更是有可能还会造成砂忍全心准备的决战产生分歧乃至分裂。

    本来只是想给犬冢獠一个深刻的教训,让这个小鬼知道什么叫做我大蛇丸的可怕,却从没想过犬冢獠能够完成任务。

    然后出去三个多月之后,再次出现在面前的犬冢獠居然会带回来这么大的一份惊喜。

    真是,优秀的有些耀眼啊。

    “獠,今年就满十一岁了吧。”

    把玩着写着任务汇报的卷轴,大蛇丸一阵惊艳中带着侵略的扫视之后,忽然扯出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题。

    “上个月已经满了,师酱。”

    虽然不知道大蛇丸为什么会忽然的问这个问题,但犬冢獠摸了摸忍具包中封印着辉夜东丈和水无月照见尸体的卷轴,还是如实的给予了回答,末了心思跳跃之下,脱口而出了对于蛇叔的专属称呼。

    有点不那么喜欢你现在的目光哦,师酱。

    “师酱啊,真是有意思又有点怀念的称呼呢。”

    大蛇丸把玩卷轴的动作一顿,眼睛似乎也微不可查的瞪大了一些。

    本以为经过这次任务,犬冢獠会学乖一点,但除了汇报任务的时候还算公事公办的正经,这会又故态复萌了吗。

    一点也不怕我啊,不同于小红豆的孺慕憧憬的崇拜,只是单纯的将我摆在可以平等相对谈话的位置上呢,真是有意思。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自信到底从哪里来的吧,我的弟子哟。

    “那么,就这么决定吧。鉴于你这次任务的完成度,我将它原来a级的难度提升到s级,结合这次任务的贡献和可能出现的后续贡献。以风之国战线统领大蛇丸的名义,正式晋升你为木叶的上忍!”

    放下手中的任务卷轴,大蛇丸暗哑的声音蓦然提高,就这么突然又堂而皇之的宣布了他的决定。

    “十一岁的上忍呢,比起我这个十四岁才升为上忍的师酱,可是优秀多了啊。”

    看着豁然瞪眼的犬冢獠,大蛇丸舔着唇角,漏出愉悦的笑容。

    “而且木叶建立以来,不,是从忍界出现以来,以我所知,獠,你可是年龄最小的上忍了呢。”

    怎么样,惊不惊喜,开不开心?师酱我对你好的都没边了吧,哈哈哈哈!

    “不要惊讶,你的才能与功劳,配得上这份荣耀。”

    看着僵硬之后作势欲扑的犬冢獠,大蛇丸心底充满了欢乐,言笑晏晏的送上毋庸置疑的无上赞誉。

    “安心的下去休整吧,之后会有晋升你为上忍的明发通知下来的。”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大蛇丸把犬冢獠架在火上烤的心思昭然若揭的不加掩饰。

    坑徒弟似乎快成了大蛇丸找寻愉悦,无师自通的保有技能。

    “师酱,我这里带回来了尸骨脉还有冰盾血继限界拥有者的尸体,想要作为礼物送给您呢。”

    我才能你一脸,我配得上你一头!咆哮的心掀翻了无数茶几,犬冢獠漏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麻溜的拿出了卷轴,将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的尸体扔了出来。

    “邦、嘭!”

    一声干木桩子落地的声音和一声闷响之后,脱水干尸辉夜东丈和死不瞑目水无月照见再见天日。

    来呀,伤害呀!谁怕谁!

    看着目光一变,有些急不可耐站起来饶过高案,走到近前观察的大蛇丸,犬冢獠心头邪笑,猖狂发泄。

    然后在大蛇丸观察不够,想要上手动一下的时候,犬冢獠一抖手里的封印卷轴,重新将两具尸体收了起来。

    “嗯!?”

    正全神贯注,觉醒着体内大科研家因子的大蛇丸目光一变,眉头一挑,回身瞪眼,煞气蠢蠢欲动。

    “师酱,这两个家伙自从得到之后还没来得及搜集战利品,而且味道也没处理,太难闻了。这里是议事用的大帐,可不方便摆放他们,等我回去收拾收拾,回头再给师酱送过来吧!”

    不等大蛇丸说话,更不给开口索要的机会,把卷轴往忍具包里一塞,犬冢獠说一段冠冕堂皇的话,转身就走,三步并作两步揭开门帘消失。

    大蛇丸沉着脸,目光盯着摆动着慢慢静止的门帘,欲言又止着半张着嘴,僵硬。

    这个大逆不道的小鬼!

    营帐之外,天高气爽,正是深秋时节,南方河之国凄风苦雨,北方的风之国战场却已经进入了一片枯叶迷眼的世界。

    风中带着点凉意,预兆着冬季即将到来。

    眺望了一眼桔梗山上沉寂着的城池,那里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石破天惊的爆发。

    目光扫过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着勤劳的木叶忍者,犬冢獠大出了一口浊气,挂起得意的笑容回头瞥了眼大帐的门帘,招呼了白丸,大步流星去找他的小伙伴。

    至于十一岁就被提拔为上忍,这种明显不怀好意,报复性的捧杀,讲真,见识过影上大战,还亲自跟准影交过手,从河之国兴风作浪的走了一圈回来,彻底认识到了忍界本质与残酷的犬冢獠,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不遭人妒是庸才,风大雨急,高浪拍岸,我自巍然不动。

    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秋高气爽,看满目黄叶染尽了天下,犬冢獠的心态已经彻底不同了。

    而且关于对自己的老师大蛇丸,犬冢獠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预想。他十分的想试一试,去推动事情向那个方面发展下去。

    如果一旦成功了,应该会变得非常非常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