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自来也
    打落在营帐上的雨水越发绵密而急促,纵然见不到外界天地的雨水迷蒙,但只听这声音,便可想而知这次的倾盆暴雨到底多么滂沱。

    犬冢獠的话像一声惊雷,震醒了自来也的醉意微醺。

    将手中的酒瓶都给白丸,让她自己到一边去享受,自来也整理了不着调的恣意,挺腰坐直。

    “情报哪里来的?能确认真实度吗?”

    砂忍要跟雾忍媾和,自来也脑子一转,已经想到了很多,由不得他不重视起来。但紧要之处,还是要确认犬冢獠情报的正确性。

    “情报绝对真实。”

    遇到正事,自来也严肃以对,犬冢獠带着一身雨水,踏步向前,同样郑重。

    可实际上,这个情报不过是他自己编造出来的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用以证明的东西。

    但犬冢獠有信心说服自来也相信,何况砂忍目前的处境,百分之百还是会走上原著中出卖叶仓,跟雾忍换取媾和的老路。

    “我救了砂忍的叶仓,消息是从她那里得到的。”

    “什么?”

    犬冢獠的话让自来也整个人神色一震。

    身为木叶的忍者,还是大蛇丸的弟子,居然救了砂忍的英雄叶仓?

    自来也睁大了眼睛盯着犬冢獠,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喝醉了。

    “我发现叶仓的时候,她正好跟屠城的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两败俱伤。我杀掉了活下来的水无月照见,救了叶仓。”

    不去管自来也的震惊,犬冢獠淡然的述说着足够能够定义他自己为叛变的事实,末了从忍具包中掏出了卷轴,将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的尸体扔了出来。

    辉夜东丈木乃伊一样干瘪的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生前的样子。水无月照见还保持着半身鲜活的尸体到是勉强还能辨认。

    自来也的目光在两具尸体之间徘徊,最终落在保持着骇然,死不瞑目的水无月照见心口上的穿透伤口上。

    他有些相信犬冢獠的话了。

    “大家都认为那场大战中还有第三方势力最后插手了。不然不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你。”

    重新将目光落回到犬冢獠身上,自来也看上去感慨万千,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评判犬冢獠的所作所为。

    “你可真是大胆。”

    身为三忍之一,自来也凭借着从战场搏杀来的功绩,走到了木叶绝对高层的位置,对阳光下的阴影早就看的一清二楚。他不相信犬冢獠不知道这番作为的风险以及影响,但犬冢獠敢这么做,自来也到是想听听为什么。

    “虽然你是大蛇丸的弟子,但我身为河之国战线的负责人,你在我的地盘做下的事情,就给我一个说得通的解释吧。为什么这么做?”

    自来也到底是见惯了风浪且心底阳光的豪杰,尽管惊异于犬冢獠的作为,但还是大度的给了解释的机会,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上纲上线。

    人与人就是有区别的,这事情要是放在大蛇丸那里,犬冢獠只会利诱绝不会这么坦白的编制语言艺术,放倒团藏那里,百分百是死不承认。哪怕是三代目亲自过问,犬冢獠也有可能有所顾虑,但是对于自来也,他就选择信任。

    眼前这位已经严肃的正经起来的男人,可是这个世界中首屈一指光明磊落的豪杰自来也来的!

    他值得这份信任。

    “我就知道自来也大人是个明白人。”

    小小的捧了一把自来也,犬冢獠在自来也对面坐了下来,人也悄然的放松了开来。

    只要你肯听我解释就行了。

    “哈哈,小鬼你倒是会说话。不过还是要给我好好解释清楚,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就算你是我的师侄,也不会让你好过!”

    被犬冢獠一捧,自来也欣然接受,哈哈一笑却也绝不含糊,营帐里本有沉重征兆的气氛也重新活跃了起来。

    “还有,先把这两个笨蛋的尸体收起来,看见他们就烦,而且难闻死了。一会自来也大人还要继续喝酒呢!”

    自来也看上去要恢复他谐趣的豪爽性子了。

    “呵呵,好的。”

    犬冢獠笑笑,依言重新收起了两具尸骸,这才重新坐好,开始解释。

    “自来也大人知道的。我来河之国之前,在砂忍的桔梗山城战场待过一段时间,还参加过一场小规模的试探性战斗,对砂忍在桔梗山的布置有一些了解。当然了,自来也大人对砂忍对于战局的打算有比我更深刻的认知。”

    开口先是一段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叙述,犬冢獠说道最后,还是继续奉行着高捧自来也的策略。

    “嗯。”

    自来也点头,算是认可,这次到没有再欣喜犬冢獠的奉承,一心等着听解释的正经模样。

    “来到河之国之后,我发现在我们木叶还有砂忍以及雾忍参与的战场上,雾忍占据着绝对的主动,四下出击,不断的打击蚕食砂忍占领的地盘,同时压迫的河之国的忍者步步后退。”

    “除了面对自来也大人统领的木叶毫无进展之外,雾忍在河之国可以说简直是横行无忌,而且贪婪的可怕,什么都想一口吞下去。”

    犬冢獠娓娓而语,不管自来也受不受用,依旧奉行着无处不在的奉承。

    “相对的,作为雾忍主要对手的砂忍,叶仓在的时候,还能谨守先期占领的城池。但也是勉力维持而已,大部分时间里,砂忍也是被雾忍压制的不得寸进,有时候还不得不适当放弃战果换取喘息。”

    “但总体来说,有叶仓的砂忍还是可以跟雾忍对抗,给予雾忍大量的牵制。这就有利于我们木叶,相信自来也大人也清楚,毕竟风影目前一点援助也不派来河之国的做派可以看出,砂忍是一心要集中力量在桔梗山城跟我们木叶来一场决战了。”

    “让砂忍在河之国跟雾忍纠缠,砂忍两线作战,有利于木叶将要面对的桔梗山城决战。”

    “也是基于以上的认识,我才会扮作砂忍的样子专门给雾忍找麻烦,让雾忍将更多注意放到砂忍身上。”

    解释到了这里,犬冢獠漏出了一个苦笑。

    “可惜还是我的经验太浅了吧。没掌控好尺度,也没料到雾忍居然那么疯狂,同时攻击我们木叶和砂忍,准备一举吞下河之国。“

    ”为了能让砂忍在河之国的战线持续下去,不至于崩溃,走到砂忍穷途末路,只剩下在桔梗山城孤注一掷跟我们木叶决死一战。我发现跟雾忍大战之后重伤垂死的叶仓,所以才救了她。”

    ”有叶仓跟没叶仓的砂忍,对于雾忍来说简直是两个高下立判的对手。“

    解释到了这里,犬冢獠的意图也已经基本清晰的浮现了出来。看着陷入思索状态的自来也,犬冢獠喘了口气,做最后的定义。

    “以砂忍的名义给雾忍添乱也好,还是救助叶仓也好,我的目的都是避免木叶要跟砂忍决战的同时还要面对解决了砂忍之后全力进攻我们的雾忍。”

    “两线作战的砂忍跟雾忍,才是我们木叶最希望的对手不是吗?”

    做完了结束陈词的犬冢獠如是发问。

    解释有头有尾,很是详尽,自来也却没有发话,只是沉思。

    风雨拍打帐篷的声音愈发细密的有些暴躁的感觉,仿佛外面的风雨要将天地掀翻。

    营帐里,自来也跟犬冢獠相对而坐,只剩下白丸从角落里传来的,喝酒之后兴奋的玩闹声。

    “你的解释我接受了。”

    沉默的思索之后,自来也看着一脸坦然的犬冢獠,选择接受了这个解释。

    “既然你救了叶仓,关于你说的,砂忍要跟雾忍媾和的情报想来也是从叶仓那里得到的吧。”

    将犬冢獠的解释串联,自来也如是说。

    “是的,自来也大人。叶仓也是看破了我救她的心思,所以才告诉我这个消息用以打击我。那可真是个不知道感恩的可恶女人。”

    犬冢獠漏出憋屈郁闷中有些咬牙的模样,顺着自来也的话说了下去。

    跟聪明人交流就是有这种好处,一旦他们接受了你的说法,自然会展开联想,将你想要说的话替你表达出来。

    “哈哈,你这个大胆又喜欢自作聪明的小鬼,受到教训了吧!世界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想了那么多,又忙了那么长时间,砂忍最后还不是走到你不想看到的,跟雾忍媾和的老路上去了么?“

    看着犬冢獠愤愤不平的小模样,自来也开怀大笑。这样才有点小鬼的样子吗,总是那么成熟睿智的话,我们这些大人就会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好好铭记着这次的教训吧,以后可不要乱来了。忍者没有强大的实力是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安全的。这次的事情,我会事后给你补上命令,就当是我给你的任务让你去这么干的。”

    取笑了犬冢獠一番,自来也不失时机的也发出警醒,最后豪爽的答应了给他擦屁股。

    “不,自来也大人,关于砂忍要向雾忍认输的事情,我有个……”

    犬冢獠一副不甘心的模样,急切着想要发表一些貌似有什么建设意义的意见。

    “好了,你一路冒雨跑来找我,又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瞎忙了这么久,也很累了。不管大蛇丸给了你什么任务,也不管你有什么想法,现在,听我的命令,去好好休整一下,剩下的事情,等你休整完了我们再说。”

    自来也大手一挥,就有了决断,也不给犬冢獠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不知道从哪里又翻出来一瓶酒,准备继续喝。

    “对了,你的狗很有趣,把他留下来陪我喝酒,他叫什么名字?”

    “白丸,她叫白丸,是她,不是他!”

    自来也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讲道理的样子,犬冢獠很无奈,只能用这种咬字眼的方式来表达不满。

    “她?无所谓啦,能陪自来也大人喝酒就好。你自己去休整吧,去吧!”

    一边挥手赶着犬冢獠,一边拿着酒瓶,自来也乐颠颠跑去角落找白丸。

    “哈哈哈,好,一瓶酒已经喝光了啊,挺厉害的吗。我这里还有,我们继续喝!别理那个小鬼了,让他自己去忙吧!”

    “汪汪汪~”

    看着一人一狗再次其乐融融酒鬼见面的欢乐场景,犬冢獠忽然感觉贴在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有点凉。

    你们两个逗比,我准备好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哎……

    看情形,自来也打定了注意不再浪费他的睿照千里,一点也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思,白丸也摇着尾巴欢乐的不停讨酒喝,酒气上头的忘记了他这个主人,犬冢獠默默叹息了一声,转身掀开门帘出去。

    自来也什么都好,睿智,谐趣,宽和还有长辈的包容,就是这个经常性不正经的性格叫人很无奈啊。

    果然呢,天下就没有完美的人存在。

    营帐之外,天地覆没在迷蒙雨雾之中,烟沉沉天空之下,目光所及都是白茫茫一片。

    这场雨可真是够大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