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筹划与解惑
    听着风雨,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风尘随着后勤忍者抬走的洗澡水一同远去,换上了干爽的衣服,犬冢獠坐在不大的营帐中的篝火旁,开始思考。

    外面的天空依旧阴沉,瓢泼大雨不见收敛的苗头,仿佛就要这么一直下到地老天荒将天地淹没。

    连续的大雨让温度骤降,即使现在还是白天,依旧需要生上一团篝火才够舒适。

    不知道是从哪里采集来的树枝,燃烧之后几乎没有烟气,反而有股淡淡的清新香味,闻起来十分舒适。

    火影世界的林木资源十分丰富且多种多样,有许多犬冢獠并不认识叫不上名字的树,也许现在正燃烧的旺盛的篝火用的就是其中特殊的一种吧。

    没有去在意这些外在的特殊待遇,犬冢獠小小的享受过一番之后,沉下心来,开始弥补自己计划中的疏漏。

    之前与自来也的交流尚算愉快与成功。尽管基本上他说说的都是出于语言艺术的编造,但目的到是实实在在的。

    而且关于砂忍会向雾忍妥协求和的事情,发生的几率目前看来已经非常大了。

    结合已知的原著情节,以及桔梗山城战场的见闻,还有目前河之国砂忍的形式,已经决心跟木叶决战的砂忍村最后还是免不了要出卖叶仓来换取机会。

    说到底,木叶对于砂忍无论是从地缘还是历来的恩怨,都是他们最大的对手。

    只要也只有打败了木叶,砂忍村才能够随心所欲的开疆拓土,否则的话,无论他们是拿下了周边的哪一个山水优美的小国家,首要面对的都将是来自木叶毫不留情的攻击。

    与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木叶相比,跨海而来的雾忍反倒是次要的敌人,为了寻求与木叶决战的最好机会,哪怕是饮鸩止渴,砂忍也愿意一试。甚至可能联合雾忍引狼入室也在所不惜。

    拥有山河肥沃的土地,是从砂忍村建立,初代风影开始就已经存在了的信念。而这个天下,又有哪个国家的领土在肥美这一项定义上比得过天下膏腴的火之国呢?

    所以,砂忍一定会走上原著的老路的,说不定还会跟雾忍联合起来两面夹击木叶。

    如此一来的话,依照原著的故智,砂忍抛弃叶仓作为筹码就是必然而然的了。

    原著里没有讲明白雾忍为何恨得指名道姓要砂忍交出叶仓作为诚意的筹码,但在目前来说,干掉了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的叶仓,一定是雾忍咬牙切齿仇恨的对象。

    那可是雾忍的两个准影级别的血继限界来的,未来有希望冲击影级境界的高手,就这么一战折损在叶仓的手里,而叶仓在犬冢獠的救治下依旧活蹦乱跳的带领着砂忍给他们添堵,砂忍要认输求和讲诚意的话,雾忍怎么都不可能放过她。

    然后,这中间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出现了。

    作为信息不对称的碾压,不需要去截获风影那份所谓的密令,犬冢獠都敢笃定,叶仓一定要倒霉了。

    “啧,不告而别的死女人,麻烦死了。”

    想到需要计划顺利实施,不但要说服自来也充当主力,还要再救一次叶仓,犬冢獠就有生气起之前叶仓的不告而别。

    “獠,你在里面吗?”

    营帐外,绵密的雨声中传来一声问询,不等犬冢獠回答,来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掀开了门帘进来。

    “是止水啊。回来的这么快,看来你的任务还是失败了啊。”

    带着一阵雨雾跟凉风,止水大步走进了营帐,敢不等招呼就自己进来相比也是熟人,见是止水,犬冢獠看着他,伸手示意来坐。

    “是呢,失败了。雨突然变得太大了,把所有痕迹都冲走了,哎。”

    想到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的任务,又想到藤原幸助当时的神情,开朗阳光的止水也忍不住叹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是没有那个藤原幸助捣乱,碰上这种天气,大部分任务也不得不放弃吧。毕竟这样的环境,实在太不利于我们作战了。”

    没有去再挑止水的伤疤,犬冢獠安慰了一番,见止水站在门前不肯就坐,于是便意识到,好友前来并不是简单的朋友会面。

    “是有什么任务吗?自来也大人要见我?”

    “嗯,是自来也大人的命令,让我来看看你休整的怎么样了,然后带你去见他。”

    没有多说已经失败的任务,止水点头肯定了犬冢獠的猜测。

    “那就走吧。洗了个热水澡舒服多了,对了止水你要不要也洗一下,这个营帐里可以有特殊服务的哦。”

    站起身来往外走,享受过后的犬冢獠还记得把好东西给止水分享。

    “不用了,我们边走边说,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之前忘记了。”

    接过犬冢獠递过来用以遮雨的斗笠,止水跟着边出门边说道。

    “什么事情?”

    掀开门帘,一步跨入雨中,豆大的雨滴落在斗笠上发出有力的打击声,犬冢獠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是关于螺旋丸的事情。自来也大人说,这个术他的弟子水门前辈也在构思研究,见过我施展之后,他很快就学会了。”

    两人并肩行走在滂沱大雨之中,止水说了一个犬冢獠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是这样吗,那可真是巧合呢。不过学去就学去了吧,有了先期的研究,螺旋丸这种术,以自来也大人的见识,也是一看就能上手的东西罢了。止水你倒是不比想太多,本来就没说过不让你们传授给别人,只是传授之前,一定要做好准备,毕竟螺旋丸对个人的要求还是蛮高的。”

    风急雨骤,不得不提高声音大声交流,犬冢獠毫无抄袭的羞愧,反倒还有心思安慰因为螺旋丸被自来也学去而有些忐忑的止水。

    不过这样也就能解释之气的疑惑了。自来也不是因为他偷袭烟锄雷牙那匆匆一个照面而看破了他的伪装,反倒是通过止水这里的蛛丝马迹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这样就安心了,影级的高手是厉害,但还没有厉害到一眼无视伪装的地步,这么一来,叶仓那个女人除了记住了自己的声音,恐怕对自己的身份也只是猜疑不定吧。

    做过这一番交流,疾风骤雨之中,水汽直往嘴巴里钻,两人索性也就不再说话,只是踩着横流的雨水,埋头往自来也的大帐中赶去。

    阴云密布,风雨滂沱,茫茫然一片水雾蒸腾,这场大雨下到现在,纵然是平滑的地面也已经满是积水难以排泄。

    这样的环境,哪怕有叶仓回归,砂忍在河之国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吧。灼遁虽然是血继限界,但在这种摇漫天地的自然之威里,还能发挥几分成色呢?

    砂忍向雾忍妥协求和已经不可避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