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出卖(爱情不是想买就能买,但是还可以出卖吗!)
    “哗哗~”

    海浪拍在沙滩,泛起如沫的细碎白花,雨后晴天万里无云,蓝的通透,放眼望去仿佛与大海融为一体。

    徐徐长风似乎也被连绵着酝酿成灾难的大雨洗涤过一样,撩动着叶仓的秀发却没有了一贯的海腥味。

    照落的阳光越发温暖了起来,伫立在潮起潮落,海风徐徐的沙滩上,叶仓却觉得更冷了。

    从所未有的孤独将她包裹,如同寒夜里置身在无人的荒野之中,除去刺骨的寒意,茫然四顾只剩下苍凉。

    哪怕数年以来,独立支撑着河之国的战场,也从未有过此刻这般彻骨冰寒的孤独感。

    那个传达命令的暗部虽然有值得称赞的跟踪术,但叶仓来到海边之后,还是发现了端倪。

    说什么后继无力,说什么秘密任务,说什么对不起,说什么补偿许诺,到头来,只是一场抛弃我的,以和谈为粉饰的骗局罢了。

    不断的催促我出发,现在又悄然跟踪,你们的意图真的是太明显了。也只有以前那个傻傻的我才会上当吧。

    微不可查的叹息融入了刮面而过的风中,感觉被彻底出卖的叶仓,找不到说服自己继续前进的理由,她忽然有些心灰意懒了。数年的付出,抵不过一场利益的交换。

    此时此刻,真的很想直接回头,去到桔梗山城质问那些长老,质问好友加流罗的男人,那个叫做罗砂的风影。

    “希望,一切都是敌人的挑拨吧。”

    终于还是对村子的一腔热爱勉强压制了背叛出卖的痛苦,叶仓用这样的理由给自己添加了些许动力,踩着海水再次出发。

    海风徐徐,浪涛绵绵,细碎沙滩在阳光里泛着金黄色泽,叶仓落寞又毅然决然的身影已经远去,到了海天之交的弧线之中。狸猫面具的暗部从沙滩下冒出了半个脑袋。

    漏出沙滩的半截面具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目送叶仓远去,看她踏海前行,在海天之交的汪蓝之中分割了大海长空。

    直到再看不到叶仓一丝影迹,狸猫面具的暗部才如沉默的出现般,沉默的下沉到沙滩之下,消失不见。

    “呼~”

    忽然有破空声响起,勘九郎背着用绷带严密包裹着,只漏出了头顶上些许白色毛发的傀儡,出现在了这方海滩。

    “叶仓大人,你这是要去海之国吗?那里太危险了,我不会允许您一个人面对危险的!”

    匆匆留下一句坚定满满的呢喃,勘九郎不做停留,跃起之后直接踏海直追叶仓而去。

    这个变故突兀的就像勘九郎的出现一样,刚刚才沉入沙滩的狸猫面具暗部像被踩了尾巴,一下次蹦了出来。

    看着海面埋头急进的勘九郎,狸猫面具的暗部怔怔的发懵。

    见鬼了,什么情况?那个一看就是砂忍打扮的家伙从哪冒出来的?他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追叶仓?是因为狂热的崇拜?砂忍有这么一个傀儡师忍者吗?

    突兀又突然的变故,让负责监视到这里之后,不知道在准备些什么后手的暗部一头雾水。

    怔滞了一阵之后,眼见勘九郎的身影也即将消失在目光之中,狸猫面具的暗部一个纵身,也踏海追了上去。

    “一切顺利。狮子丸,注意自来也大人还有獠的方位,随时给我指引。”

    “收到!”

    沙滩某处的椰子树上,止水带着狮子丸,将一切都看在眼中,最后也悄然跟了上去。

    叶仓打头,勘九郎紧随其后,狸猫面具的暗部谨慎跟踪,止水带着狮子丸收尾,四个人前后分了四波,衔尾而去。

    日升月落,时间在路途中悄然流了过去。

    当海面升起了雾霭,眼前隐约能够透过渐行渐浓的雾气看到约定地点的烟乎乎海岸线,一路都没有休息过的叶仓停下了脚步,摸出了几颗兵粮丸扔进了嘴里。

    咀嚼着味道并不好的兵粮丸,默默感受着此刻的身体状态,目的地就在眼前,叶仓最后调整着心态,将所有的纷乱心思都抛之脑后。

    任务是砂忍退出河之国,并全力协助雾忍攻打木叶,以此为契机秘密缔结和平条约。

    就让我来看看,用雾忍已经唾手可得的河之国做筹码,怎么在不出卖我的情况下缔结这份条约吧。

    咽下了兵粮丸,已经彻底将心态整理,准备做一次眼见为实的最后验证,叶仓带着一身冷漠,毅然踏上了浓雾笼罩的岩石海岛。

    “欢迎砂忍的使者到来,因为浓雾的关系还有地形比较特殊,所以需要有人领路才可以通过,还请跟我来吧。”

    叶仓上岛,行不几步,便进入了一处岩石夹道的峡谷,早已等候在此的雾忍忍者热情的迎了上来。

    “那就带路吧。”

    看着做出恭请姿势的雾忍,警惕心已经提起的叶仓怎么可能将自己毫无防备的后背置身在可能的威胁之下,当即冷脸停在雾忍面前。

    “嗯,哦,好的,是我疏忽了,砂忍的使者,请跟我来。”

    笑微微的雾忍一愣,旋即忙不迭的热情招呼,当先领路往峡谷深处走去。

    “哒哒哒~”

    海潮的声音被山谷阻挡,只剩下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回荡在峡谷之中。

    没有交流的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叶仓的目光透过浓雾,隐约的看到了几个以一个矮小身影为中心的模糊影子分列在前方,还没有思索出头绪,前头带路的雾忍一个纵身便跳到了峡谷旁边的峭壁上。

    一阵风卷过,浓雾淡散开去,叶仓看清了那几个模糊影子的真面目。

    四代水影矢仓,忍刀七人众之中的鬼灯满月,西瓜山河豚鬼,还有栗散串丸,以及一位水无月族人和带着明显的尸骨脉一族标志装扮的辉夜族人。

    “想不到罗砂那个蠢货,还真的把你派过来了。砂忍的英雄,叶仓!”

    矢仓脸上挂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我奉风影的命令,前来与雾忍缔结和平契约。水影大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一本正经的严肃发出质问,可叶仓的心却在此刻不断的下沉。她最后的试探,将要收到最不愿意收到的结果。

    “什么意思?当然是让你死在这里的意思!晴明、见信,你们的仇人就在眼前,杀了她!”

    “尸骨脉?十指穿弹!”

    “冰盾?冰镜牵机!”

    随矢仓一声令下,不需多言,辉夜晴明的攻击与水无月见信的攻击同时爆发,但比他们更快的,是那个之前跳上峭壁的雾忍发动的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