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行动
    靡靡细雨随风飘摇,延绵持续了大半个月的这场雨终于有了要结束的征兆。

    只不过河之国的南端,很多地方已经成了一片泽国。

    已经饱和的大地吸收不了突然丰沛起来的雨水,河流暴涨漫过了堤坝,田地被淹没,草木被洪流连根拔起。

    除了坚忍不拔着挺过来的树木枝叶愈发被洗涤的鲜翠欲滴,这场大雨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先是砂忍挺进,接着是作为应对的木叶紧随而至,后来又有水之国的雾忍彰显他的野心跨海而来,最近几年的河之国已经饱经蹂躏,想不到如今还要遭受天地之威的磨难。

    河之国的人们,一颗心已经被摧残糟践的千疮百孔,就差最后不堪重负的支离破碎。

    然而战争从来都没有怜悯,也不会考虑小国寡民的悲哀。

    弱小就要挨揍,落后就是被欺负。

    凄凄惨惨之后,至多也不过得来一声强者逢场作戏的叹息罢了。

    一场连绵着狂暴肆虐大半个月的暴雨,将河之国饱经苦难的人们推到了绝望的边沿,也将砂忍在河之国的战线压制到了崩溃的警戒线之前。

    借助这场大雨,雾忍将砂忍数年来努力攫夺的河之国土地一扫而过,纵然有叶仓英雄归来,却也只能谨守着靠近风之国边界,已经接受了砂忍统治的几座河之国城池苦苦抵抗,岌岌可危。

    丰沛到酝酿成了灾难的暴雨,对雾忍的帮助太大,对砂忍的压制也太大了。

    暴雨加成的增减之间,雾忍如鱼得水,砂忍却束手束脚的像是被困住了四肢。

    就连叶仓的灼遁,在风雨滂沱之中,也没有了千军劈易的威力。

    苦苦支撑到现在,终于挺过了暴雨滂沱的压制,可砂忍也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心气。

    暴雨虽然退去了,但泛滥成灾的泥沼洪流依然给予雾忍巨大的助力,却只是将砂忍捆绑四肢的压制变成了牵绊双脚而已。

    除了孤注一掷赌上性命之外,河之国的战争对砂忍来说,已经打不下去了。

    屹立在城头,感受着风中渐渐消敛的雨水,叶仓远目眺望城外的菏泽泥流,面沉如水。

    本应该趁势一鼓作气的雾忍,似乎是接到了什么命令,最近突然停止了进攻,让砂忍能够稍微的喘息一声,能够继续勉力维持着已经濒临崩溃的最后战线。

    疲惫中充斥着沮丧,忙忙碌碌已经被打击到麻木的砂忍,没有心思去管雾忍为何突然放弃了大好的机会,只是机械的加固着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信心的防线。

    砂忍的士气,已经糜烂的如同眼前河之国大地一般无二了。

    此刻只有叶仓一个人明白,雾忍为何会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放弃了一举荡平砂忍的机会。

    村子里最新的命令已经有人交付给她了。

    砂忍要向雾忍求和了,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砂忍要向雾忍投降了。

    河之国的战线已经无力为继,村子全心全意要在桔梗山城跟木叶决一死战一分胜负,对于咄咄逼人步步紧逼的雾忍,村子不派出一分一毫援助的情况下,准备彻底投降了。

    有种被出卖的感觉充斥了心间。

    独自在河之国奋斗了数年,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战线,然而到了最后,所有的付出跟劳苦都成了过眼云烟,被当做投降的筹码扔了出去。

    尽管早有料到可能有这么一天,但等事实真的来到眼前,叶仓依旧忍不住心中酸涩发苦。

    因为在河之国战场的活跃赢得了英雄的称号,但现在看来,村子最终决定对雾忍的投降命令下达之后,这都成了一个笑话。

    失去了战果的英雄是什么样的一种英雄?

    这是要我一死来维护自身的荣耀,做一个与河之国战争共生灭的悲情英雄吗?

    抛弃了河之国的土地,对于咄咄逼人的雾忍,还能抛出哪些筹码呢?

    凉风渐吹渐冷,如丝细雨断断续续终于敛去不见,伫立在城头远望,叶仓的目光没有焦距,翻腾的思绪想到很多,最后只剩下一身的冰冷。

    她想到了初次见到扮作马基模样的犬冢獠。

    “如果到那时了,你可一定多长点心吧。”

    当初幽幽带着嘲弄的话,晨钟暮鼓般在耳旁回响。

    出卖这个话题,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但就在此时此刻,回想起当初犬冢獠的话,叶仓沉默了。

    雾忍指名了让她作为使者前往谈判,而村子里发布的命令也明确这是一个不许让第二个人知道的秘密任务。

    一切似乎都被那个至今还不能确认具体身份,只是记住了声音的家伙说中了呢。

    “叶仓大人还不出发吗?”

    忽然出现的暗部带着一贯的冷漠,用疑问的语气发出的催促,一如他脸上的面具那般冷硬。

    “我的行动,还轮不到你来指挥。”

    不知道这个前来传达命令的暗部知道多少内情,但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一心勤勉奋战,完全不懂得怀疑和防备的叶仓,对于这个带着狸猫面具,传达完命令之后,一直不肯离开的暗部没有好脸色。

    “叶仓大人……”

    狸猫面具的暗部用他硬邦邦死人一样的声音想要再说些什么。

    “呼~”

    一阵风起,叶仓没有半点再跟他交流的意思,跃出城墙,几个呼吸的加速之后,消失在一片泥沼洪流之中。

    暗部沉默,目送叶仓的身影从目光中消失,默默的跟了上去。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一片坚韧的扎根在沼泽中的丛林,还涌动着积水的城墙脚下,鼓起几个气泡之后,冒出了一只还带着蝌蚪尾巴的蛤蟆,它圆鼓鼓的眼睛转动着四下偷摸着观察了一番,重新沉入水中不见。

    “自来也大人,您让监视的那个砂忍已经行动了!”

    远在木叶的营地,自来也正趴在散乱着文件的高案上睡得流口水,一只绿皮的小蛤蟆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用他完全跟身体不成比例的大嗓门叫了起来。

    “啊~”

    打一个大大的哈欠,将散乱的文件弄的更乱几分,自来也脸上带着醉酒的晕红,伸着懒腰睁开了眼睛。

    “是狮子丸你啊。好了我知道了,你现在去帮我通知一下止水还有犬冢獠那个小鬼,我准备一下。”

    “好的自来也大人。”

    大嗓门的狮子丸得了命令,欢快的蹦跳着又走了,很有免费劳力的自觉。

    “这就开始行动了吗。看来砂忍有点迫不及待,不过自来也大人也休息的够久了,是时候活动活动了。不知道这次风影那个小孩子会不会来,希望他的伤已经好了吧,不然打起来没意思。”

    挎好忍具包,背上通灵卷轴,自来也一扫醉意,掀开了门帘。

    营帐外,暴雨洗涤之后的天地一片通透,拨开云翳的天际洒落阳光,虽然地面还是积水四流,但却是一片万物更新的蓬勃气象。

    “放晴了啊,真是个好天气。这次也一定会有个好兆头的。”

    抬手搭了个凉棚,放眼万里无云的瓦蓝青穹,自来也心情大好。

    “自来也大人!我带他们过来了。”

    远处传来狮子丸的大嗓门。

    犬冢獠领着白丸,止水肩头趴着狮子丸,正昂首阔步而来。

    “人员到齐,那么,出发!”

    自来也挥手,意气风发。

    暴雨之后,阳光正好,即将面对很可能改变忍界目前战局的事件,早有成计的木叶一行三人,雷厉风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