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错觉
    雷光攫夺了视线,天地之间充塞炽白。

    白丸奔落大地,在这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海上吹着终年不散的长风,吹不散岩石岛上,仿佛要盘恒到亘古不化的浓雾。

    然后,在一道苍蓝雷龙劈落,极光般的炽白闪耀开来之后,笼罩在浓雾之中的岛屿消失在了眼前。

    屹立在海浪上,感受从岩石岛屿上爆发,横扫天地而过的疾风,止水的碎发向脑后倒俯。

    “轰隆隆……”

    隐约的听到了炽白极光闪亮中迟来的轰鸣,止水不敢怠慢,猛地取出一份卷轴抛开在空中,另一只手上拔开几个装着鲜血的瓶子,咬破手指,蘸着瓶中的鲜血,结印摁在了落下的卷轴上。

    墨色蝌蚪般文字从卷轴上蔓延出来,凭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

    “通灵之术!”

    “砰~”

    巨大的白雾从阵法中涌现,瞬间蔓延的山一样高。

    “疼死老子了自来也!这跟你说好的可不一样!”

    文太山一样庞大的身躯流窜着噼啪作响的电光,一屁股在海面坐起浪涛,抱怨着将自来也以及犬冢獠和白丸从嘴里吐了出来。

    “哈哈有什么所谓吗,就当清理身上的寄生虫好了。”

    自来也笑得一副没心肠的样子。

    “死色鬼自来也,你家文太大人身上怎么可能有寄生虫!”

    文太怒。

    “小鬼你这招可真是有想法,给自来也大人带来了灵感。通灵之术。”

    撇了一眼相互依靠着喘息不定,连说话都没有力气的犬冢獠跟白丸,无视文太的抱怨,自来也再次施展通灵之术。

    浓烟过后,不逊色于文太的蛤蟆建以及蛤蟆广同时登场。

    “虽然我很笨拙,但是愿意为自来也大人效力。”

    蛤蟆建谦虚而气势十足。

    “自来也大人居然同时叫我们三个出来,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敌人了吗?”

    蛤蟆广英气非常,瞅了一眼大哥文太身上还没有彻底消失的雷光,伸手握住了双刀。

    “哈哈,只是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文太,建还有广,全力起跳向前方那个岛屿释放水遁,然后把大海掀起来,自来也大人要制造海啸淹没它!”

    “收到,自来也大人!”

    “原来如此。”

    “哼,自来也事后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在自来也的吩咐下,三只肉山大蛤蟆将大海像弹簧床一样蓄力踩得凹陷下去,带着飓风猛地跳上了高空。

    “水遁—超铁炮玉。”

    “水遁—超水连弹。”

    “水遁—超水龙卷。”

    澎湃的查克拉摧动下,巨大的水炮与水龙卷在三个大蛤蟆的协力下割开大海,冲向依旧闪耀炽白,轰雷鸣响不绝的海岛。

    “轰隆——”

    释放完水遁的三只肉山蛤蟆刻意加速降落,将踩得的凹陷下去还没有弹起来的海面,猛砸的如同断崖般更陷下去。

    “哗哗~”

    在三只大蛤蟆刻意的操纵中,凹陷后聚集酝酿的暗流喷发,海水化作拍天的巨浪汹涌而起,紧追着前方的忍术冲向前去。

    “看自来也大人的超级海瀑布之术啊,水遁—超大瀑布之术!”

    海浪排空而起,自来也适时的兴风作浪,查克拉喷博之下,本已经浩荡的海浪骤然威力大增,化做直上苍穹的百米巨浪,海啸般遮天蔽日席卷奔腾前去。

    “还没完呢,给我起!”

    一声震耳欲聋的齐呵,踩塌了海面的三只大蛤蟆同时拔出山高的兵器插入海水之中,查克拉爆发再次将拔高到百米的海啸推高。

    席卷天地的海啸就在眼前被人为的制造了出来,目光中除了汹涌浩荡的浪潮,再也看不到半点远方岛屿上的炽白极光。

    止水被自来也他们这一人三蛤蟆,配合无间的操作震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卧槽原来忍术还能这么玩?!

    自来也得意的有些嚣张的笑声里,止水真心表示学到了!

    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

    “嗯,不好,止水快跟我走,这小鬼的麻烦来了。”

    止水震惊,得意的笑看自己脑洞一开之后造成的宏伟成果,自来也突然惊叫一声,解除了文太三蛤蟆的通灵,一把抓过止水沉下海去就跑。

    叶仓一身狼狈,却带着冷然,从远方疾驰而来。

    “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吗。木叶的勘九郎。”

    疾风停处,叶仓停步,声情并寒,一双如刀锐利的眸子盯着喘息的犬冢獠。

    “呼吸……你不该来的,就当我是一个崇拜你的沙忍,给自己留一点美好的幻想不好吗?”

    犬冢獠深深呼吸,压制了查克拉透支之后的疲乏,看着渐渐冰冷如雪的叶仓,声音里低宛满含怜悯。

    之所以算计矢仓他们也要保持着勘九郎的造型,激怒雾忍只是可有可无的一点而已,更多的是希望能够给绝望之后,心灵冰冷死去的叶仓带来些微的一点温暖。

    哪怕被一直付出的村子出卖,被熟悉的好友背叛,被效忠的高层抛弃,心若死灰。

    但希望叶仓被仇恨充斥的人生里,偶尔夜深人静的寂寥中,偶然还能想起曾今也有个人,愿意崇拜并不顾性命为了自己付出过,被伤害到千疮百孔,干枯到寸寸龟裂死寂的心田,能闪过一丝甘甜也是好的。

    至少不用永远生活在仇恨的折磨之中。

    哪怕是自欺欺人的错觉也罢,总好过沉沦烟暗的深渊。

    连番算计了叶仓那么多,犬冢獠唯一能对良心交代,能给叶仓弥补的,也只有这肥皂泡般不愿意截破的美好错觉了。

    战场相逢,各为其主,说不完的对错,能问心无愧就好。

    可惜,叶仓看破了一切,来寻彻底的绝望。

    “我去看过那场大战之后的战场。”

    澎湃汹涌的海浪远去,将要淹没炽白极光肆虐的海岛,叶仓凝视着犬冢獠的脸庞,轻轻开口,轻柔的语调像风般在飘。

    “忽然觉得,我其实死在那里才是最好的。”

    轰鸣声隆隆而过,海浪拍碎在海岛之上,淹没了极光,有荡开的疾风扫过,撩散了叶仓团成一团的头发,她的目光变得迷蒙。

    仿佛陷入了久远不愿转醒的回忆,久久伫立的无言,只有叶仓一头带着硝烟的长发散开在风中。

    “你又救了我一次,这次也放过你。”

    回荡归来的浪涛起伏海水,将两人摇动,叶仓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抛到了犬冢獠的怀里。

    “这个东西还给你。以后不要让我在战场上见到你。”

    长风洗去了秀发上残留的硝烟,叶仓回身,甩动长发,奔驰向远天。

    彻底揭破了最后一缕美好的错觉,叶仓洞悉了犬冢獠的算计,却只带走了死灰般的一颗心。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一分留恋,做一个彻头彻尾被仇恨支配的恶鬼。

    “哎~”

    目送叶仓带着决然冷利远去,消失在目光之中,犬冢獠打开了精致的小盒子,里面安放着一颗圆润的烟珍珠,他长长的叹息。

    这种算计人的失落感,真的有点扎心呢。

    我其实也想做个好人的。

    “噗通。”

    随手将盒子抛弃,看它落入深海不见,犬冢獠忽然间很想得到力量。

    “呜呜!”

    白丸发出呜咽般低鸣,轻轻的伸出舌头舔着犬冢獠的脸庞,给他安慰。

    “没事的白丸,这只是个误会和意外,谁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怎么想的,真是不识好人心。自己作死就随她去吧,沉沦仇恨也好,竭尽全力去报复那些出卖者吧,为我们木叶的胜利添砖加瓦。”

    揉了揉白丸的脑袋,犬冢獠重新站了起来,努力让自己漏出笑容。

    “这不是我一直筹划的目的吗,没必要为那个女人发神经烦恼。一个大我至少一轮的老女人而已。”

    遥望雷汞海啸摧残之后,已经开始沉入海面之下的岛屿,犬冢獠挺直了脊梁,脸上洋溢开笑容。

    那个女人以为我对她有想法,呵,真是可笑的错觉。

    “啊哈,真是看了一场了不得的表演呢。现在的小鬼,小小年纪就开始欠情债了啊。真是了不得,加油啊小鬼,自来也大人看好你!年龄不是距离!”

    带着止水从海里冒出来,自来也笑得促狭又饱满戏谑,一副青出于蓝不胜感慨的模样。

    “年龄不是距离你个鬼啊!自来也你果然像师酱说的,是个大白痴!”

    正在努力整理心情的犬冢獠暴走。

    “什么?大蛇丸居然这么说我,可恶,这次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混蛋!”

    自来也在犬冢獠顺手的挑拨下瞬间陷入逗比状态。

    “汪汪汪~”

    白丸傻傻分不清,欢乐的叫唤着蹦跳来去,一会扑一下犬冢獠,一会拦一下自来也,积极的做着一只善良可爱的劝架好狗。

    看着闹成一团的两人一狗,置身在海啸之后的长风之中,止水用包含复杂的目光注视着犬冢獠。

    这个从跟自己一场决斗之后一鸣惊人的好友,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是特别上忍了,貌似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走到自己前面了啊。

    “喂,止水你那是什么眼神?鄙视我吗?啊!”

    “没有,是佩服!”

    “扯呢!止水我发现你跟着自来也也学坏了。告诉你啊自来也,我不爽你很久了,来决斗啊!”

    “蛤蛤蛤,小鬼可以啊,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来一场男子汉之间的交流,放手杀过来吧!”

    “那个,我说,雾忍他们一会有可能杀过来啊,你们这样,不好吧。”

    “止水你闪开,雾忍来了一起打!”

    “小鬼说得好,就是要有这样的气魄,止水学着点!”

    “汪汪……”

    长风呼啸,海面渐渐静平,看着欢乐的两人一狗,止水似也被感染,展颜漏出一抹纯净的笑容。

    心底因为见识了忍界烟暗产生的阴霾也消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