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凄凉
    写在开头:个人认为,本章不适合上班之前观看,可能影响心情。如果可以,请晚上连同第二更一起看会比较好。

    ……………………………………分割………………………………

    “轰轰~”

    起爆符爆炸的轰鸣声此起彼伏,山石崩裂剥落,滚滚而下。

    密集攒射的暗器机关泼水一般将手里剑一波一波射出,水无月的秘术魔镜包围了叶仓,镜面射出无穷冰锥。辉夜晴明的十指穿弹连绵不绝。

    大量的尘土被扬起,取代了驱散的浓雾遮断了视线。

    当这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过去,浓尘散开,有灼灼的光华迫不及待的刺破了还来不及彻底消散的尘土,刺入了雾忍众人的目光之中。

    袭击的中心,一朵硕大的红莲,花苞般包裹着叶仓,正流动着灼灼嫣红光华,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起爆符的爆炸没能伤得了红莲分毫,崩落的石头顺着花苞滑向四周,攒射而来的手里剑统统融化成了铁水,辉夜的十指穿弹带着焦烟,掉的到处都是,至于水无月的魔镜,早已经烟消云散。

    叶仓置身在火焰的红莲之中,凝练一身冰寒。

    “矢仓,我问你,我被出卖了,是吗?”

    一字一句,一字一顿,叶仓面如罩霜,目似刀锋。

    “不愧是用我们雾忍鲜血浇灌出来的砂忍英雄。”

    矢仓没有正面回答叶仓的质问,只不过明赞实讽的说了一句,抬手之间,发动水遁加入了围攻。

    “这种时候还问这种问题,叶仓你的脑子进水了吗?灼遁的查克拉,就让我来尝尝是什么味道吧!”

    西瓜山河豚鬼提着鲛肌,庞大的身躯有不匹配的敏捷迅猛,说话间已经冲到叶仓近前,手中张开了大嘴的鲛肌直接削上了灼灼红莲。

    “嗤~”

    一声裂棉般声响,鲛肌不愧是号称吞噬一切查克拉的忍刀,长满三角鲨鱼牙的大嘴一口咬下,当即在叶仓的红莲花苞上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将无实质的灼遁查克拉撕花一样扯下来一大瓣,咀嚼着吞了下去。

    “昂~”

    出自矢仓之手的水龙从鲛肌撕开的裂口中直冲而入。

    “拿命来吧!”

    包裹着一身骨刺装甲的辉夜晴明追着水龙的尾巴,无视红莲的灼烧,直接撞了进来。

    水无月的魔镜再次铺陈开来,鬼灯满月消失无踪,栗散串丸的缝针已经脱手飞出。

    六人联手蓄势的一击,打定了注意置叶仓于死地。

    “灼遁—红莲散华!”

    灼灼的红莲再度盛开,只是曾经凭借这一招,叶仓与两个克制她的血继限界准影拼了个两败俱伤,这一次却在一个精英上忍,四个准影加上一个货真价实的水影攻击下,没有取得任何建树。

    光华流转,栩栩如生盛开的红莲泯灭了水无月的魔镜,逼退了手持鲛肌的西瓜山河豚鬼,灼断了缝针的丝线,蒸腾了矢仓的忍术,却没能逼退重装在身,满腔仇恨的辉夜晴明,也没能躲开从水龙中现身的鬼灯满月。

    红莲层层盛开的花瓣刷落岩石无数,叶仓却生受了辉夜晴明一击,然后被鬼灯满月打飞。

    “嘭~”

    撞在岩壁上翻落,叶仓肩头上洞开的伤口止不住的流出鲜血,咳嗽声中唇角也流下一抹殷红。

    “老实的死在这里吧!你的村子已经抛弃你了,别再无谓的挣扎。”

    挥舞着张开大口的鲛肌,西瓜山河豚鬼一身煞气再度冲了上来。

    “呼~”

    手中的鲛肌挥动,照着叶仓的脑袋扫落,西瓜山河豚鬼的手段酷烈。

    “嘭~吱—!”

    凭空出现的炽白火球整个塞进了鲛肌大张的嘴巴里,烫的鲛肌挣扎起来,挣开了西瓜山河豚鬼的掌控,扭曲着一尾巴抽到了他的脑袋上。

    鲛肌这一下抽的西瓜山河豚鬼一愣。

    “好吃你就多吃点吧!雾忍的蠢货!”

    强塞了鲛肌一口灼遁,造成这突然地变故,叶仓飞起一脚将西瓜山河豚鬼庞大的身躯踹向了辉夜晴明。

    “呼呼呼~”

    仿佛无穷尽的炽白火球或大或小,疾风骤雨般射了出来,一时将整个峡谷都充斥,叶仓趁机回身就跑。

    来这里,只是为了最后求证,执拗着一点奢望催动着罢了。此刻验证了出卖的无情与真实,叶仓想到的只有报复,绝没有半点自暴自弃拼死一战的心思。

    “轰轰轰~”

    连绵爆炸的火球掀起尘埃遮蔽了视线,崩塌了岩石峡谷,阻断了雾忍追击的路途。

    叶仓迅捷如豹,沿着来路埋头急奔。

    “叶仓大人……”

    充斥海岛的惑眼浓雾之中,忽然响起冷硬的声音,狸猫面具的暗部赫然拦在了叶仓奔逃的前路上。

    “去死!”

    已经确认被出卖,泯灭了最后一点奢望,除了仇恨只剩下一腔怨恨报复的叶仓绝不废话,更不想听废话,看到狸猫面具暗部的瞬间脚下不停,加速冲了上去。

    “熊~”

    人高的巨大火球照着狸猫面具甩了过去。

    “秘术—砂之盾!”

    “轰~”

    火球在砂之盾上撞爆,巨大的冲击力将暗部掀飞,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了下来,但他也着实阻止了叶仓继续逃走。

    “咔咔~”

    半跪在地上的暗部喘息着,脸上狸猫面具破碎剥落,漏出了一张娘气的脸庞。

    他有一头比加流罗更偏向金色的头发。

    “夜叉丸,居然是你!”

    看着面具下那张像极了好友加流罗的脸庞,纵然叶仓心若死灰只剩一腔怨愤,依旧忍不住震惊出声。

    为什么会是你!

    “对不起,叶仓大人。为了村子,请你留在这里吧。”

    夜叉丸低垂着眼睛,不敢去看叶仓愤怒到扭曲的脸庞,沉沉的声音中只有黯然,全无之前的冷硬。

    “哈哈哈,这下死心了吧,你跑不掉的,让我把你们两个一起串起来吧!”

    “唰~”

    流光般飞过的缝针转瞬之间编织了一张大网,将叶仓和夜叉丸同时罩住。

    “居然又来了一个砂忍的白痴吗。西瓜山大人要把你们削成碎肉!”

    以恼羞成怒,挥舞着鲛肌的西瓜山河豚鬼为首,矢仓一行人将对峙中的两人再次包围。

    “夜叉丸,可不可笑。你们出卖了我,可人家雾忍却并不领情啊!呵呵哈哈哈……”

    逃跑无望,叶仓看着低眉顺眼跪倒的夜叉丸,放声大笑,满腔凄凉。

    夜叉丸低头,看不见表情,无声的沉默。

    “抬起头来,看看啊,夜叉丸,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你们需要的结局!”

    “多可笑呵,夜叉丸,你把忠诚都给了罗砂,他把你誉为他的左膀右臂。可他就是这么对待你这个心腹的吗?出卖了我这个砂忍的英雄,他也出卖了你!哈哈哈哈……”

    逃跑无望,报复无门,心若死灰之后迎面而来的只剩下绝望,叶仓大笑,笑的苍凉凄切,如杜鹃啼血,老猿啸在山峡。

    “不,叶仓大人,追到这里,是我自己的主意。”

    夜叉丸终于抬头,目光赤红,娘气的脸上有股扭曲的狰狞,他用嘶哑的声音争辩。

    “哈哈哈哈~”

    叶仓只是笑,凄凉带着嘲讽愚忠的笑声响彻峡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