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我们来给砂忍制造一点如鲠在喉的麻烦吧!
    走进自来也的营帐,还没有卸下斗笠的犬冢獠脸上就是一烟。

    白丸大刺刺的躺在营帐的中央,仰面朝上,前爪搭在胸前,后腿成大字张开,屁股压着尾巴,大嘴张着,嫩滋滋粉红粉红的舌头从嘴里歪出,舌尖搭在地上,肚皮朝天,睡的口水横流,一副已经是条废狗的舒坦样子。

    白丸原本一身威武华丽的,犹如狮鬃的长毛此刻都懒懒散散,看上去颓废的毫无形象可言。

    看到白丸这副模样,犬冢獠真的很想上去踹她两脚。

    “别打扰她了小鬼,让她睡吧。这孩子跟你风里来雨里去,在外面颠簸了半年多了,就让她好好休息一次吧。”

    坐在凌乱的堆满了文件的高案后面,自来也看上去到是很清醒,并没有醉酒的痕迹,他看出了犬冢獠的心思,出声阻止,言语之间很是袒护白丸的样子。

    “好吧。”

    犬冢獠有点吃味。我是你的师侄来的,叫我就是小鬼,叫白丸就是这孩子,自来也你这是差异对待!

    “止水也坐下来听听我们的讨论,后面也许有你的任务。”

    无视犬冢獠的郁闷,自来也进入了领导的角色状态,开始吩咐事情。

    “好的自来也大人。”

    准备交接完任务去跟队友汇合的止水,听到自来也的吩咐,接过犬冢獠的斗笠连着自己的一起放好,来到分列两旁的议事桌子旁端正坐好。

    “好了,现在说说吧小鬼,关于你对砂忍准备向雾忍投降的事情有什么想法。”

    一串吩咐下来,两人照办,自来也正襟危坐,彻底进入了议事的状态。

    只是犬冢獠还没有说话,一旁静听的止水听了自来也的话当先就是一震,显然被砂忍要对雾忍投降的消息震惊了。

    不多得益于良好的素养,止水没有将这份震惊表达出来,只是默默的调整了心态,愈发凝神静听,不肯错过一个环节。

    本来并没有认为是多么重大的事情,可如今看来,下面将要涉及到的谈话可能真的会改变木叶整个战争的形式呢。

    普一接受到信息,止水心思电转,已经想到了很多。

    “最近几天,自来也大人就应该能够收到叶仓重新活跃在战场的消息了。尽管这种天气限制之下,叶仓出不出现,对砂忍目前在河之国的形式都不会有太多的改变,但只要她出现,就是雾忍跟砂忍达成协议的契机。”

    按照已经多次打磨过的剧本,犬冢獠在自来也严肃的注视下,开始详细的道来自己的打算。

    “叶仓杀了雾忍的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让雾忍在河之国损失惨重,是雾忍首要报复的目标。“

    ”当时大战的三个人如果是同归于尽还好,雾忍只会将矛头对准砂忍,但如果她又重新出现,雾忍又短时间内拿她没办法的话。“

    ”适逢砂忍有投降的意思,以雾忍的做派,为了让砂忍展示所谓的诚意筹码,肯定会指名选择叶仓作为使者。”

    “尽管有天气的制约,但叶仓可不是那么好杀的。为了不叫河之国已经形将崩溃的砂忍形式再出变故,为了尽快结束跟砂忍的战斗,集中精力对付我们,只要叶仓出现,雾忍肯定愿意跟砂忍谈判。“

    ”而砂忍在桔梗山城已经纠集了太多的力量,跟我们的决战势在必行,相对于保证桔梗山城的决战顺利,牺牲一个叶仓,砂忍哪怕不愿意也得愿意。”

    淡漠的语调述说着个种满含着烟暗的内在情况,犬冢獠面无表情,甚至目光中还在闪亮,如同埋伏在阴影中准备伺机捕猎的猛兽。

    收集情报,分析情报,借助情报,利用情报,没有碾压一切的实力,免去了收集情报的部分,整理统合了信息,犬冢獠基本用俯瞰的目光在注视着这场波及整个忍界的大战。

    一切似乎都在洞悉般的目光下了然,看着成竹在胸,越说越自信的犬冢獠,旁观的止水不禁也心潮澎湃了起来,他隐约的抓住了一点头绪。

    “好了,关于砂忍对雾忍投降的必要性分析就到这里吧。接下来说说你的想法,既然砂忍要向雾忍妥协投降,一心准备跟我们决战,而砂忍也确定会牺牲叶仓换取机会,你的想法是什么?你想做点什么?直接说重点吧。”

    自来也抬手,打断了犬冢獠准备掰开了揉碎了的分析,让他开门见山。

    看来自来也很重视止水吗,一见止水贯通了思绪,就要直入正题了。这样也好,止水足够聪明,既然自来也想带上止水插一手进来,也无不可。

    余光瞥了一眼旁听的止水,犬冢獠自然清楚自来也留下止水的心思,索性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只要愿意实施计划就行,加上一个止水进来分润功劳也无所谓。

    再者说,止水目前无论是实力,智慧还是才能,参与进计划来都能够成为助力。

    身为好友,帮助止水立下功劳,改善一下止水目前被排斥的处境也是好的嘛。

    “我认为,我们应该破坏雾忍和砂忍的这次和谈。一旦两国达成约定,对我们木叶就将十分不利。”

    重新整理着语言,犬冢獠依言揭破了重点。

    “怎么破坏?”

    自来也目光一凝,肃然发问。

    “让叶仓去跟雾忍谈判,然后我们三个伺机在侧,如果雾忍真的借助谈判谋杀叶仓,那我们就救下她!”

    谈话来到最中心的关键,犬冢獠的语速蓦然加快,掷地有声。

    “你怎么确定雾忍一定会谋杀叶仓?如果他们真的只是一心和谈呢?”

    自来也的音调提高,身体前倾,气势咄咄逼人。

    “那就由我来出手刺激雾忍动手,有我之前假扮砂忍羞辱雾忍的事件,想必现在的雾忍除了首要憎恨的叶仓之外,第二个欲要除之而后快的就是我了!”

    犬冢獠不甘示弱,淡定自若间对答如流。

    “好,一旦砂忍出卖叶仓的心思被暴露出来,想必砂忍的内部分裂也就不远了。到时候,不能结束河之国的战争,桔梗山城的决战又不得不推进下去,哈哈,大蛇丸这次真是收了个好弟子。”

    一番急速且气势争锋的交流,自来也拍案而起,止不住发出笑声,看着犬冢獠的目光已经全是欣赏。

    这个小鬼,有一颗了不得的聪明脑袋,简直跟大蛇丸那个家伙小时候一模一样,不,应该是比年幼时候的大蛇丸更出色才对,能够通过一条砂忍投降雾忍的消息,整治出这么一个计划,已经不是聪敏而是智慧了。

    犬冢獠这一番组合拳下去,无论雾忍是否要借机谋杀叶仓,也不管事后砂忍如何解释,只要叶仓不死,活着回到河之国的战场,事件曝光之后,砂忍内部形成一个以叶仓为首的新势力,与现有的风影势力对抗就成为了定局。

    叶仓是勤勉不错,纵然怀疑风影的命令,但她依旧会去执行,可能够成为影级的高手,叶仓也不傻。看破村子抛弃她的心思之后,以她目前的身份和影响力,怎么可能不形成自己的势力自保。

    到时候哪怕叶仓真的大公无私,选择原谅这次出卖,但以她砂忍英雄的身份,自然有河之国并肩作战数年,产生了浓厚情谊的部下站出来为她摇旗呐喊讨还公道。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无可抗拒。

    要怪就怪砂忍行事不密,泄露了和谈的消息吧。

    至于叶仓当场看破雾忍谋杀的阴谋之后还不反抗,大彻大悟的像个圣人一样引颈就戮,不说以叶仓的性格,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渺渺如芒,即使出现了,已经定计的木叶也不会允许。

    快乐就是给敌人添堵,让他难受。更大的快乐就是,这个堵添下去,让敌人如鲠在喉,想发泄还发泄不出来。

    “止水还有小鬼,带上白丸休息去吧,好好调整状态,随时等候我的命令。自来也大人要再来一瓶,今天很开心!”

    自来也挂着如同吃了蜂蜜屎般的笑容,故态复萌的放浪起来,大手一挥交代完毕之后,今天第三次拿出了酒瓶,不顾场合的开怀畅饮。

    自来也画风转变的太快,止水沉默,犬冢獠嘴角一抽,扛起醉成死狗的白丸就走。

    不正经的自来也画风伤害眼睛,他得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