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现身
    暗处,叶仓凄切悲怆带着说不出嘲讽的绝望笑声传来,化身勘九郎的犬冢獠悄悄按住了蠢蠢欲动的止水。

    “是不是看不过去?觉得我故意把那个监视的暗部引过来,对叶仓的打击太残酷了?”

    压低着声音,犬冢獠凝视着脸上带着不忍的止水。

    没有回话,止水只是悄悄收起了自己出鞘的短刀,沉默中用目光表达他此刻内心的波动。

    第一次见识这种背叛之后的绝望,叶仓的悲怆触动了止水还一片纯洁的心灵。

    “好好看看吧,这才是忍者的常态。也是战争的真面目之一,无所不用其极的给对手造成伤害,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这些就是我们这些人应该做的。”

    “太过单纯的人,可成不了一个合格的忍者。如果连这点悲哀都不能接受,日后又怎么去守护自己在意的人事。”

    细微的声音带着低沉,犬冢獠目光严肃。

    “如果真的觉得难受,就更应该快点适应并坚强起来。不然空有强大的力量也成不了强大的人物。实力一定要有足够坚强的心态去匹配。”

    雾霭在悄然退散,犬冢獠解开了背上的傀儡,重新将目光转移到战场,他的声音悄然变冷。

    “没有经历过彻底的绝望,叶仓就没有坚定报复的信念,我们的筹划就存在漏洞。“

    攥紧着傀儡的背带,犬冢獠冷冷然的声音没有感情。

    ”某种意义上,她也不过是个不够坚强的天真家伙。我救过她,我比你更了解她。”

    “所以止水,看着吧,学着吧。不要让自己有一天也变成她那个可怜的样子。”

    重重拍了一把止水的肩膀,犬冢獠猛然冲了出去。

    “留在这里,只要叶仓顺利逃跑,你就按照计划接应我们。”

    犬冢獠最后的嘱咐尤在耳边,他人已经飞奔到了战场之中。

    “叶仓大人,不要担心,我来救你了!”

    “秘技—乌鸦机罗!”

    人未至,声以到。四臂三眼的乌鸦傀儡横空飞出,如陀螺般旋转起来,直坠入战场之中。

    “嘣嘣~”

    陀螺坠落,扯断了缝针布下,封锁天空的落网。

    “嗡嗡嗡~”

    湛蓝的螺旋丸带着嗡鸣,在众人的目光被乌鸦傀儡吸引的时候,被犬冢獠摁向了栗散串丸。

    “小心,有人偷袭!”

    “砰—”

    尽管有人提醒,栗散串丸也无愧精英上忍的身份,回刀挡住了螺旋丸,但还是被巨大螺旋风劲掀了出去。

    “是你!”

    一击打飞了栗散串丸,犬冢獠的模样入眼,已经万念俱灰的叶仓忍不住惊呼出声。

    万没有想的,居然会在这种绝望的情景下见到这种熟悉的脸庞。

    “不管是谁,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本来十拿九稳的一次计划,集合了四个准影加上自己,还为了以防万一带上了善于封锁的栗散串丸,却再而三的出现意外被人搅局,矢仓出离的恼火起来。

    “沙忍的最强傀儡师是吧!西瓜山大爷削死你!”

    犬冢獠以勘九郎的形象一现身,不用矢仓吩咐,想到之前的文字侮辱以及对烟锄雷牙的偷袭,新仇旧恨齐上心头,西瓜山河豚鬼当先提刀就削。

    “死肉球,当我怕你啊!叶仓大人快走!”

    掀飞栗散串丸,西瓜山提刀杀到,犬冢獠凛然不惧,一臂甩动间操控着乌鸦傀儡迎了上去,一手再次施展螺旋丸,打穿了先一步杀到的鬼灯满月的身体。

    “破烂傀儡,给大爷滚开!”

    西瓜山河豚鬼气势如虹,完全不将乌鸦放在眼中,急奔中手中鲛肌横扫犬冢獠脑袋,活化一头红发之后,仗着身高体大,居然坦克一样准备直接撞开乌鸦。

    “西瓜山小心!”

    就在西瓜山河豚鬼刺猬般将要撞上傀儡的千钧一发,矢仓忽然失声惊呼。

    “噗嗤!”

    三眼四臂的乌鸦就在此刻突然变成了自来也,一刀捅穿了西瓜山河豚鬼的胸膛。

    “哈哈,水影小子,你果然在这里,看来伤已经好了,来来来,再陪自来也大人打一场,上次远远不够尽兴!”

    豪迈的大笑中,自来也登场。一脚踢开了死猪一样的西瓜山河豚鬼,一发火遁将矢仓跟水无月见信还有辉夜清明三个人都罩了进去。

    矢仓三人尽管惊怒,却也不会失了方寸,血继限界的绝招跟个式水遁层出不穷,顿时跟自来也激战成一团。

    “滋啦~”

    苍蓝雷光闪耀,覆盖了了犬冢獠插穿了鬼灯满月的胸膛的手臂,叫他水化后无视物理伤害的身躯受到了巨创。

    “啊,我要宰了你!”

    本想仰仗水化出其不意偷袭的鬼灯满月发出痛叫,有心算无心之下想要出其不意反被怼,受伤之下当即勃然大怒。

    “看看这是什么?眼熟不?电鱼雷叉呢,现在是我的了!”

    缭绕着雷光,躲开了鬼灯满月满含愤慨的一击,犬冢獠一摸忍具包,拿出了雷刀,磕飞缝针的同时还有闲暇释放嘲讽。

    “通灵之术!”

    见到雷刀的第一时间,鬼灯满月顾不得愤怒,下意识就施展了忍刀通灵之术,然而毫无作用。

    “吭吭吭……!”

    握着雷刀,释放雷遁活化,犬冢獠跟操纵着缝针的栗散串丸以快打快,就在鬼灯满月施展通灵术的间隙,两个人已经交手碰撞数十次,不分胜负。

    “我敢在你这个前任面前拿出鱼叉来用,真以为我没有半点防备吗?不要太天真啊!”

    激斗中将鬼灯满月的动作看在眼中,犬冢獠仰仗着雷遁暂时跟栗散串丸打了个旗鼓相当,嘲讽之言不绝于耳。

    “想要吗?那就还给你!”

    不等通灵无果的鬼灯满月再度恼怒,犬冢獠猛然加速与栗散串丸脱离战斗,将手中的雷刀猛地扔向了空中。

    “雷遁—苍龙狗!”

    犬冢獠结印,澎湃的查克拉随着升空的雷刀释放向天空。

    无尽的雷光在自来也与矢仓三人激战,蒸腾到高空的云气水雾中产生。

    “滋兹~轰~”

    沉闷的雷声在照耀天地的雷光中炸响。

    犬冢獠突然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都闪开,他在利用蒸汽增强雷遁!”

    苍蓝映照的雷光下,不知道谁包含着愤怒的咆哮,高飞到天空深处的雷刀变成了白丸,带着万流归宗般汇聚到身上的雷电,从高空奔落。

    “还不走,留着等死吗!”

    嘶声向犹豫不绝的叶仓怒吼,查克拉泄洪一样被抽取,犬冢獠额头暴起青筋,勉励配合着白丸控制着汇聚成雷汞的电流,轰然降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